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近距离施放催泪弹和示威者装扮引发争议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8月11日示威中,防暴警察被拍下在港铁太古站内近距离开枪,和在葵芳站内发射催泪弹的镜头。

因《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而引发的香港示威活动持续,现在已踏入第十周,示威者与警察冲突几乎成为每个周末都会出现的画面,示威者向警察投掷杂物,警方施放催泪弹、胡椒弹等还击。

正当香港示威者被批评行为超出“和平、理性、非暴力”时,警方也被指加大镇压力度以及改变执法策略,追捕示威者时在地铁站近距离向正在撤退的示威者发射胡椒弹以及在地铁站内施放催泪弹,波及站内乘客和职员。此外,警方还被指乔装成黑衣示威者,混入人群协助搜捕示威者。

香港医院管理局数字显示,至少45人送院治理,最年轻者只有8岁。

示威者和人权组织批评警方使用过份武力和违反执法指引,部分行动伤及无辜以及可能违反国际法,严重削弱警方今后执法的认受性。

香港政府及警察强烈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警方透露近月示威拘捕了约七百人,涉及袭警、非法集会等罪名。香港建制派人士认为,示威者试图通过挑衅引来警方强化执法,使冲突扩大从而延续抗议运动,争取政治改革。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称,过去一个周末香港示威者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

大批示威者12日下午起在机场集会,香港机场管理局下午3时半表示,机场运作已严重受阻,除已完成航班登机程序的离港航班,以及正前往香港的抵港航班外,12日所有航班已全部取消。

警方武力升级

8月11日,香港示威者以“快闪”形式,在市区多处堵塞道路抗议,与警方爆发冲突。警方施放催泪弹、胡椒弹、布袋弹和橡胶子弹成为常态,示威者向警察投掷杂物还击,并用雷射笔照射警察。其中,有示威者一度把汽油弹投向尖沙咀警署,有警员因此受伤。

在晚上,警方在多处加大驱散力度,多处地区上演了警察与数以百计示威者的追逐战。

在太古区,示威者涌入地铁站,挤成一团沿电梯离开时,防暴警察追赶他们,一名警员在电梯前不足两米距离,向示威者连环开枪,警方沿电梯用警棍追打示威者,并用脚踢向已被制服的示威者头部。混乱的镜头中,见到大部分示威者正在不断后退,只有一名示威者向警员投掷一把雨伞,但没有击中任何有装备的警察。

在新界葵芳地铁站,示威者同样与警方爆发冲突,示威者损坏站内设施,在站内灭火喉消防设备向警方还击,警方则施放催泪弹及橡胶子弹追赶示威者。香港铁路公司表示非常遗憾,称站内有乘客和港铁职员,有关事件和行动极有可能影响他们的安全,并谴责一切暴力行为。

另外,在尖沙咀,一名女示威者眼部受伤。有现场记者称,该名示威者是被催泪弹击中。身在现场的香港中文大学新闻系讲师谭蕙芸形容当时枪声密集,并引述现场消息指,该名女示威者当时戴了头盔眼罩及防毒面具,布袋弹射穿了她的眼罩,黏在眼罩上。香港警方说暂时未能确定有关女子如何受伤。中央电视台则称,该名女示威者是被其他示威者弄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尖沙咀,一名女示威者眼部受伤。

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在香港一个电台节目表示,催泪弹只能在露天地方发射,质疑警方违反指引,又指警方要拘捕示威者,也要顾及现场人士安全。

他说,警员是使用胡椒弹近距离开枪,有机会造成严重伤害,当时的场面好可能引发“人踩人”的意外,质疑警员是想“把人当成活靶发泄”。他表示,部分示威者行为已超出和平示威,但政府无回应诉求,形成恶性循环,促请双方克制。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对BBC中文说,“警方在行使武力上是占了绝大优势,所以看到大量示威人士被捕和大量受伤,那些画面相当血腥。”

他指出,警方在地铁站内使用催泪弹时需要有清晰的逃生路线,如果在地铁站内使用,可能会伤及无辜,而近距离向人的上半身开枪,也是没有按照指引。他认为,香港警方做法违反国际法。

他认为,虽然示威者有用砖头和雨伞攻击警察,但不代表警方可以使用这种级数的武力,执法需要讲求合法性、合理性和符不符合比例,警方当时手持盾牌和警棍,以及与示威者有一段距离,警察是属于相对安全的位置,但坚持出动这种武器的话,则是不合比例。

“如果武力和局势进一步升温,对警察也不是好事,有些情况警方是少数时,会被示威者和市民指骂,这对警察人身安全,将来会成为问题,当警察再进一步受威胁时,难保有一天他们会出真枪,这是大家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他说。

警方强调,近距离所发的只是“胡椒球”,并非致命武器,强调会作出检讨。而警方评估葵芳地铁站并非在地底,而示威者去地铁站内的行为可能伤及途人,所以发射一枚催泪弹驱散。

图片版权 Felix Lam @HK.Imaginaire
Image caption 警察于葵芳站内使用催泪弹

警方卧底乔装”示威者

多名身穿示威者黑衣并持有警棍的人在铜锣湾区协助警方清场和制服示威者。香港媒体追问这些人员是否警察时,他们回应要求媒体记者停止录像,并指,“警察公共关系科会回答”、“我的委任证不需要给全世界人看”、“用下你的专业知识”。

