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者的“装修”和人人自危的“亲中”企业

香港示威者从针对立法会、政府建筑、警署、地铁,转移目标到企业身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者从针对立法会、政府建筑、警署、地铁,转移目标到企业身上。

香港“反送中”抗议暴力升级,示威者从破坏政府部门、立法会与警署,转移到破坏地铁站、银行、食肆和店铺,“吉野家”、“星巴克”、“元气寿司”、“一芳水果茶”等耳熟能详的品牌,成为抗议者针对的对象。

抗议者把此等行为称作“装修”,声称是“具目标性”地“表达诉求”,与这些店的经营者的撑警和反示威者相关言论有关,抑或是被指控与“福建帮”相关。

但抗议者的这种做法招来不少批评声,有时波及可能无辜的店铺,令香港市民日常生活受到影响。香港警方批评,所谓的“装修”和“装饰”只是对破坏店铺行为的美化,“纯粹的破坏和发泄”。香港政府、亲建制派人士对暴力行动予以严厉谴责,认为“任何诉求也不能诉诸暴力”。

但同情或支持示威的一方没有出现明显的“割席(切割)”,但也颇有微词,认为要检讨破坏规模以及重新评估对市民造成的不便。

重灾区 ── “亲中”食肆

美心集团是香港其中一个最大的饮食集团,在香港经营多家酒楼、快餐店、面包西饼店,也是“星巴克”、“元气寿司”、“东海堂”面包店在香港的特许经营商。

9月10日,该集团创办人长女伍淑清与另一香港著名女商人何超琼,以香港妇女联合协进会的身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强调一少撮激进示威者,正使用“系统性和充满算计的暴力行为,这是香港人不能容忍的行为,他们不代表全港750万人。两人指责示威者伤害警察、丑化警队引发公众仇恨,强调警察只是执法和维持秩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星巴克受灾,成为不少国际媒体关注的对象。

此言论一出,美心集团便成为示威者发泄的目标,示威者起初发起“罢食”及不合作运动,在相关食肆外高叫口号,并不断领取轮候号码,到后来示威者暴力升级,变成打砸其下的食肆门店。

美心集团9月24日发声明,强调伍淑清并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位,无参与任何管理。伍淑清接受中国媒体访问时也称自己与美心经营与管理无直接关系,但明白自己言论无可避免令美心集团受到影响。

她批评,香港媒体没有报道一般老百姓的心声,令香港人不敢抛头露面,“有苦说不出口”。

日本连锁快餐店“吉野家”也被视为撑警和支持政府而多次成为冲击的目标。争议起因源自7月的社交媒体“脸书”广告,“吉野家”香港脸书专页刊登了“不准叫我狮子狗”,香港称呼“竹轮”(一款吉野家在卖的鱼肉卷)为“狮子狗”。当时,香港示威者把在贴满抗议标语“连侬墙”撕纸条的警察称作“撕纸狗”,“撕纸狗”的广东话与“狮子狗”同音。

这则广告被指“辱警”,在港特许经营“吉野家”的香港合兴集团总裁洪明基对此表示愤怒,指会与外包广告公司解约及解雇相关员工。洪明基强调自己参加过撑警大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

事后有关帖文被删除,“吉野家”香港脸书专页发表了道歉帖文,称“小编由始至终都齐齐整整”,之后至今,脸书没有更新。

BBC中文无法核实“吉野家”有否解雇相关员工及广告公司。

与“福建帮”有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优品360表示,与福建黑帮无关。

在8月香港抗议升级期间,有许多福建人聚居的北角,多次出现“白衣人、红衣人”与黑衣示威者发生冲突的画面,部分人士会身穿写上“福建人”的衣服。

示威者认为,号召攻击他们的人是与黑社会有关连的“福建帮”,“福建帮”一字一度登上中国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榜,中国声称,要号召福建乡亲到香港支持“福建帮”,但这些讯息后来被下架。

香港连锁零食销售商“优品360”的董事会主席林子峰是祖籍福建的香港商人,是香港福建社团联会终身荣誉主席以及香港福建“希望工程基金会”董事。

有关店铺因而成为示威者目标,多次被大肆破坏。集团在10月2日发表声明,强调集团与管理层与“福建黑帮”及“黑社会”无关,这些均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指控”,主席和管理层只是“普通生意人”,希望市民理性表达诉求。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荃湾二坡坊的联发麻雀馆(麻将馆)亦多次被破坏。

位于香港荃湾二陂坊的联发麻雀馆(麻将馆)亦多次被破坏。二陂坊同样是福建籍香港人聚集的地方。荃湾8月5日发生了一宗黑衣青年被砍的事件,有指控称与麻雀馆及“福建帮”有关。

在发生多次被破坏的事件后,麻雀馆在门口发表声明,称公司持牌人和股东中没有任何福建人,并没有参与包括8月5日被指斩人事件在内的任何袭击事件,并认同“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老板张先生对香港媒体说,麻雀馆一段时间不能开业,损失数以十万港元计算。对于有网民声称当日看到一名蓝衣刀手由麻雀馆步出,他翻看闭路电视片段,相信蓝衣人只是一名担任杂务的男职员,并非刀手。

