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中屡成目标的港铁: 从国际“样本”到被封“党铁”

9月8日,中环地铁站外遭示威者纵火。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9月8日,中环地铁站外遭示威者纵火。

香港铁路公司(港铁)多年来是香港市民主要交通工具,其运载量大、准时率高,服务和线路设计成为不少其他国家参考的样本,在中国北京、深圳、上海、英国伦敦、瑞典和澳洲也拥有公共交通运输的专营权,可说是一间代表香港“走出国际”的重要公营企业。

然而,“反送中”抗议持续三个多月,地铁站屡屡成为了示威者针对的目标。抗议者发起“不合作运动”,阻止乘客支付车资,破坏地铁站的进出口验票闸机和站台玻璃,多次堵塞出入口,以及在地铁站外纵火,他们指控港铁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协助香港警方打压示威,他们讽刺“港铁”为中国共产党服务,成为“党铁”。

但港铁否认受到中国官媒言论的影响,严厉谴责示威者不负责任的行为,并形容目前遭到通车40年来最严峻的挑战。

港铁被卷入“反送中”争议

“反送中”抗议许多标志性画面也是发生在地铁站,港铁的应对措施备受争议。

  • 7月21日,香港元朗发生白衣人攻击乘客的事件,港铁在白衣人冲入月台后,相关控制中心要求乘客下车,有示威者质疑如果列车及时驶走,可以避免流血冲突;
  • 8月11日,警民冲突升级,警方追捕示威者期间,在太古和葵芳地铁站施放催泪弹,以及在太古站在近距离向在电梯的示威者发射胡椒弹,被指使用过份武力,但警方称是符合规定。

两次事件都引来批评,不单是示威者,也包括港铁员工。

数百名港铁员工实名联署,要求公司调查事件,并促请公司谴责警方影响铁路安全。联署声明指,“港铁过于配合及依赖警方,丧失自主调配车站与列车运作的权力,无肩负保障员工与乘客的安全,有政治不中立之嫌”。港铁没有正面回应港铁员工的联署投诉,只是称一直与员工保持紧密沟通。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8月11日,防暴警察被拍下在港铁太古站内近距离开枪,和在葵芳站内发射催泪弹的镜头。

中国官媒不满港铁协助示威者

示威者在多次抗议活动中,经常使用地铁往来不同的地点,进行“野猫式抗议”。

8月21日,元朗事件一个月,示威者聚集元朗站与警方爆发冲突,期间有人破坏港铁设施,港铁宣布元朗站关闭,并安排特别列车接载包括示威者在内的滞留乘客离开元朗站。

这一个决定触发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微博发出评论文章批评,指港铁“派专列护送,暴徒免费乘车,扬长而去”,质疑为何“黑衣人”能享受“礼遇”。

文章如此写道:“港铁似乎陷入了角色迷失,难道这是要跟‘暴徒’穿一条裤子?一旦纵容暴力,就是拿公共安全不当回事,就是对广大乘客不负责任,就是出卖公共利益。”

这篇文章出现后不久,港铁向法庭申请了临时禁制令,禁止有人做出干扰港铁运作的行为,在获警方批准的观塘游行举行前,以安全为由暂停附近多个地铁站,其做法引发民主派议员和示威者不满。在香港过往的大型群众抗议活动,港铁甚少关站。

8月31日,香港太子站发生了黑衣人与中年男子对骂,互相打斗的事件。当天,警察进入太子站执法,他们使用警棍和胡椒喷雾制服乘客,被示威者称为“元朗事件的警察版”。

香港警方强调,当时有示威者参与“暴力”违法行动和换装混在乘客当中,前线警员有能力判断谁是示威者,去采取拘捕行动。但现场目击者质疑,警方执法时波及普通乘客,质疑警方使用过份武力。

当晚,警方与港铁以禁制令为由,把记者赶离场,站内一段空白时间令谣言四起,有伤者延误超过两小时才得以送院,警方称是因为站外有示威者聚集,无法把伤者及时送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示威者要求港铁公开监控视频。

破坏升级

香港太子站事件触发示威者针对港铁的行动升级,示威者连续多天在太子站附近抗议,要求港铁公开监控录像,号召不买票坐地铁“跳闸”或是罢搭港铁向其施压。

激进示威者在9月连续三个星期日,大规模破坏多个地铁站,他们在车站内外涂鸦写上“党铁”等字眼,损毁站内的监控系统、售票机、入闸机、防火设施和站台玻璃等等,亦多次有示威者在地铁站外纵火。

据香港铁路统计,香港过半地铁站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多个地铁站一度要短暂关闭,损失及维修费估计涉及几千万港元。港铁称,有关损失不会是调整票价的考虑因素,并计划额外聘请人员,监察示威者“跳闸”不付费的行为。