一段网上片段拍到,该名疑似警员在清场其间突然打示威者,多名示威者与他发生肢体冲突。目击者指控,这些疑似警员一度煽动他人冲击和参与打斗,有记者指,示威者可能以为那些装成示威者的人是“暴力黑帮分子”而还击。

但民主派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批评警方假扮示威者的做法,会令香港人不再相信群众过火行为是由示威者去做。

香港大学法律学者张达明对BBC中文表示,警方这种做法“一定有问题”,警察打扮成示威者和穿着便衣本身是没有问题,但他们不能参与罪案,不能够挑拨纷争,参与或煽动暴力行为,当他们行使警权前,需要表明身份及配戴委任证。

张达明认为,法律以外,这种做法也会影响警方的公信力,大家没办法分到那些行为是警方还是示威者做。同时,大多防暴警察不再配戴委任证,也会引伸大家分不到警察身份的问题,令他们可以不被追究,凌驾了法律。

对于有意见认为,警方欠缺有效方法处理示威,张达明并不认同,他认为是警方的做法不跟规矩和法律办事,让问题恶化。

“我不支持示威者的非法行为,如果警察跟规矩,那些人有冲突和暴力行为,你去适当地拘捕他们,不去滥用武力,你不会衍生那么多问题,但当执法人员自己违规犯法而不受法律约束,这对法治的破坏是无可挽救,影响整个警队的公信力,亦挑起更多仇视情绪。”

香港建制派政党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邵家辉表示,安排卧底的方法拘捕示威者是否适当要视乎最后是否证明到示威者当时有冲击行为、身处非法集会的地方,以及曾经做出严重伤害性的行为,至于如果这些“卧底”刻意作出挑衅,令到暴力行为发生又是否恰当,就指要交由法官判断。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前主席陈祖光认为,便装警混入示威者只要依法执行都是正确,如同派卧底入黑社会。

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承认,有警员于示威期间,乔装成不同身分,强调警员的卧底行为,绝对不会不符合相关指引,他形容罪案现场有甚么人在场,就会乔装成有关身份。邓炳强指出,在铜锣湾拘捕的人士属“核心极端暴力示威者”,指他们每逢示威场合,都会以暴力方式带头挑起事端,拘捕该类示威者并不容易,警员乔装期间,不会挑起事端,亦不会进行非法行为。

至于乔装的警员在拘捕示威者时,没有展示委任证,是否有违警察通例,邓炳强表示,根据警察通例,警方会在合适情况下尽量展示委任证,至于个别事件是否可以展示委任证,他说日后可以检视情况,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执法不一

继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持器追打途人事件后,荃湾和北角也发生类似事件,一些持棍人士曾围殴穿着黑衣的人,或是几十人与示威者一同发生冲突。

据香港《明报》指出,一群身穿红衣的人在11日在有“小福建”之称的北角聚集,他们的衣服上印上“福建人”和福建话脏话字句的人。录像片段显示,在场警员劝喻这些人在室内“叹冷气(享受空调)”,并指保护香港的责任交给警方。

但晚上7时,北角发生了人群殴打黑衣男子,多名记者采访时被拳打、骚扰及抢走拍摄装备,在场记者向警员指出施袭者,但警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香港记者协会要求警方作出交代,而在晚上近9时,该区发生了混乱情况,警察上前调停时,主力制服年轻人和拘捕民主派人士。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指出,示威者被疑似黑社会、流氓等追打的情况在许多威权国家也会出现,今次则是出现在香港,如果警方在执法时候没有一视同仁,会损害香港法治精神,而且短期内对局势没帮助,只会令示威者和市民更生气,甚至会令示威者加入行使暴力。

他批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躲在警察后面”,利用一种策略刺激警察和示威者的矛盾,通过双方冲突来证明自己需要制止暴力,重新建立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这些手段是很卑鄙”。

香港警方指北角有六宗打斗纪录,强调会谴责暴力,但无人被捕,指被打的人要联络警方。

香港警方在星期一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两名休班警察在下班途中遭到多名示威者拦截和殴打。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警方展示水炮车,外界猜测,这会是警方短期之内对付示威者的新装备。

中港政府及建制回应

香港政府11日发表的声明指,指多区有“非法集会,暴力示威者破坏公物、堵塞干道;围堵警署,以激光、砖块袭击警务人员;更有暴力示威者投掷汽油弹,令警务人员受伤”,声明指,暴力示威者无法无天的行为严重威胁警员安全,对此感到愤慨,予以最强烈的谴责。

中联办和港澳办早前表明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乱”,强调香港情况恶化,北京不会坐视不理。《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发辫论,指责示威者暴力升级,投掷汽油弹,是“最赤裸的玩火”,并指“警察的克制没有换来暴徒的收敛”。《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认为,警察被汽油弹弄伤,“暴行已经到了可以当场击毙”的恶劣程度。

有建制派支持者认为警方手法没有问题,其中,前中国港区政协委员吴光正表示,是示威者“知法犯法”引警方出手执法,然后在网上制造具争议性的一面倒故事,挑起事端,是“完美剧本”和“完美风暴”,希望延续运动去争取政治改革。

建制派元老级人马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撰民表示,要成功“止暴制乱”,不能单靠武力,虽然香港政府不能靠向反对派妥协退让,但不能不靠民情民心的转变,这不是用呼吁、谴责和威吓可以达到,香港和北京政府需要对香港有准确的了解和分析,不能单把香港社会为成两个阵营就忽略广大民众。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