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议:当台湾成“蚂蚁”运送的中继基地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位于台北市的济南教会,储存各式防毒装备用品,提供给默默来台装货的“蚂蚁”。

“等下有香港人要来教会取货!15分钟后”,一通来自台北市济南教会的电话,透露等下香港游客要来台湾取装备的讯息。当时讯息极为机密,BBC中文在接到讯息后驱车前往当地,发现台北市内一个教会内已经堆满多种防护装置,包括防毒面具、面罩和滤罐等。

在比预定时间多等约10分钟后,一男一女共两位香港人按图索骥般地来到教会。当天教会大门深锁,两位从后门拎着大行李箱进来,双方在确认彼此的讯息与来意之后,开始迅速地将各式防毒面具与面罩装入大且空的行李箱中。

神秘联络管道

香港在爆发“反送中”抗争运动后,几个月以来让普通市民与警察在第一线的冲突更加剧。尤其前线的抗争者多为20多岁,甚至是未成年的学生,冲突已造成许多年轻人受伤或被逮捕,抗议至今仍未停歇。

至今,香港各地五金行的防毒面具与面罩几乎是缺货状态。因此,近来不少香港人开始来台湾带货,他们在网络上俗称“蚂蚁”,自己建立自己的带货管道,来到台湾搜刮防护装备与用具。

10几分钟后,整个行李大致装满,香港女性突然叹口气说:“怎搞得好似要恐怖攻击似的......这两位香港人说,在来到台北后,先是在市区内五金行晃了一圈搜集,但只找到4个防毒面具,透过网络知道教会有堆货,致电后马上驱车前来。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济南教会黄春生牧师,细心地解说每个防毒用具使用方式。

多年后的相遇

在一旁帮忙的济南教会的黄春生牧师跟BBC中文说:“(谁取货)这个事先我们都不知道,来多少人都是现场才知道。”

他并称,这些都是善心人士赠与的,教会只是提供寄放。

“蚂蚁”装货快,联络要如此谨慎,就是担心他们的个人资料外泄,万一在社群软件回报时有“内鬼”潜藏,回去香港时可能会面临盘查与安全危险。在不透露个人资讯下,这两位40岁的香港L先生与Y小姐谨慎接受BBC中文访问。

“方不方便讲个电话”,L先生与Y小姐本来是香港的中学同学,毕业后就久未联系。就在8月中旬某天,Y小姐突然接到L先生的电话,表示希望帮忙,“当天我还在喝酒,以为是假的诈骗电话”,Y小姐回忆。

原来L先生希望找她一起帮忙买防毒面具与装备,Y小姐则因为工作常常往返台港两地,希望靠她的人脉,帮忙代订后再从台湾寄到香港。L先生说:“我没这么多人脉,但我知道对方是可相信的人,就找她帮忙”。

经过思索后,Y小姐认为在台湾下订后分批寄来太花时间与金钱,因而跟L先生提议不如来台湾一趟,两人一拍即合。就在几天后,L先生先开车去载Y小姐,两人再去香港机场搭机。他们说:“我们也真的好几年不见了”。当时的香港机场刚刚结束群众抗议,每人都要检查护照机票才能放行,有股风声鹤唳之感。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目前防毒用品在香港各地皆缺货,不少“蚂蚁”纷纷透过联系来台装货。。

隐秘群组联系

为何要不远千里来台湾一趟,除了台湾的货源尚且充足外,在台湾收购东西是令人安心的。Y小姐说:“过去香港都是用淘宝、虾皮购物什么的,会留下电子纪录”,在台湾的香港人透过串连,在社群网路中建立起哪些是“可带货”的管道与店面,让来台带货的蚂蚁可以快速找到店面。

L先生自称,在7月1日香港年轻人冲立法会的那夜他被感动到,这次的香港几乎是全城团结替自己的民主自由而抗争。但在前线的年轻小伙子,几乎都是一个防毒面具用坏了还在用,甚至只能被迫吸毒气,让他替香港的下一代安危感到很伤心。

