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的难题:如何与“无大台”示威者对话

Carrie Lam (front)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争议持续。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建议成立一个“对话平台”,与不同阶层和政治立场的人沟通。这个建议获得建制派支持,但泛民主派批评她的建议只是为了转移外界的视线。

林郑月娥周二(8月20日)形容,自己的建议是“非常有诚意的展示”。香港媒体之后引述消息指,林郑月娥邀请了唐英年、曾钰成等亲北京人物出席对话平台的筹备会议,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汤汉枢机、香港浸会大学校长钱大康和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等都有出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爆发示威浪潮至今两个多月,仍然没有一个明显的统一领导和组织。

林郑月娥在6月已经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之后更形容修例工作“寿终正寝”,但示威者坚持要她正式撤回议案,又提出无条件释放所有因为参加示威被捕的人士等“五大诉求”。

外界对林郑月娥的对话建议有不同反应:一方认为香港政府放下身段与市民对话是好事;但另一方批评林郑月娥错失谈话时机,如果她不回应示威者的要求就“没什么好谈”。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的对峙屡屡陷入暴力循环,这种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与“无大台”的示威者谈判

香港建制派议员和官员都欢迎林郑月娥的建议,民建联议员张国钧认为,香港市民对现时的社会气氛感到厌倦,因此政府放下身段聆听市民意见是“最实际”的方法。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也认为,针对警察或示威者任何一方成立调查委员会对社会修复都没有帮助。

他认为,香港应仿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黄背心”示威后展开全国大辩论的做法,认为以这种模式解决社会撕裂,比调查和聆听证供更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示威者快闪多处后,来到尖沙嘴警署,在防暴警察推进后撤离。

这次示威浪潮其中一个特色是示威者一方没有明显统一的领导(香港称“无大台”),参加者都只是透过网络讨论区、加密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等方式商讨下一步行动,因此寻找对话的对象并不容易。

林郑月娥早前邀请多家大学的学生会参与对话,但对方都以自己“不是大台”(即“不是领导者”)为由拒绝。泛民组织“民间人权阵线”多次发起游行,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市民提供一个抗议的平台;近月一些示威者也发起“民间记者会”,在舆论上与政府抗衡,但两者都强调自己不是抗争活动的“大台”。

即使是张超雄等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也不能影响较激进示威者的决定。他早前到访示威现场,香港网络媒体《香港01》追踪采访,发现他尝试调停示威者与其他人的冲突、呼吁示威者要保持冷静的时候多次被骂,要他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发出指令。

张超雄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形容,林郑月娥的谈判对手十分“抽象”。他认为林郑月娥应该增加公开对话,例如在学校、青少年服务单位等地方举行小型对话,形容这是个“友善的姿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永康(图左)、岑敖晖(图中)和罗冠聪(图右)在2014年"占中"期间曾经代表示威者与政府对话,但双方无法达成共识。

但他同时指出,林郑月娥必须响应示威者的要求才有对话的机会。“不这样做,抗争运动只会继续”。

2014年“占领中环”示威运动期间,当时是香港政务司司长的林郑月娥曾经邀请多名学生领袖对话,但谈判最后没有结果,“占中”运动随着法庭颁布清场令后结束。钟耀华、岑敖晖、周永康、罗冠聪等学生代表之后因为公众妨扰、藐视法庭等不同罪行被判囚,部份获得暂缓刑期。

其中一名学生领袖岑敖晖在林郑月娥提出建立“对话平台”后在社交网站发文,批评林郑月娥的建议只是要“做一场秀”,给社会的中间派看,然后批评学生“出尔反尔、毫无诚信”。

他也认为,如果林郑月娥真的想对话,就应就着示威者的五大诉求逐一交出具体方案落实。“只要你这样做,整个社会都一定会跟你对话、互动。”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