何君尧:香港示威浪潮中的争议人物

元朗袭击和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后,香港建制派议会召开记者会讉责暴力,但何君尧缺席,另外召开记者会回应事件。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元朗袭击和示威者冲击中联办后,香港建制派议会召开记者会讉责暴力,但何君尧缺席,另外召开记者会回应事件。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浪潮中,成为建制派中比较“出位”的一位。他与其他建制派议员站在一起谴责暴力,言论力度却远超他人,更发起第一次大型支持警察的游行,声称吸引约16.5万人参加。

元朗7月21日发生持木棍男子攻击路人的事件后,何君尧被发现当晚在元朗与一些怀疑参加袭击路人的男子握手,形容对方是“英雄”。外界又留意到他在袭击事件前一晚发表视频,呼吁乡民要把到元朗搞事的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

他否认有份计划袭击行动,但无法平息外界的愤怒。他在香港各区的多家办事处被人投掷鸡蛋,已故父母坟墓也被破坏,旁边有人用喷漆写上香港一个帮派的名字,香港警察把事件列为“刑事毁坏”。

周二(7月23日),他呼吁破坏父母坟墓的人自首,但之后又指控是某民主派议员的支持者所为,但遭到对方否认。

他在《逃犯条例》和相关争议中多次批评泛民主派议员,曾向警方报案指控泛民主派议员涂谨申和郭荣铿“伪造立法会文件”。他在立法会大楼7月1日被示威者闯入破坏后批评泛民议员没有严厉讉责,形容对方是“人渣”。

他与其他香港建制派阵营的关系也十分微妙。

激进建制派

香港立法会建制派的政治光谱中,除了以民建联、工联会等党派组成的传统建制派,还有自由党和经民联等政治取态比较温和的商界派别。

何君尧自称没有政党联系,但在香港政府光谱中他被归类为“激进建制派”,意思是指比一般传统建制派更保守的一个政治势力。其他被视为激进建制派的团体包括帮港出声、正义联盟等。

他在2016年代表新界西(本月发生袭击案的元朗所在选区)当选香港立法会议员,一些香港媒体形容他们都是在位于西环的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办公室(简称“中联办”)支持下成功进入立法会,甚至有一些香港媒体的评论中称他“西环干儿子”,形容两者关系密切。

何君尧2016年成功当选新界西立法会议员后,被记者问到要感谢的支持者是否包括中联办时,他坦言“当然”,但强调自己是“香港亲生儿子”。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一些穿着白衣的人在元朗火车站攻击路人、记者,多人受伤流血。

报名参加同一选区但之后退选的乡事派候选人周永勤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形容,何君尧支持者的动员能力十分强。建制派的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也透露,中联办认为周永勤出选会影响何君尧的选情,因此找他帮助劝说周永勤不要参加选举。

对于“西环干儿子”的说法,何君尧说希望公众要尊重人,也不要随便贴上标签。他又说自己与中联办的关系是由处理公务开始。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袭击发生个多小时后,警察到场戒备,但当时没有拘捕任何人。

香港乡事派之争

何君尧父母坟墓被破坏的消息传出后,39名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发出声明谴责“激进暴力分子”的行为。政治上同属建制阵营的香港乡郊地方代表组织乡议局主席刘业强周二(7月24日)被传媒问到此事件时,脸露笑容地表示相信按何君尧的性格“会报警处理”,又指这种行为“不应发生”。这种表态上的差异,令外界再次猜疑何君尧与香港乡郊政治势力的磨擦。

以乡议局为首的“乡事派”在香港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乡议局主要由新界的原住民组成,在香港立法会占有一席,它在负责选出香港特首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中也占有26席。

乡事派的重量级人物是已故乡议局主席刘皇发,他2015年卸任后,主席一职由他儿子刘业强担任。何君尧2011推动屯门乡事委员会修改宪章,禁止任何人连续三届当主席,令刘皇发无法再担任主席。

这种不和在《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中继续显现。示威者在7月13日在上水发起游行要求香港政府正视“水货客”问题,另一名乡事派重要人物侯志强到场表示支持,又向游行人士派发饮品。这个举动被何君尧批评是“博取掌声”。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示威者破坏何君尧在香港荃湾区的一个办事处。

激烈言辞

何君尧过去多次发表具争议性的言论。他在2017年参加一个亲政府的集会时,嘉宾在台上发言的时候说支持香港独立的人“必须要杀”,他随即附和说“无赦”,接受传媒访问时又质问支持港独的人“为什么不杀掉”。他之后解释,“杀无赦”意思是“嫉恶如仇”。

这番言论引起一些建制派议员的批评,其中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批评,爱国并不代表“说蠢话或做蠢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指出,无论政治立场,粗暴、侮辱性、恐吓性的言论“都是不能接受的”。

他又曾经在法院大楼内拍照上传到社交网站,被质疑违反法院大楼内不准拍照的规定,最终未获检控。一名中国大陆游客去年被发现在香港高等法院内拍摄,被裁定藐视法庭罪成,判囚七天。

香港立法会去年辩论有关警方购买水炮车的议案时,何君尧说示威者被水炮车弄湿后,警察应该询问对方是否需要肥皂,“洗个澡才回家”。泛民主派议员陈志全批评水炮车可以令示威者严重受伤,何君尧这种嬉笑怒骂的言论十分不当。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