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持续 中国对军队介入有何法律规定?

解放军驻港部队庆祝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2019年6月30日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前夕,解放军驻港部队昂船洲军营开放。驻港解放军多年来,采取多种活动,希望在香港营造亲民形象。

香港因《逃犯条例》引发的抗议行动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每逢周末的警民冲突颇有成为常态的趋势。

7月21日,当香港抗议人士冲击中联办,涂污中国国徽后,外界关注这一挑战北京中央政权的行为是否会迫使驻港解放军介入香港的抗议行动。

对此,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和中国国防部的发言人先后都被问及这一非常敏感的问题。

中国表态

7月29日,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发言人首次召开记者会对香港的抗议行动表态并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表示,“香港近期事态的演变,特别是少数激进分子实施的暴力活动,已经严重破坏了香港繁荣稳定的大局,严重挑战了香港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威胁到香港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严重触碰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绝对不能容忍。”

期间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记者问港澳办公室发言人杨光,能不能更直接明确地告诉大家“解放军在什么样的前提下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介入香港的事务,这样做的国际影响? ”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7月21日,香港抗议者冲击中联办,中国国徽被涂污。

对此,杨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要他查一查《基本法》。

此前,7月24日,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在被问及驻港解放军如何应对香港目前形势发展时也简单回答,具体行动“在驻军法的第三章第14条有明确规定。”

两位中国发言人在解放军介入香港事务问题上所采取的回避态度,恰好说明驻港解放军任何风吹草动的敏感程度。

《基本法》怎么说?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后开始实施的香港《基本法》第二章论及中央和香港关系时,对解放军在何种情况下介入香港事务有明确的规定:

“中央人民政府派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防务的军队不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地方事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 ”

而《驻军法》第三章第14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请求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后,香港驻军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派出部队执行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的任务,任务完成后即返回驻地”。

不过,在《基本法》第二章第18条规定中,另外还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解放军驻港部队

图片版权 AFP

1997年7月1日滂沱大雨中,解放军驻香港部队陆海空三军官兵,从陆地、空中和海上越过深圳河进驻香港,从英军手中接过香港防卫的情景,至今仍然是很多香港市民当年的记忆。

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编制人数并不多,有报道称约6000官兵,但它是解放军序列中唯一一支陆海空三军联合编成的部队。

根据香港《基本法》,解放军驻港军费由中国中央政府承担。

1984年,香港主权移交之前的中、英谈判中,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耿飚曾表示解放军在1997年之后不会在香港驻军。

为此,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亲自在当年5月的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向记者表示:既然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不能驻军?

之后,邓小平在会见港澳代表国庆观礼团时,又再谈驻军问题。据中国共产党历史网的记载,邓小平说:“除了在香港驻军外,中国还有什么能够体现对香港行使主权呢?在香港驻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防止动乱。”

香港大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港澳办发言人表示,香港“少数激进分子实施的暴力活动”,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底线,绝不能容忍。

虽然香港的抗议行动至今未有平息的迹象,但是香港政府已经表示,不会要求驻港解放军帮助处理抗议示威局面。

香港舆论对解放军介入香港抗议问题也不乏警告之声。

香港《信报》7月29日发表社评认为,出动解放军平乱是下下策,“出兵论”还是少谈为妙,以免在社会撕裂的对立情绪之中火上浇油。

而英国《金融时报》7月29日则刊登香港前特首、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的投书。梁振英写道:我应该提到的是,中国在香港驻军,就像是1997年英国在香港驻军一样,“并不是装样子、搞仪式或者形同虚设的。”(is not meant to be token, ceremonial or symbolic)。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