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四项行动”回应“五大诉求”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图片版权 Reuters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但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必须按照现时的机制处理针对警察在示威浪潮的投诉。

她在周三(9月4日)的电视讲话指出,香港政府将会实施“四项行动”:

  • 政府将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在立法会复会后动议撤回修例建议,以“完全释除市民的疑虑”;
  • 增加两名监警会成员,包括前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林定国;
  • 特首和其他香港政府高官会走入社区和市民对话,让不同政治立场的人直接把他们的不满说出来,寻找解决方法;
  • 香港社会目前的矛盾反映了当地“长期积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例如房屋、土地供应、青年人机遇、公众参与政府决策等。 她会邀请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和检讨。

林郑月娥还说了什么

在长约八分钟的电视讲话中,她在前半段对香港民众的“五大诉求”进行了逐条回应。

  • 关于《逃犯条例》修订:她说,《逃犯条例》的修订在6月时已经“完全停止”;
  • 关于针对警察被怀疑滥用权力的指控:她说,应该按既定机制,交由专责的独立监警会处理,“而不应该另设独立调查委员会”;
  • 关于暴动定性:她说,香港政府已经多次重申法律程序上不存在“暴动定性”;
  • 关于释放被捕人士:她说,示威者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捕人士的要求是法治社会“不能接受”的;
  • 关于“双普选”:她说,社会需要在法理的基础上以“务实的态度进行讨论”,否则只会令社会更加撕裂。

林郑月娥又说,持续出现的暴力正在动摇香港“法治的根基”,又批评“极少数人”污损国旗、国徽,冲击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的机构,形容这些行动在挑战“一国两制”。她重申,香港最迫切要做的事是遏止暴力、捍卫法治、重建社会秩序。“政府会对所有违法及暴力行为,严正执法。”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案示威处于无解状态。在警民暴力冲突持续,双方武力升级,示威者坚持要政府回应正式撤回修法等五大诉求。

林郑月娥发表电视讲话前,与香港建制派议员和港区人大代表见面,指她会继续让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处理针对警察在示威浪潮的投诉,但同时会委派多人加入委员会,包括数名外国专家。

有批评指出,林郑月娥“撤回”的决定来得太晚,而且示威浪潮的焦点现时已经转移到警察处理示威的手法,她这样做对缓解香港局势没有太大的帮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林郑月娥录音遭泄露 透露自己“如有选择会辞职”

从“暂缓”、“寿终正寝”到“撤回”

香港示威者主要有五个要求(游行中称为“五大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释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承诺不会起诉他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取消把6月12日警民冲突定义为“暴动”和尽快实行“双普选”。“双普选”指在香港普选全部立法会议员和行政长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16日宣布暂缓修例建议,之后更以“寿终正寝”形容修例工作,多月以来都拒绝撤回议案,引起示威者不满。

但是,许多评论都认为林郑月娥撤回条例无法平息示威浪潮。曾经发起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的元朗居民钟健平对BBC中文表示,他相信示威者会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钟健平早前涉嫌组织未经批准集结被捕,上月29日获不落案起诉,但在离开警署时遭人用雨伞、铁通袭击,手臂和背部受伤。

“讲了那么多个月撤回,你现在好像抛少少出来,人家怎么能接受,我们怎么对得起伤亡的手足?我自己都被人打,怎么面对?”

他形容,林郑月娥和北京政府到现在,好像还没看清楚香港发生甚么事,不断做错误决定。

香港警方因为担心暴力冲突而多次禁止游行集会,示威者还有甚么选择呢?钟健平说,相信群众有智慧去处理。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钟健平早前涉嫌组织未经批准集结被捕。

香港立法会议员、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来得太迟,社会焦点已不在此事,应该还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形容此为今时今日、百分百必须要做的事。

田北辰说,委员会人选一定要有公信力,政治上无特别倾向,而且警方及示威者两方面都要调查。他说,不同意调查一些个人事件,而是要看整体守则及指引等,例如调查警察是否要带委任证,以及示威者资金来源等。

田北辰说,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早前在深圳明确表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非一定不能考虑,但现在不是时候。田北辰认为,政府要尽快宣布会成立委员会,开始物色人选及草拟职权范围,委员会的工作则可在乱局平息后才开始。

多次表态支持修订《逃犯条例》的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也对BBC中文指出,撤回修订只会平息部份示威者的不满,不会令示威浪潮停止。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处理示威时被指滥力暴力。

对示威浪潮“没有大影响”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认为,林郑月娥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对香港的局势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如果林郑月娥在6月爆发大规模游行时就撤回修订建议,整场抗议运动不会发展到现时阶段。

“但我想现在的焦点已经转移到警察暴力那方面,警察被指殴打市民和示威者已经触发很大民愤,现在才说‘撤回’比没有好,但我相信实际上对平息民愤的影响不会很大。”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留意到,过去都有消息指出北京政府不容许林郑月娥对示威者的“五大诉求”作出让步,但这次似乎得到北京的同意作出一个“比较大的让步”。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的对峙屡屡陷入暴力循环,这种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这可能表示林郑可能有机会认真考虑其余四个诉求,或北京不会反对她这样做。

“这会增加更多示威人士要求(林郑月娥)考虑其余四大诉求,尤其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滥用权力的指控。”

他形容这个调查委员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达成的事情,因为“双普选”等的诉求都是一些“漫长”的过程。成立调查委员会的政治代价和难度相对来说“比较低”。


监警会调查和独立调查委员会有什么分别?

监警会是香港处理针对警察投诉的组织,独立于警务处。但监警会没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投诉人提供的资料也可以用于未来的司法程序,投诉人或证人可能因为害怕公开对自己不利的资料,而选择不作出投诉或不作供。外界也担心,监警会的委员大多有建制派背景,无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独立调查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按需要成立,专责调查单一事件,例如香港铁路早前被揭发建造新车站时建筑水平不达标,一些工程人员被怀疑发出造假的合格证书,特首林郑月娥于是成立调查委员会。

这些调查委员会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担任,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证人或投诉人提供的资料都只会在调查过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来的任何法庭审讯中作为证据,被视为可以更有效保障证人或投诉人的权利。


示威浪潮的起因是什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9月3日称,"香港局势正出现积极变化但依然复杂严峻"。

香港目前《逃犯条例》目前限制香港法庭不可以把嫌疑犯移交到中国大陆、台湾或澳门,修例建议把这个限制删除,林郑月娥形容这可以堵塞司法制度的“漏洞”。她又指出,修例通过后,台湾政府就可以要求香港移交一名被指去年在当地谋杀女友的香港男子陈同佳,到当地受审。

反对修例一方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担心当地司法制度不完善,无法保障被移交到当地香港人可以获得公平、公正的审讯。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运动从开始的和平示威,演变成多场暴力警民冲突,香港警方至今已经拘捕超过1,000人,部份人被控暴动罪,最高可被判囚10年。

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光9月3日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称“香港局势正出现积极变化但依然复杂严峻,现在已经到了维护‘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重要关头”。

杨光警告说,“围绕修改《逃犯条例》出现的事态已完全变质”,“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瘫痪特区政府,进而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从而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

对于香港示威者要求尽快重启政改落实“双普选”的问题,杨光表示,“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区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发展民主政制”,但“无论将来什么时候启动政改,香港的普选制度都必须符合‘一国两制’,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