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反送中”游行似“八九”,北京下一步怎么走——专访汉学家彭轲

香港湾仔街头身穿保护装备之“反送中”示威者与警察对峙(11/8/2019)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湾仔街头身穿保护装备之"反送中"示威者与警察对峙(资料照片,11/8/2019)。

香港“反送中”游行示威进入第11周。现场暴力持续升级,中国当局屯兵边境,都引发了担忧:香港会否重现天安门悲剧?北京手里都有什么牌?国际支持的难点在哪里?BBC中文在荷兰莱顿专访了欧洲知名汉学家彭轲教授(Prof Frank Pieke)。

学生时代的彭轲曾在北京亲历了天安门事件,后致力于研究中国共产党逾30年。彭轲教授目前是欧洲最大的中国研究智库——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掌舵者。

以下是访谈实录,刊发时经过编辑。

BBC中文:本周香港学运领袖黄之峰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香港示威。目前为止,西方主要国家均未展示出有力支持。欧洲对此是什么立场?欧盟进一步干预的困境是什么?

彭轲:欧盟的立场和困境与主流西方国家基本一致。担忧香港的现状、特别是中国派军镇压的风险,但并不能真的做什么。香港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不是其他国家可以合法干预的国际问题。外部施压的唯一基础是回到80年代的《中英联合声明》。但很不幸,那项声明非常薄弱​。此外,如果出现了践踏人权的情况,还可以诉诸国际通行的法条。欧盟唯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是通过27国联合发声的形式,而非单一国家。

BBC中文:贸易战压力下的中美角力,是否会影响中国共产党对香港问题的处理?

彭轲:香港的时局不能脱离贸易战来看,这是显然的。中国政府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背后支持游行,虽然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但不能否认美国确实从中港冲突之中获益巨大。香港游行给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本人都带来了很大压力,它削弱了中国欲做“一个讲道理的世界强国”的梦想,占据了很多精力,我认为它们有点措手不及。与美国争霸会让中国共产党更有动力去尽快解决掉香港的忧患。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彭轲教授同时也在荷兰讲学。

BBC中文:过去十年里香港对中国的重要性一直在下降。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如此着急地在此时扩大其对香港的控制,而非采取更耐心的策略?

彭轲:我也在问这个问题,因为事实上时间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着急反而有害。我只能理解为,这是习近平急进、贪功的总体倾向在局部上的反应。他自认为可以带领中国迅速走向伟大。“让香港摆脱‘一国两制’”是这个伟大复兴计划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但在处理贸易战时,他已经为自己的急进付出了巨大代价。如果香港失守代价将会更大,因为那意味着“一国两制”合法性的消失。在今后与台湾的统一谈判中,中国共产党将信用全无,百口莫辩。他们现在无益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8月16日,中国武警卡车和装甲运兵车停在深圳湾体育中心外。

BBC中文:近日以来游行现场暴力的升级让不少人担忧中国军队镇压的可能性。1989年时你也在天安门运动的现场,你会有类似的担忧吗?

彭轲:我看到了香港“反送中”游行与天安门事件的诸多相似性,这让人不安,因为那似乎意味着将以某种形式的暴力摊牌作为结局。但1989年时有个条件是香港现在所欠缺的:主流民意压倒性的支持。在1989年5月20日的戒严令之后,北京市民仍然不遗余力地支持广场上的学生。但在今天的香港,除了示威初期有民众的大面积参与之外,现在再爆发大规模示威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这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不太可能出动军队镇压。中国共产党押宝的是,香港民意对于示威的热情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低,运动会无疾而终。但如果示威者再度找到了凝聚主流民意的绳索,再度发起大规模的示威,那么暴力镇压将只是时间问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Gamma-Rapho
Image caption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竖立之民主女神像(资料照片)。

BBC中文:在哪些层面你认为当下状况与1989年类似?

彭轲:例如,两次运动最初的诉求都不是明显的政治诉求,这有利于动员民众参与。再如,两次运动的直接目标都是希望当时的政府下台——89年是李鹏、当下是林郑——而非希望中国共产党下台。

BBC中文:10月1日的中国国庆日会不会成为处理香港问题的一个时间节点?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成立七十周年,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不会在那之前有大动作。

彭轲:这是又一个与1989年的相似之处。当时也要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示威者们也在有意识地希望能把运动坚持到十月。但镇压还是在六月就发生了。所以当下也不该心存侥幸。

BBC中文:本周中国共产党刚结束了一年一度的北戴河会议。你认为核心领导班子里是否有对香港问题的不同看法?

彭轲:我只能猜测,其他人可能会有不同看法,但习近平在那里起到了主导作用,告诉大家,要坚持党的团结,在关乎党生存的时刻,不允许公开表达不同的意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流亡美国的新疆维吾尔人在华盛顿举行的集会上抗议中国的人权打压。

BBC中文:对比于发生在西藏、新疆的分离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在处理香港问题时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彭轲: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西藏、新疆问题都还只是少数民族的问题,而非存在性的威胁。他们认为自己知道怎么解决,比如通过高压的、隔离的手段。但香港的国际地位让封锁信息变得几乎不可能。如果坦克开入了香港的大街,成千上万的照片和视频会立即流向全球。更何况,如何处理香港还直接影响到台湾。

BBC中文:台湾明年初将举行大选,香港游行将对它产生怎样的影响?

彭轲:目前台湾两党似乎已经形成了共识:鉴于香港的遭遇,“一国两制”将不太可能适用于台湾。而蔡英文将是最能从中受益的人,她被认为是最不会向中国共产党妥协的人,她的民调已经在上升了。我的预测是,如果香港问题持续发酵,蔡英文将再次当选。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悉尼亲北京示威者与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对峙时举起一对小型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

BBC中文:你如何看待“一国两制”的未来?你认为中国共产党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

彭轲:在不少政策文件中,香港已经被越来越多地描述成“广东省香港市”。中国共产党理想中的香港就应该是一个跟其他内地城市没有区别的城市,比如深圳。“一国两制”从来就不是一个永久性的方案。尽管理论上它可以很长久,但中国共产党拒绝了这种可能性,从过去十年的香港经验就可看出。中国共产党不喜欢永久性的妥协,它们爱赢,妥协只是为了获取最终胜利的临时步骤,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习近平的掌权强化了这一点,他是个过度渴望权力的皇帝。80年代邓小平在考虑香港问题时,预期是五十年。但习近平希望更快一点,他可能想现在就拥有这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