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舆论操纵成全球问题,中国影响不可忽略

社交媒体

英国有研究说,在社交媒体上操纵影响选民现在成了全球性的问题。自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试图通过操控舆论介入美国2006年总统选举后,操控社交媒体在选举期间介入公共对话就成为受关注话题。

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持续数月,其间一直伴随着激烈的对立舆论和指责,中国通过社交媒体做宣传也受到境外媒体关注。这次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发表研究报告后,许多媒体把报道标题写成:中国成为操纵信息的超级大国。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研究认为,自2017年以来遍布70多个国家的有组织的操纵社交媒体活动增加了一倍。中国成为社交媒体上进行宣传的主要角色。

操纵网络信息影响舆论

支持自由传播信息的人士认为,信息自由能增加个体公民的力量并且促进民主理想,因此他们反对私人拥有左右大众的传媒,反对媒体管制。按照这种看法,媒体所有结构集中不利于民主发展。美国许多媒体学者主张减少大公司对大众传媒的主宰,因为那样危及到思想信息流动的竞争。

但通过电脑互动的社交媒体极大地改变了媒体集中传播信息的方式,令信息扩散达到空前的程度,在互动性和频繁性方面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纸媒和广播媒体,也改变了人群和选民互动的方式。

因此社交媒体在民主国家的选举和争取选票过程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该报告说,在45个民主国家里,政客和政党都在利用电脑宣传工具取得虚假的支持者,散布操控的信息,增加选民支持。在26个专制国家,政府利用电脑宣传手段控制信息,压制公众舆论,诋毁批评,窒息政治反对派。

Image caption 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试图通过操控舆论介入美国2006年总统选举

针对这种情况,社交媒体推特已经关闭了成千上万的传播虚假消息和支持政府信息的账号,这些帐号来自包括阿联酋,中国,西班牙,卡塔尔,也门,西班牙,厄瓜多尔等许多国家。许多不实帐号讨论香港抗议,有的支持沙特。

报告认为,70多个国家存在网络散布虚假信息的现象,原因是政客需要宣传帮助赢得公众支持。

对社交媒体大国担忧

目前中国有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用户群体,而且随着移动网络设施快速发展,中国社交网络和用户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中国在社交网络舆论的作用特别受到关注。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报告说,香港的抗议成了中国全球社交媒体操控活动的催化剂,他们把“支持民主的人士”说成遭到“民众反对的暴力激进者”。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主任霍华德教授(Philip Howard)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信息操控的超级大国,并在不同的平台上展示力量,针对西方选民,影响他们的看法。

霍华德说,“俄罗斯在利用社交媒体操控公众舆论方面一直最具独创,而且持之以恒,但是多年来他们针对许多国家这样做”,“中国有这方面的能力,但只在最近他们才和俄罗斯政府一样努力。”

他说,现在了解了中国的能力后,他最大的担心就是中国可能会开始介入民主国家中的选举交流,例如英国的大选,美国明年的选举,以及加拿大一个月后的选举。俄罗斯和中国可能利用社交媒体介入公众舆论对话。

加剧政治观点碰撞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目前中国有世界最大的社交媒体用户群体,中国被指为操控信息的全球大国

研究人员认为,网络信息误导真正的问题可能严重得多,因为社交媒体往往不够开放,年轻人往往使用更新的,更封闭的平台,诸如Snapchat,抖音(TikTok)和Instagram等。

报告的主要作者布拉德肖女士(Samantha Bradshaw)说,数字化时代的社交网络技术以其便利,算法,自动生成系统和大数据等优势,极大地改变了信息传播的规模,范围,和精准度。

在另外一项研究中,多伦多大学的哈亚特博士(Tsahi Hayat)通过对美国选举中社交媒体的观察,认为社交媒体的算法可能会按照用户的喜好过滤和显示新闻结果,这样有可能加剧了固定政治看法,向偏执方向发展的趋势。

布拉德肖认为,虽然社交媒体曾经被赞为推动自由民主的力量,但是社交媒体也因为放大误导信息,引发暴力,破坏人们对媒体和民主机构的信任而受到质疑。

报告指出,社交媒体操纵现象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政党都在别有用心地利用社交媒体的算法,自动系统和大数据,在很大规模上操纵公众舆论,这对民主制度构成很大威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