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中国恐惧症:华裔女议员涉北京统战组织受到压力

澳洲自由党议员皮尔斯(Gavin Pearce 左),廖婵娥(Gladys Liu)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周四(9月12日)澳洲自由党议员皮尔斯(Gavin Pearce 左)在众议院质询期间安慰廖婵娥(Gladys Liu)

香港出生的澳大利亚女议员因同中共的联系受到批评压力,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周四(9月12日)为这位华人议员辩护。

和莫里森同属自由党的廖婵娥(Gladys Liu)是首位在澳大利亚联邦众议院获得席位的华裔议员,她被指是同中国执政党的相关组织的成员。澳洲学者说,围绕廖婵娥的争议已经具有排外意味,可能会导致澳洲华人社区受到伤害。

澳洲广播电台报道说,廖婵娥是同中共统战部有关的几个组织的成员。报道说,统战部的职责是促进中共在海内外的联络工作,包括招募海外华人。澳洲广播电台根据中国政府网站显示的信息认为,廖婵娥曾经是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的成员。

同北京有关的澳洲华人

廖婵娥最初否认自己是被指称的中共统战部旗下组织成员,后来又承认曾经参加这些组织。廖婵娥曾经担任过澳洲华商协会,澳洲江门商业协会的荣誉负责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四在议会为廖婵娥辩护,指责批评者

但是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三说,廖婵娥最初的否认不过是一个新议员“笨拙的受访表现”。莫里森还指责批评者涉嫌种族主义,关于她同外国政府有关系的质疑下面有可耻的潜台词。他说,“这一指称很可笑,我认为那是对所有澳大利亚华人的侮辱。”

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报道说,莫里森的自由党推举廖婵娥参选议员时,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就提醒该党注意廖婵娥的活动。

之前爆出同北京有关系的亿万富翁黄向墨向澳洲两党捐款的消息后,澳大利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国外势力干涉澳洲政治。澳大利亚已经禁止黄向墨入境。澳大利亚内政部则做出决定致使他无法再入境。

担心中国政治渗透

数年前,澳洲的中国移民首次超过欧洲移民,普通话成为仅次于英语的第二大语言。澳洲媒体当时报道,甚至渲染过该国人口结构改变及面临的危险。2017年,澳洲媒体报道引述该国情报官员的话说,中国是对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务进行渗透最多的国家。

在南海争端和维护南海自由航行问题上,澳洲站在美国一边,许多人担心持中国和澳洲双重国籍的人士在南海冲突中会站在北京一边。英国《卫报》周二(9月10日)报道说,澳洲自由党议员廖婵娥拒绝明确批评中国,回避中国在南海的行为是否违法的问题。

图片版权 ABC
Image caption 在澳洲的冯崇义曾说,中国软实力增加甚至危及到他在澳大利亚的自由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并非所有的澳洲华人都亲北京,比如强烈批评中国的冯崇义博士。但是冯崇义曾在网上文说,中国的所谓软实力增加,甚至危及到他在澳大利亚的自由。他认为华人舆论容易受亲北京的中文媒体左右。

当时澳洲的孔子学院受到批评,说他们得到中国政府资助,为中国政府施加影响。许多澳洲学府表示要审视他们同孔子学院的关系,有的已经中断了同孔子学院的合作。

面临中国难题

BBC在悉尼的记者说,澳大利亚面对中国的影响力扩大,面临两难的选择。虽然澳大利亚试图从政治、经济、大学校园等多个层面解决中国影响的问题,但他们不知如何在不触怒澳洲华人以及中国这个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的前提下做到这一点。

最近在香港“反送中”抗议及其争议也波及澳大利亚。支持香港抗议和支持北京的民众在澳大利亚城市发生对峙引起争议。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外交官肯定留学生的爱国行为,但澳洲外长指中国政府妨碍澳洲的言论自由。

这次澳洲华裔议员廖婵娥引起的争议再次显示了澳洲政界对中国崛起对海外华人的影响力的担忧。但彭博社报道说,媒体的渲染报道也有“对华恐惧”之嫌,会对澳中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国研究学者简·戈莉(Jane Golley) 在报道中说,围绕廖婵娥的舆论争议开始有点仇外的意味,非常有可能进一步损害澳中关系,澳洲经济会因此受到损害,廖婵娥和澳洲华人社区的许多人会到伤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