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荃湾区区议员对BBC中文表示,没有任何具体证据显示麻雀馆和“福建帮”或“斩人事件”有关,大多只是“网上传言”。

荃湾区民主派区议员谭凯邦对BBC中文表示,据街坊所言,这所麻雀馆与“福建帮”无关。

对于示威者可能选错目标,谭凯邦表示,“这些只是死物”,要责怪那个无法解决问题,不回应群众诉求的政府。

香港警方批评,网上有人以“装修”和“装饰”为名,美化对店铺所进行的破坏行为,批评所谓的“装修”和“装饰”都只是“纯粹的破坏和发泄”。警方指,有关行为不单止扰乱社会经济和秩序、影响市民生活,更加伤及无辜,呼吁示威者停止所有暴力行为。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联发麻雀馆称损失数以十万港元计算,一段时间不能开业。

被“装修”误伤的商家

台湾手调饮品品牌“一芳水果茶”在8月5日香港抗议者发起“罢工”期间,在大陆社交媒体微博上发文表态,支持“一国两制”和谴责香港罢工,但其在香港的一些分店却响应号召罢市。

“一芳”香港总代理负责人刘心晖专门为此开了脸书专页回应,称“一芳”是“被大陆代理摆上台”,个人很支持今次运动,旗下分店曾响应罢工,并在6、7月的反送中游行时派水和冬瓜茶。

“并不是说要求大家因为我的政治倾向来光顾,只是不想被误解,”他在脸书说,“我们虽然是受害者,但是我相信香港在这个时候需要团结,不是分化。”

他发表回应后,有示威者帮助清洁“一芳”的铁闸。

有示威者曾在香港北区的上水抗议,并在药房和化妆品店外喷上涂鸦,批评这些店“为大陆的水货客服务”。

位于该处的“李华记”粮油杂货店当天,10月1日国庆日并没有开门做生意,但有示威者试图破坏其监控镜头。

负责人李先生对香港网媒《香港01》说,其妹妹知道店铺被盯上时立刻开门向示威者解释自家是做街坊生意的杂货店,之后示威者不断道歉,接连放下约1千多港币作赔偿。

李先生称,这只是“很小事”,认为过去上水的“水货客问题严重”,他个人支持示威,认为抗议持续是因为“政府解决不到问题”。

示威者试过打错目标,破坏一名来自民主派组织的社区主任的办公室,他们在墙上喷上道歉。

中港政治风波中的企业

除了上述企业,多间中资银行、中国企业、 亲建制的议员办事处成为明显的目标。

中国银行、中国旅行社、 华为体验店、大陆智能硬件制造商小米在香港的分店都被大肆破坏。

香港金融管理局表示,全港三千多部柜员机有一成无法正常运作。香港中资银行协会同样发声明谴责。

香港小型商会、多家受影响的中资银行及连锁企业,并没有以单一企业名义对破坏发出谴责声明。

香港四大商会在国庆后分别发表声明,谴责暴力和破坏行为。他们的声明称,数以千计商店因安全风险被逼停业,商户和食肆被“极端激进人士”攻击和大肆破坏,损害香港的国际声誉。

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小型商会负责人对BBC中文表示,企业最多只可以发出“祈求各界和平理性”的声明,他们担心如果谴责示威者,会被标签成“亲中”店铺,继而成为被砸的目标。

“他们不像是在表达诉求,更像是无理发泄,”负责人说。

香港最大建制派政党民建联指出,有关行为是“暴动”,“暴徙极端暴力行为无法无天,要将香港推向深渊”,形容社会陷入“黑色恐怖力量阴霾”,呼吁市民“跟暴力割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小米分店被捣乱。

对于示威者选择目标的方式可能会出错,香港民主派团体“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对BBC中文表示,“我不会完全说没有过火的地方……不希望见到这些事情发生”,但他强调,示威者有“内部调整机制”,网上目前已讨论“装修”行为的合理性,是否应该继续去做,以及讨论美心集团或地铁是否应该继续成为目标,示威者出错会道歉或尝试补救。

企业也不能轻易表达对香港的支持,因为有机会会触怒中国。例如国泰航空公司事件,怀疑因为有员工发表支持“反送中”言论以及参与抗议活动,而触发中国民航局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的命令,事件导致多名国泰员工因政治立场而被革职以及高层离职。

近日,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NBA)因为休斯敦火箭(Houston Rockets,侯斯顿火箭)球队总经理达雷尔·莫雷(Daryl Morey)的推特事件,令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CTV)、腾讯(Tencent)停播赛事。苹果公司以软件可能被用作非法用途为由,把一款标记警察部署的地图软件下架,但遭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批评是屈服于中国的压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金融管理局表示,全港三千多部柜员机有一成无法正常运作。

国际风险管理公司品克顿(Pinkerton)亚洲区域副主席格兰特‧斯特拉德威克(Grant Strudwick)对BBC中文表示,企业高层发表任何可能被视为选边站队的言论,均会对品牌带来坏的影响,发表意见时应保持中立,以及尊重目前运作的“一国两制”。

他认为,示威者诉求虽然不变,但其行动变得更难以预测,目前的抗议活动已令部分外国员工担心并拒绝来港工作,企业增加了应对的成本,以及要处理中港两地员工的矛盾,这对外国企业在亚洲设立营运基地的长远计划会有所影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