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你问我答》解读最受BBC读者关注的七大问题

由《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示威浪潮至今已经发展了超过两个月。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由《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示威浪潮至今已经发展了超过两个月。

BBC中文的《你问我答》栏目,读者可以从选题开始,参与我们的新闻报道,也可以为读者提供不同视角的新闻解读。

这一次,我们就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浪潮,邀请读者提问,最后整理出七个大家关注最多的问题,邀请专家为大家解答。

问:示威者的诉求到底是什么?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游行风波已踏入第八周。七月一日,数以百计的示威者冲击立法会,被视作是“反送中”运动的转折点。

示威者主要有五个要求(游行中称为“五大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释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承诺不会起诉他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取消把6月12日警民冲突定义为“暴动”和尽快实行“双普选”,即是普选全数立法会议员和行政长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16日宣布暂缓修例建议,之后更以“寿终正寝”形容修例工作,但至今仍然拒绝正式撤回议案,引起示威者不满。

示威者的口号之后演变成“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但林郑月娥指出自己不是没有回应诉求,不是没有回应诉求,而是“不接受”有关诉求,而且政府已经接受示威者最重要的诉求,即暂缓《逃犯条例》的修订。

部份示威活动有一些额外的诉求,例如7月6日有团体在屯门举行游行,要求当局正视一些占据公园唱歌跳舞制造噪音的“大妈”;7月13日有团体在上水举行游行,指当区的“水货客”活动严重影响居民生活;8月25日的观塘游行,由于担心近年装设的“智慧灯柱”附有监控功能,示威者呼吁香港政府关注,要求拆除(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8月26日澄清,智慧灯柱只收集城市数据,绝不会侵犯个人私隐,并称8月24日示威者“大肆破坏”20支智慧灯柱的这天是“香港创科黑暗的一日”)。

问:示威者都是港独吗?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示威者在香港立法会会议厅涂污区徽,展示港英旗帜。

这次示威浪潮中,偶然会看见“香港独立”的旗帜,也会有被香港建制派视为“香港独立运动”标志的香港殖民时期旗帜。

运动初期这些旗帜并不常见。“反送中”示威者中,不是全部人都赞成高举英国旗或港英旗。6月21日香港示威者包围湾仔警署当天,一名中年男子高举港英旗,现场群众不断叫他收起旗帜,不想被人质疑这场运动是“恋殖”、“港独”、“反共”。

即使这样,示威者多个举动都被北京政府或香港建制派视为整场运动都是要求香港独立,包括示威者短暂占据立法会大楼时在会议厅挂上港英旗、仿效波罗的海三国争取独立的“波罗的海之路”组成“香港之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市民组成人链,仿效"波罗的海之路"组成"香港之路"。

另一个焦点是示威者的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原本是香港本土派阵营人物梁天琦竞选立法会议员时的口号,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抗议时再次出现。

中国官方《新华社》早前发表评论员文章,批评这句口号“鼓吹港独”,真正的图谋是要香港“沦陷”。

但一些香港律政司职员早前发表的公开信指出,示威者要“光复”的是高度自治、“以法治和自由为傲的香港”。由一些示威者组成的“民间记者会”也指出,每个人对这句口号都有不同理解。

问:香港政府做了什么?中国政府做了什么?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坚持拒绝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也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

自6月以来,林郑月娥及香港警方已多次就示威问题会见记者。在7月9日记者会上,林郑月娥表示修例建议已经“寿终正寝”

针对示威暴露的尖锐的社会矛盾,林郑月娥建议成立对话平台,与阶层及政治立场不同的人士进行沟通,香港财政局亦出台包括减税、补贴电费等一系列措施。面对示威者屡次强调的“五大诉求”,林郑月娥在8月27日的最近一次记者会上称,政府并非不回应这些诉求,而是“不接受”。她指政府已经接受最重要的诉求,“终止”《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如果修例是问题根源,各种混乱早应结束。

在林郑宣布暂缓修例前,北京政府一直支持《逃犯条例》的修订。在暴力冲突升级后,北京方面一直强烈谴责示威者行为,并在自7月1日示威者冲入立法会起,中国政府屡屡就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爆发的冲突强烈谴责示威者“暴力乱港”。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8月12日表示,香港示威者“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数百名中国武警部队官兵还在深圳展开多日大规模演习,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对香港的一个警告。

与此同时,北京也掀起对香港局势的“舆论战”。大陆网友自发“出征”香港多个社交媒体平台留言,官方媒体不断造势,还有迹象显示,中国官方支持大量账号在脸书与推特上散布与示威有关的“假新闻”

问:对香港经济会有何影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有香港银行预测,今天经济增长可能是0%。

示威浪潮初期,多家国际金融机构对示威都持正面看法。穆迪在林郑月娥决定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后,发出报告维持香港信用评级,指示威是香港权力制衡的一部份,又认为如果权力制衡受到削弱,将对香港评级有负面影响。

但到8月,香港政府官员和各大银行先后调低对香港经济增长的预测,部份甚至预测2019年全年经济没有增长。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8月5日指出,受示威浪潮影响,香港第二季的GDP只增加0.6%,零售和出口业都也在下跌。但由示威者组成的“民间记者会”指出,这些趋势在示威活动前已经出现,形容陈茂波的说法是“抹黑”。

