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快递飞行员在广州被扣留 会否影响中美关系?

联邦快递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一名美国联邦快递(FedEx)飞行员日前在中国广州被拘留,为敏感的中美关系增加一丝玄机。

联邦快递向BBC中文证实,该公司一名飞行员在广州被中国当局扣留,之后交保获释。联邦快递在一则声明中指出,事发前该飞行员将要搭乘一架客机,其行李中“被发现有一件物品”。

最早披露此事的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源指,这名飞行员名叫托德·霍恩(Todd Hohn),曾为美国空军飞行员。他于上周在广州搭乘国泰港龙客机前被发现行李中有非金属气枪弹丸,而中国当局声称他非法运输弹药,对此已开启刑事调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在例行记者会表示,已将此事通报给美国驻广州领事馆。

耿爽称,9月12日上午,广州白云机场海关在一美籍出境旅客行李中查获疑似气枪弹一盒共681发。该旅客为联邦快递飞行员。9月11日,他曾作为联邦快递货机副机长驾驶联邦快递货机从广州入境,12日拟乘坐航班由广州离境前往香港。广州白云机场海关以涉嫌走私武器弹药罪,已对该名旅客采取拘传、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联邦快递向BBC中文称,正在与有关当局一道“以更好了解相关事实”。

这起事件牵涉中美关系中的多个敏感元素。霍恩供职的联邦快递之前已在中美贸易战及华为事件进程中受到中方指责,而霍恩的美国背景也让人联想到去年中国在“孟晚舟事件”后扣押多名加拿大公民的做法。多名接受BBC采访的专家认为,不排除此事和中美摩擦有关。

霍恩被扣细节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霍恩在加入联邦快递前曾任美国空军军官,且2017年之前一直在俄克拉荷马阿尔特斯空军基地任职。

据报道,霍恩上周在联邦快递位于广州机场的运转中心完成运输任务后,在等待搭乘国泰港龙客机时被中国安全部门官员扣押,安全部门官员将他护送出候机贵宾室后对他进行问话,之后扣押了他的护照、手机及其他通讯设备。

中国人民大学海外国际安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朱江明认为,霍恩是否会被判刑取决于官方指控的“弹药”的真正数量。

朱江明向BBC中文表示,一般来说弹药零部件不能完全用作判刑的依据,除非藏有底火或者发射药等爆炸物,否则如果仅是子弹壳,可能会引来当局调查,但很少会因此定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如果存在通过交通工具移送枪支、弹药、爆炸物的运输行为,则会构成犯罪,刑罚从三年有期徒刑到死刑不等。

博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美国商会名誉主席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认为,尽管没有火药,但弹丸在中国法律中仍然被视作弹药,为禁止物品,而且气枪发射的弹丸可以造成严重伤害。“亚洲和世界很多国家都会制造子弹枪,他可能不知道携带这个是违法的,但仍应该提前查清楚中国在弹丸运输方面的法律,”吉莫曼告诉BBC中文。

中美贸易战中的联邦快递

图片版权 Reuters

此前联邦快递已在中美贸易纠纷中多次成为焦点。

今年早些时间,联邦快递被指认多次将寄往华为亚洲办公室的信件送至其他地点,包括两次把应送往中国办公室的包裹寄往美国,之后又因为美国政府禁令退回一个英国杂志寄出的含有华为手机的包裹。

在贸易纠纷中,美国商务部禁止多家中资企业购买美国敏感技术,并颁布规定在实质上禁止美国企业与华为进行生意往来。

联邦快递曾对寄错包裹道歉,还表示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特朗普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

联邦快递目前在中国面临多项调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曾表示,联邦快递可能会被中国政府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认为,很难排除中国大陆用霍恩事件作为报复美国政府或联邦快递的可能性。

“很遗憾,两个大国有矛盾的时候总会涉及很多老百姓作为人质和谈判的筹码,”他告诉BBC中文。“这也可能跟加拿大华为事件(是一个道理),对于国内一些官员来说,可能想找一个联邦快递的雇员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吉莫曼表示,这起事件让人担忧,对贸易战和即将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来说,这也不是积极进展。“中国绝对有权执行海关方面的法律法规,但在这个敏感时期,这起拘捕事件让贸易谈判代表们面临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他说。

加拿大政府于2018年基于美加引渡应美国当局请求扣押在加过境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发中国官方强烈批评。中国之后扣押三名加拿大公民,其中两人面临间谍罪指控,另一人涉嫌毒品犯罪。

中国安检与国泰风波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环球时报》社评指责国泰对上千员工参与罢工示威等“恶劣表现”“轻描淡写”。

中国当局没有披露更多与霍恩事件有关的细节,而外界对事件缘由也有诸多推测。

一种说法是这可能与中国最近日益加强的边境管制有关。香港示威已持续超过百天,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靠近香港的内地城市海关口岸,海关边检人员会对过关人员进行随机检查,并查看他们的通讯设备、社交媒体及照片记录等。

而最近又临近中共建政70周年纪念日,中国政府计划将在10月1日在北京举行盛大庆祝仪式,中国各地安保展开了最高戒备。

朱江明认为,霍恩可能是在当前中国安检敏感的时期发生的“单一事件”。“他又不是孟晚舟,没有那么重要,”他说。“在现在这个时间,机场可能都会比较紧张,查的比较严,而且实际上他们可能就是照章办事,不会思考什么问题。”

“还有包括扣押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是什么,这也可能会有影响,”朱江明补充道。

除此之外,霍恩返港时计划搭乘的国泰港龙公司的母公司国泰航空最近也身处多事之秋。香港示威期间,中国民航局称国泰存在“重大航空安全风险”下令整改,其中要求将“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过激行为的人员”停职。国泰后将两名分别被起诉暴动罪和被指不当使用企业信息的飞行员撤职,另有两名雇员被解雇,且包括行政总裁在内的多名高管辞职。香港民主派批评中国当局此举意在香港散播“白色恐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