在7月21日的元朗冲击事件后,L先生体会到前线的防护装备已明显不足,“我都好想冲到前面,小朋友能有什么钱(买)?他们还被说有金主支援?哪有什么金主?”。至此,L先生开始在网路上搜刮防毒产品,担任“蚂蚁”帮忙把装备送到前线。

就如同香港电影《无间道》中,当碰到“内鬼”后整笔交易必须即刻中止。在“蚂蚁”的交易中,一但有“内鬼”渗透,整个会被“抄走”,因此L先生的群组都极为隐密。

L先生说:“我的团队同伴仅约5、6人,都是很信任的,他们也有加入各自相信的队伍。我们不是个组织,就是一群自发的同路人,兄弟登山,各有各做”。他表示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财力,尽可能去帮助前线的香港年轻人,最终决定跟Y小姐来台。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L先生称,这些用具绝对不是鼓励攻击,而是给抗争的人有最低限度的防御。

“绝非侧面鼓励攻击”

然而,在前线不断给予抗争年轻人新的各项防毒装备,也让更多香港年轻人持续义无反顾地往前冲。面对BBC中文质疑,这样是否“侧面鼓励”攻击时,L先生解释说,这些东西不是“冲击用”,都只是“用于防御”。

L先生补充,如果是蓄意冲击警方,他们就不会只穿防毒装备了,“小朋友们都不希望冲击,他们也不想主动冲击什么。如果两边主动攻击,几百个警察斗几千市民,肯定两方都是伤亡惨重”。

但他也坦承,最痛心的是在给他们准备物资时,他常会觉得很挣扎:“我都想过如果我给他们这些,那不就是硬推年轻人上前线?但又反过来想,不给他们,他们就不会出去吗?搞不好他们被警察打得更惨”,说到这他略为哽咽,叹了一声。

Y小姐这时补了一句,也许她的体力没办法上到最前线,但希望可以在后方补给些什么:“我来这里也是一直看香港讯息,也蛮担心他们(年轻人)怎样的,因为局势每天都在变”。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济南教会持续在台湾各地募集防御物资,图为堆积如山的安全帽。

台湾成为中继站

而在这次的“反送中”运动中,台湾也意外成为帮助香港补给各项防毒装备的中继站。济南教会的黄春生牧师跟BBC中文说,至今台湾在中南部都有很多的化工厂,持续大量生产这些防毒装备与面罩。

就在中国大陆与香港本地断货后,台湾成为补货第一选择,“很多工厂甚至直接询问教会可否送过来,还有台湾空运公司协助运到香港,他们都不收任何费用”,黄牧师激动描述台湾公司的热心帮忙。

如同过去在动乱或战争时,教会或寺庙往往成为中继补给点,有时甚至变成临时医务所。黄春生牧师说:“台湾在太阳花学运时,教会也是24小时灯火通明,给抗议者休息、祷告”,在这次“反送中”抗议时,也成为各式防毒用具的供货站。

L先生说,来台当“蚂蚁”,让他意外看到台湾人这么热心,很感动。Y小姐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比较有心机,一开始还怕有人在‘当鬼’,所以都很小心”,她形容现在的香港社会信任度很紧张,好似共产党社会你怕我我怕你,人民斗人民般地猜忌。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再装完货后,教会志工放进一张字条,上头写着“香港加油”。

这趟来台搬货,L先生持续希望帮香港的自由多一点忙:“我希望我死的那天,不要让这天有后悔,无论这次抗争输还是赢,都不要后悔,我不愿放弃我的香港家园”。Y小姐说,曾一度伤心绝望想移民,但现在她不想走了,”Proud to be Hong Konger“,她说完英文后,称现在的香港前所未有团结。

教会的人与BBC中文记者始终不知道这两位香港人的名字,一位教会志工对两位香港人说:”为了安全,我们就不要知道你们的名字,但回到香港后记得跟我们报平安“。访问结束,夜幕低垂,两位港人拉着行李离开教会,慢慢消失在黑夜中,继续替他们的香港自由民主尽微薄之力。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