彭博的资料显示,7月2日至8月15日之间,香港恒生指数累计已经下跌约12%,股市蒸发金额约6220亿美元。

貨櫃
AFP
香港示威浪潮對經濟的影響

  • 香港股市蒸發(7月2日至8月15日)6220億美元

  • 恒生指數累積跌幅(7月2日至8月15日)12%

  • 瑞士減少向香港出口手錶數量27%

  • 星展銀行預測香港今年經濟增長0%

資料來源:彭博社

香港浸会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巫伯雄指出,连串示威行动对香港零售业和外来投资都会有影响,影响了香港和平稳定的形象。

“事件不明朗,本地消费会差,外来旅客都减少。如果投资和消费都减少,对经济就会造成直接影响。”

他又认为有“外国势力”透过中美贸易战和社会不稳定制造一个恶性循环:“金融危机代表什么?它代表地产市场会倒塌,金融市场也会跟随,银行就会收缩信贷,危机就来了。”

但他认为即使香港情况持续,中国大陆以它目前的经济和金融实力可以保护香港,免受危机。他解释,由于中国的金融市场尚未开放,它有控制自身宏观经济的能力,“最多是人民币略为贬值”。

问:警方是否过度使用武力?

香港警方的执法方式是数月来备受争议的话题,三个月以来,警方应对示威者时的武力不断升级。8月25日在荃湾驱散示威者时,香港警方首次在冲突中鸣枪实弹示警,并首次出动两台水炮车。

除此以外,香港警方还有多次行动引发外界质疑;面对质疑,警方亦分别作出回应:

但在此期间,也有多场支持警察执法的集会在香港举行,与会人士均坚持“拒绝暴力”。

香港警方一直坚称,他们在应对示威时始终保持“不主动使用武力”,并“尽量使用最低武力”。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处理示威时被指滥力暴力。

林郑月娥8月27日表示,特区政府对暴力行为零容忍,对牵涉警察的暴力行为坚持统一标准,但她也拒绝成立针对警方执法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她指出,香港已经有法定独立的监警会处理应对警察的投诉,这种情况下特区政府无法认同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

多次发起大规模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陈皓恒认为,监警会没有权力调查政府官员,因此不能满足民众的要求。

中国官方媒体与不少警方支持者一直强调,与不少国家的警察相比,香港警方的执法手段已算克制。对此陈皓恒认为,在美国等国家的民众对警方执法不满爆发示威后,政府通常会出面回应,但香港政府却一直没有作出回应。香港警方的执法方式是数月来备受争议的话题,三个月以来,警方应对示威者时的武力不断升级。8月25日在荃湾驱散示威者时,香港警方首次在冲突中向天发射实弹警告,并首次出动两台水炮车。

问:这场纷争会如何收场?

特首林郑月娥早前提出建立对话平台,与社会不同人士商讨解决香港目前情况的方法,同时指出示威者必须停止暴力冲击行为。

但示威浪潮目前仍然没有平息的迹象。网络上流传的日程表显示,示威的计划将持续到九月。

巫伯雄认为,如果没有外国势力影响,到九月学生上学,局势可以平息一下,但如果外国势力的确存在,情况会继续拖拖拉拉。他认为长远来说,政府应该把香港年青人的精力转投到一些有建设性的活动,例如举办比赛让年青人建议如何在经济发展、居住环境等方面改善香港。

他认为香港的确有问题,即使有外国势力影响“也不能牵动这么多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的对峙屡屡陷入暴力循环,这种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政府应该伸出橄榄枝,让示威者一方有更多人愿意寻求和解,才能对话。

他说这些“橄榄枝”应包括政府尽快承诺会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因为香港社会对政府越来越不信任,要找到社会信任的人到委员会进行调查将越来越难。“最少要先承诺,接下来委任谁进入委员会、调查的范围是什么,这种工作现在已经比一个月前困难。”

香港规模最大的香港总商会7月曾经发出声明,要求林郑月娥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和成立调查委员会独立调查整个风波。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认为,这两项都是“共识”,而且撤回修订建议更是“没有成本”,质疑林郑月娥为何拒绝。

港媒早前引述消息指香港政府计划行使权力订立紧急法律处理示威浪潮,程翔形容那是更大的错误。

问:是否有外国势力?国际社会反应如何?

图片版权 CHRF
Image caption 早前香港市民出席集会争取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外国领袖关注香港问题,警方表示高峰期约1万人出席。

早前结束的G7峰会发出声明,呼吁香港各界要停止暴力,又重申《中英联合声明》的重要性。中国外交部随即批评,香港是中国内政,其他国家不应干预。

示威浪潮发起后,有人先后在多国报章刊登广告,寻求外国社会关注香港的情况。最新一辑广告指控香港警察处理示威活动时使用过份武力,呼吁外国政府向中国和香港政府施压。

中国政府和多名亲北京的香港政客先后认为,一些外国组织或政府在背后推动示威。其中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指出,这次事件看上去组织松散,其实有“种种迹象可以指向台湾及美国”,令香港变成反抗中国中央政府的基地。

全国人大香港代表叶国谦也认为,示威者头盔、眼罩等装备“媲美防暴警察”,之后又懂得示威过后向受示威影响的人道歉,在舆论争取支持。他认为普通年轻人不会懂得这种策略,背后有力量在指导他们。

巫伯雄接受BBC中文访问时也指出,如果没有外国参与,他无法看出为什么示威者有能量做这么多事情,很大机会是“本地力量加外国力量一起做,问题是没有证据”。

香港理工大学学者钟剑华认为,如果真有证据证明外国干预就应提出来,香港社会能细心分析。“你在中国大陆可以诉诸民族情绪,人们管不管都先相信政府,但香港不会是这样。”

“现在反而是示威者在过程中寻求国际社会关注,令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不敢乱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