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遍地开花”:中国港澳办要求家长“领孩子回家” 回避出动解放军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光(中)、徐露颖(右)在北京会见记者(6/8/2019)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港澳办持续在出动解放军问题上避而不谈。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抗议再次引发连场警民冲突后,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重提要在香港实施“国民教育”,但对会否出动解放军的问题仍然避而不谈。

香港网民星期一(8月5日)发动罢工、罢市、罢课“三罢”之际,以年青人为主的示威者在多区罢工集会地点附近,再次与警方爆发警民冲突,警方逮捕148人,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形容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史无前例”的暴力事件。

港澳办星期二(6日)召开“媒体吹风会”时,以“触目惊心”来形容示威者,要求香港家长“把他们充满莫名愤怒的孩子领回家”,又称“反对派逼迫林郑月娥辞职的图谋绝对不会得逞”。发言人还形容九龙尖沙咀再次有人把中国国旗拆下投海是“嚣张至极”、“丧心病狂”。

这是继7月29日之后,港澳办再次针对香港局势召开专门记者会。政治学者对BBC中文记者分析说,二次记者会之言论显示北京仍是严重不了解矛盾本质,其说法仍在火上浇油,无助于缓解紧张局势。

虽然港澳办绝口不提会否派出解放军处理香港局势,但在“吹风会”举行之际,广东深圳警方举行大规模防暴演练,模拟对付身穿黑衣、戴上口罩与头盔的示威者,被香港舆论和中国大陆网民视为大陆当局为越境镇压“反送中”示威作准备。

政团“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批评北京一方面回避出兵问题,一方面却发布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与深圳公安之镇压示威演练消息。他对BBC中文评论说,北京政府该承担政治责任,要求港府“撤回”修例。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网民发起罢工、罢课、罢市“三罢”行动之际,示威者与警察在多处地点冲突。

港澳办都怎么说?

星期一“三罢”行动前后,香港多处地点先有示威者所称之“不合作运动”,多条港铁线路于上班尖峰时间因示威者阻挠乘客上下车而停运,也有主要道路因示威者架设路障堵塞而瘫痪。香港警务处星期二表示,148名被捕人员当中,年龄最小的13岁,最大63岁。他们分别涉嫌非法集结、袭警、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罪名。

香港警方还指出,6月9日以来,警方累计发射催泪弹1000枚,但星期一单日即已发射800枚。

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在北京称,香港示威“已经演化为极端暴力行为”,“严重触犯了法律,公然挑战国家尊严”,并称“香港当前事态已严重打击了国际投资者的信心”。

杨光说:“香港局势发展到今天这个严峻地步,摆在所有香港市民面前的急迫任务十分明确,就是一句话:止暴治乱,恢复秩序。”

杨光要求香港市民“要像急匆匆赶往上班地点的工薪族一样,向那些把住地铁车门,阻止列车行驶的破坏分子发出怒吼;要像慈爱的阿妈一样,把自己充满莫名愤怒的孩子领回家,并心疼地数落一下。”

“不管是谁,也不管打着什么旗号,犯法就是犯法,暴力就是暴力。”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港澳办称堵塞铁路等“不合作运动”为“犯罪行为”。

另一位港澳办发言人徐露颖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说,连场抗议显示“香港青年的国民教育确实存在问题”,“热爱祖国应当是他们上的开学第一课”,香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都要有正确的引导”,但并未进一步说明具体要求或提出任何相关政策。

不过她还说:“反对派搞的这场所谓的不合作运动,所谓的‘三罢’,根本不是什么正常诉求表达,而是极端的暴力犯罪行为,是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和利益的犯罪行为,是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侵犯国家尊严的犯罪行为。他们的目的是想搞乱香港,他们的目的是想祸害香港,他们的目的是想毁掉香港。”

获邀出席这次“吹风会”的记者不止一次追问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有否要求北京出动解放军协助镇压示威,或是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否行使权力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杨光发言赞扬解放军之可靠,但持续回避出兵问题。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反送中”示威者:我们为何冲击立法会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对BBC中文记者说:“要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它(港澳办)还是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教育体制,甚至于是家庭教育问题,拒绝认识到这是个基本政治价值冲突问题,那我想它对香港情况的不了解还真挺严重。”

“我也看不到现在重新推出国民教育可以解决问题,可能会引起新一波(社会)运动。”

2012年,特区政府提出把“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列为中小学必修科,引发“亲共洗脑”质疑,并演变成群众运动。时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最终于10月宣布搁置实施相关课程大纲,争议暂告平息。

当时作为中学生领导“反国教”抗议而涉足政治舞台的黄之锋对BBC中文记者说:“现在这场抗争(‘反送中’)是从(二战后)婴儿潮到‘千禧后’都全面参与,根本就不是有国民教育与否的问题,而是香港人对北京已经失去全面信心。”

