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业成返聘:北京“止暴制乱”攻势下,香港警方召回前高官处置“反送中”危机

刘业成在香港警察某发布会上(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Image caption 刘业成曾主持香港警队处理多场大型示威之部署。

中国政府公开表态支持香港警队对付反对《逃犯条例》修正案示威后,香港特区政府宣布返聘退休警务处副处长刘业成“处理大型公众活动”。

刘业成自去年11月退休清假,特区政府星期五(8月9日)宣布任命其担任“警务处副处长(特别职务)”,并明确属于“编外职位”,职责还包括协助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策划中共建政70周年庆祝活动等多项大型行动。

两天前,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公开传达北京决策,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压倒一切的任务”,“挺特首、挺警队是当前稳定香港局势的关键”。

六月初爆发的“反送中”示威中,抗议者诉求之一为彻查警方滥权滥暴指控。刘业成曾主持处理2014年雨伞运动(占领中环)与2016年旺角冲突,香港民主派政团曾批评任命其担任副警务处长为加深民怨之举。

主办了6月16日200万人游行等抗议行动的民间人权阵线副召集人梁颖敏对BBC中文记者指出,示威者眼中的香港警察形象是“知法犯法”,希望返聘的刘业成可以让警队有机会重新检视其工作态度,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谨记依法行事。

梁颖敏形容,香港警方近期被指责瞄准示威者或记者发射催泪弹等行为,是“刻意为之”、“找人出气”,希望刘业成能提醒前线警员其就职誓词中“不徇私,不对他人怀恶意”等字句。

“希望新人事,新作风,无论他是否铁腕人士,得让前线记住警察可不是拿着枪就可以任意行事。”

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港府会否请求北京派中国解放军驻港部队镇压示威,是舆论多次谈论的焦点。不过,从特区政府到中国港澳办,均未明言不会出兵。张晓明星期三在深圳与香港亲建制阵营座谈时曾说:“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

解放军驻港部队副政治委员陈亚丁少将星期五在驻港部队集体献血活动上说,驻军将“致力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坚决同邪恶分裂势力做斗争,以实际行动加强与香港同胞的血肉联系”。但他拒绝回应香港媒体记者的任何提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不少反《逃犯条例》修正案示威者指责香港警察滥用暴力。

刘业成是什么背景?

官方履历显示,刘业成于1984年加入当时之皇家香港警察为督察,主要从事刑事侦查工作,1994年起调任不同部门,包括训练部、警察公共关系科与多个警区。香港《苹果日报》则指出其早年曾从事海运工作,服务于一家苏格兰企业。

香港《成报》去年在其退休时指出,1992年6月,刘业成在任职毒品调查科期间,参与破获自1841年香港开埠以来第二大毒品案,涉案海洛因金额高达1亿港元。任职警察公共关系科期间,刘业成把警队直属的社区组织少年警讯改组成正式青少年制服团体,这意味着他有青少年工作经验。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刘业成于2000年至2003年间被借调香港机场管理局,督办香港国际机场之航空保安服务。2010年,刘业成获晋升为助理警务处长,2013年晋升为高级助理警务处长,2016年10月起出任警务处副处长(行动)。

在此期间,刘业成先后主持了2005年世界贸易组织会议应付韩国农民示威、2014年雨伞运动、2016年春节旺角冲突,以及2017年香港移交20周年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赴港之安保工作

2018年11月,刘业成达香港纪律部队退休年龄57岁。多家香港媒体报道,刘业成原定于本月完成退休前休假,正式离职。

“反送中”示威自6月转趋激烈后,刘业成据报也曾发文声援警队。直属香港中联办系统的《大公报》6月底报道,刘业成说:“我完全感受到在这个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大家所面对的重大压力!我永远支持大家!你们的表现只能用优秀来形容,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不要失去信心同希望。警队一定会挨得过去!我为曾与你们共事感到光荣!”

按照香港《基本法》,作为香港警方最高指挥官,警务处处长由行政长官提名中国中央政府任命,且必须由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在外国无居留权之中国公民担任。警务处副处长则不适用于此条文。不过《苹果日报》引述“资深警官”称,特区政府从无“调兵权”,因此相信让已退休的刘业成返聘“很有可能是北京钦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