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者为何希望美国会通过人权民主法案

有示威者被指星期日下午开始在中环地铁站口纵火。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被指星期日下午开始在中环地铁站口纵火。

9月8日星期日,数以千计香港示威者聚集在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附近请愿,促请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均有资深议员高调发声,希望在美国国会复会后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外交部多次反对外国势力介入香港事务,强调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

游行集会后,激进示威者在中环、湾仔等地铁站破坏设施,并在港岛区多处地点设置路障,放火焚烧地铁站出入口,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警察施放催泪弹驱散。

高举美国旗示威

在烈日当空的下午,大批身穿黑色衣服的香港示威者高举美国国旗,从中环遮打花园集会后,游行至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附近。

他们以英文高叫“争取自由,与香港站在同一阵线”(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的口号,并举起“特朗普总统,请解放香港”(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的横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9月8日,香港示威者请愿,促请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示威者认为,中国和美国正爆发贸易战,如果香港问题放在中美谈判议程当中,有助香港向北京争取民主。

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方面派人接收了示威者的请愿信。

这次游行获香港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一些防暴警察在场戒备。游行期间,部分游行人士突然停下来时,防暴警察一度举起黑旗,警告会使用催泪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香港的地铁站采取拘捕行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地铁站内,用警棍制服部分人士。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星期日,香港防暴警察在香港中环地铁站内戒备。中环地铁站因示威活动已关闭。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被指破坏香港中环地铁站设施。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中环地铁站口被人纵火,地铁站两旁是中环名牌商业购物区。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消防员扑灭香港中环地铁站口被点燃的大火。
图片版权 AFP

集会将近尾声时,示威者开始在附近的中环、金钟和湾仔地铁站抗议,破坏部分地铁设施,他们在地铁站外焚烧杂物,再在港岛多处设置路障。

部分铁路站需要关闭,多条巴士路线需要改道,附近多家名店关门。

示威者和警察爆发冲突,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掷杂物。防暴警察用警棍和胡椒喷雾追捕疑似示威者,制服多人,入夜后在铜锣湾施放催泪弹。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铜锣湾站外施放催泪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把警方投掷的催泪弹投回去。

这种暴力冲突成为了香港的常态,香港经历三个月的示威和警民冲突,示威诉求由起初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逐步演变成针对警权问题以及争取“双普选”等民主诉求。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前宣布将“撤回”条例修订,但外界认为这无助平息香港的风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Winter on Fire: 香港示威中的国际元素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什么?

这个法案在6月中由对华立场强硬的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及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cro Rubio)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他们希望修改1992年通过的《香港政策法》。

1992年通过的《香港政策法》容许美国把香港视作与中国大陆不一样的“非主权实体”,在“一国两制”的前题下,香港享有不一样的待遇,例如被视作“独立关税区”,美国对香港出入口敏感技术以及签证安排较为宽松。

根据草拟的法案内容,他们希望在《中英联合声明》下,呼吁中国履行承诺,给予香港人高度自治,而不应过度干预(undue interference),他们提出了以下多项措施及建议:

  1. 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去审视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够的“自治”去享受美国给予的特殊待遇;
  2. 如果香港日后就23条国家安全相关的法例立法,美国总统及国务卿会审视相关法例,是否抵触《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市民及外国居民的人权会否受到限制;
  3. 如果有香港市民因为参加非暴力抗争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会以此为由拒绝批出学生或工作签证,美国方面会指令领事馆,维持一份活跃名单,纪录一些被中港政府扣留、拘捕和针对的人,而美国官员会与想法相似的国家合作,呼吁他们采取类似的行动,对待被捕人士;
  4. 方案提及香港的政改进程,希望确保香港选民可以有权利透过普选选出行政长官和所有立法会议员。草案内容明确指出,会支持香港建立一个“真正民主选项”,即是香港选民可以“自由和公平地提名及投票”,并在2020年能够公开直接选出全体立法会议员;
  5. 美国商务部会在180日向国会委员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足够地执行美国针对敏感军商两用出口管制法例,以及美国或联合国对朝鲜或伊朗所实施的制裁。在可能的情况下,美国相关部门会检视有没有相关产品,经香港转口,以及用作大规模监控及“社会信用”系统。草案特别提到,中国可能利用香港作为独立关口,可能会以大湾区之名,利用香港成为中国输入敏感技术的管道;
  6. 草案要求美国总统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交一份制裁人员名单,这些人被指打压香港基本自由,有可能被冻结在美国的资产或拒绝入境。这份名单列明,是针对那些可能有份参与,把个别人士引渡到中国大陆被监控、掳走、扣留、虐待或被迫认罪的人。草案提出的例子包括铜锣湾书店的桂敏海、李波、林荣基、吕波、张志平以及以香港为基地的《新维周刊》和《脸谱》创办人王健民和呙中校。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人到底如何理解“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口号?

美国国会会通过法案吗?

多名美国议员曾经表态支持法案通过,或是争取修改《香港政策法》。

在林郑月娥宣布撤回条例后,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欢迎港府做法,但仍然并不足够,期望尽快推动两党支持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周四表示,美国国会复会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是民主党议员推进的首要任务之一,他的声明说,“我们必须对中国共产党针对香港人民的行动作出回应”。

美国共和党人同样有作出表态,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推特表示,“对中国政府镇压香港人和平维权努力的任何企图,美国必将做出重大回应,中国政府正在玩火,但愿他们不会走得太远”。他8月时曾撰文表示,美国会重新检视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多次在例行记者会上,要求美方政客停止推动涉港议案,耿爽批评,美国国内一些人“执迷不悟、是非不分”,“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粗暴地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逃犯条例》争议初期表示,相信中国可以自行处理香港的问题,但后来他促请中国人道处理香港问题,并表示如果不是中美贸易谈判,香港情况可能更坏。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