港铁谴责“激进示威者”毁坏车站,感谢警方协助执法。针对太子站的争议,港铁公开部分监控画面截图,但以可能影响案件调查和乘客私隐为由,拒绝公开完整视频。香港政府多个部门以及港铁接连就太子站争议解话,但始终未完全释除公众疑虑。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示威者破坏地铁站。
图片版权 EPA

香港警方和建制派同样谴责示威者破坏港铁站,他们称示威者是“暴徒”,将武力升级,“破坏社会安宁”,强调无论有任何政治诉求,均不能将任何违法和暴力行为美化和合理化。香港建制派"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表示,港铁应该采取“积极措施”,在冲突发生时或之前关闭车站,避免示威者把港铁站变成“战场”,或者借港铁逃走。

温和民主派人士当中,也有声音表示,难以理解冲击港铁站和向政府争取“五大诉求”的关连性,但因为温和示威者不满政府迟迟不让步和警方执法问题,以及希望有关方面公开更多太子站的资料,所以并没有与激进示威者割席(切割)。

据香港学者李立峯、邓键一等人在8月18日香港民主团体联盟"民阵"所发起的和平集会作的调查,“反送中”抗议者中,74.7%接受示威者将“阻碍地铁运作”作为抗议方式。

图片版权 EPA

港铁受到批评

由一些抗议者组成的“民间记者会”发言人批评,港铁受中国媒体舆论影响,配合警方行动,是“出卖港人”的行为,并警告如果继续逃避面向公众,“不合作运动”将会升级。

该发言人说,“肆意封站和封线的企图,相信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明显是想阻碍市民上街以及减低游行集会的人数,并在活动后配合警方围捕行动。‘党铁卖港’是因,而闸机被破坏和跳闸行为是果,拆闸和跳闸都不是为节省车费,亦不是纯为发泄而去破坏,而是对‘党铁卖港’的强烈抗议。”

有观察人士认为,港铁事件和香港国泰航空的遭遇类似,同样是受到北京的施压。

香港公共专业联盟召集人黎广德指出,香港市民一向视港铁为公营事业,首要服务的是市民大众,但在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或港府施压下,港铁“变成国家机器的一部分”。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港铁被指协助警方对付示威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港铁被指协助警方对付示威者。

“港铁把自己变成政权的工具,听从警方指挥运作来决定开车或是关站,令港铁本身代表了警察和政府,自然成为针对对象。”

黎广德认为,市民对港铁的不满不单是来自“反送中”示威,而是近年以来,港铁在多个大型项目出现问题,对其管理失去信心。

例如港铁有份参与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项目,造价由原本669亿港元超支至884亿港元,原因包括“地质复杂”和“成本上升”等因素,引来批评。

另外一个昂贵项目则是连接香港沙田至中环的地铁“沙中线”,最新估算造价逾971亿港元,比原先的798亿超支两成。这项工程在香港爆发连串建筑丑闻,包括钢筋被剪短或移除,地下设施出现沉降等问题,但港铁没有即时向政府通报,引发安全隐忧。港府需要成立具法定权力的独立委员会,去调查这场建筑丑闻责任归属。

黎广德说,对比起港铁在这些项目带来数以百亿港元计的损失,示威者破坏港铁造成的数千万港元损失是“微不足道”。

“市民最反感的是港铁在几个大项目上的管理手法存在‘政治凌驾专业’,市民对工程管理没有信心,港铁在高铁跨境项目中是按照北京的意思去做规划,把工程压缩,令管理规划时间不足,造成很多失误。港铁丧失了专业性,成为政治服务工具,这是香港人累积的对港铁的最大不满,”他说。

图片版权 Reuters

香港铁路曾经是一个代表香港的主要品牌,其地铁的准时率达99.9%,运输服务是世界级别。《财富》杂志2017年,曾因为港铁的准时服务和低廉票价,把港铁评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企业的第33位。

但黎广德说,近年港铁发生班次延误、出轨事件,在香港市民眼中,服务质量水平下降,对原本的港铁,慢慢失去信心。

港铁近来事故

  • 2018年,港铁发生过12宗服务受阻超过31分钟以上的事故,被罚款2千万港元,其中一次出现四条地铁线故障,变相瘫痪了半个香港几小时。
  • 今年3月,港铁荃湾线中环站试用新信号系统时,出现40年来首次列车相撞事故,引发安全关注。
  • 今年7月25日,“反送中”示威者发起“不合作运动”时,港铁东铁线因为工程列车脱轨,而触发早上上班高峰期交通混乱,港铁被调侃成带头进行“不合作运动”。一些乘客亦对香港媒体说,“遇到示威者抗议,就当港铁坏车一天,没差别”。
  • 9月17日,港铁东铁线红磡站有列车出轨,5人受伤送院,当局正循多个方向调查,包括是否路轨有问题,或是有人向路轨扔物品导致事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