对港澳办提出“国民教育”问题,黄之锋并不感到意外。他同时认为,香港民众各次争取民主运动的“对口单位”,实际上都是中国国务院,而非林郑月娥,因此港澳办主动召开记者会回应香港事务有其需要。

马岳认为港澳办两次记者会,其言论脱离实际情况,同时在“扣帽子”,结果不但未能拉近北京与示威者的距离,更是火上浇油。

至于出兵问题,马岳认为港澳办之短期政策尚算清晰——即“相信香港警察的处理能力”。“我相信他们的评估是,一旦真的派出解放军平乱,或者是宣布戒严,那国际社会就会觉得‘一国两制’真的要完蛋了。现阶段它并不打算这么做。”

港澳办有哪些“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证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国政界要求特朗普政府在对港弹药销售上设限。

港澳办在记者会上再次批评“反中乱港分子”给示威者“幕后撑腰”,又称星期一的“不合作运动”是对港府“实施极限施压”,用词与近期外交部和商务部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中美贸易争端上之表现一致。

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就此追问北京对“外部敌对势力介入香港事务”到底有何证据。杨光称可以从公开报道中找寻“证据”和“线索”,其中包括美国国务院于3月21日发表《2019 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评定香港“一国两制”倒退;3月下旬美国副总统彭斯与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见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莫乃光三位“反对派的头面人物”,以及6月份佩洛西称“香港的游行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等。

佩洛西星期二就香港局势发表新一份声明,赞扬香港示威者在“不愿尊重法治或信守‘一国两制’承诺的懦弱政府”面前展示了勇气,民主共和两党与香港群众团结一致,重申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向香港警队销售弹药与人群管理器材,又将于国会复会后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工作。这部法案一旦通过,华府将可依此对侵害香港人权者实施制裁措施。

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随即发表声明,批评佩洛西言论“极端错误”,是“公然支持暴力抗法分子,粗暴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我们再次正告美方有关政客,立即停止与香港暴力违法分子狼狈为奸,立即停止推动有关涉港议案,立即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否则必将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唾弃。”

杨光也点名时任英国外相亨特要求香港调查6月12日立法会冲突,作为其“证据”之一。

中国官方还有哪些表态?

在“媒体吹风会”召开前,中共三个舆论阵地再次就香港事态发表评论,强调香港“经不起折腾”。

《人民日报》星期二刊登头版评论员文章,指责示威者“试图以极端行为胁迫特区政府,甚至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醉翁之意不在酒”,重申北京中央坚决支持林郑月娥与香港警方,并“坚决支持爱国爱港人士捍卫香港法治和社会秩序的行动”。

《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专栏〈望海楼〉文章则呼应林郑月娥于星期一记者会上提出之经济危机论调称:“接连不断的暴力违法活动也使得香港的营商环境、营商信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长此下去,势必伤及香港经济社会发展元气,并对社会各阶层的切身利益带来损害。希望广大香港市民深思和警醒。”

《环球时报》社评则质疑星期一的“三罢”行动“主动参加的人很少”,又把示威者形容为“暴徒”,指责示威者堵塞港铁等“不合作运动”是“赤裸裸的对整个城市的劫持”。

“他们不再掩饰不惜毁掉这座城市的凶相,他们仿佛在说,如果达不到政治目的,那么他们宁愿让整个香港为自己垫背……坚决击退他们对法治这一香港核心价值的戮害,就是捍卫所有港人的家园。”

示威者作何打算?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主持这场"民间记者会"的示威者强调他们并非“大台”。

在京港官方严厉批评声中,一直强调“无领袖、无组织”,奉行所谓“无大台(没有司令台发号司令)”原则的示威者召开了一场“民间记者会”。三名没有透露真实身份的示威者称,此举旨在给前线示威者提供发言平台,抗衡政府宣传。

他们质疑近期香港经济不景气是源于外围因素,否定特区政府认为与“反送中”示威有关之说法,同时称不会呼吁任何人升级抗争行动。但对于出动解放军镇压问题,化名“陈先生”的示威者说:“相信香港市民和抗争者都会be water(已故武打明星李小龙之言,意指灵活、无形),知道之后该怎么做——我们会回家睡觉。”

对于示威者现在该如何调整策略,马岳对BBC中文记者举例说:“罢工是没理由只罢一天。是否会有其他罢工?还有在警方加强抓捕与武力之下,前线还要不要冲击?”

马岳认为“民意很难触摸”,但“大台”明显不会再出现,6月16日20万人游行也难以再现,但各场零散集会均有数以万计群众支持,说明市民还是认为撤回修法等诉求未得到回应。然而在过去一个星期,政府“放任警民冲突”,许多抗争者都认识到走上街头的风险增大,他们得面对此问题。不过这并不代表特区政府能在民意上获胜。

黄之锋认为,香港抗争者每次都会总结经验,调整政策,继续争取民意支持。“我对香港的抗争者有信心,大家都会经一事长一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