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炮车误射事件后受关注的印度裔香港人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到九龙清真寺,就警方水炮车的行动向当地穆斯林团体致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到九龙清真寺,就警方水炮车的行动向当地穆斯林团体致歉。

香港因《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示威浪潮持续,警方周日(10月20日)在九龙区处理示威时,使用水炮车向九龙清真寺外的十多名市民和记者喷射颜色水,部份水剂更喷进清真寺范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第二天随即到清真寺拜访回教领袖致歉。

但争议仍然未有平息,在现场被水炮车射中的记者和途人当中,包括香港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Mohan Chugani)。他之后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透露,林郑月娥和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先后给他打电话致歉,但毛汉仍然批评警方的做法“过份”,坚持就事件向警方作出正式投诉。

香港警方过去多个月处理示威浪潮时态度强硬,多次反驳警方涉嫌滥用武力的指控。但回应毛汉的不满时就主动致歉,令外界的焦点集中在印度裔居民这个占香港人口不足1%的群体。

香港的人口主要是华裔居民,其余人口主要是菲律宾和印尼裔居民。香港政府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显示,香港只有约36,000多名印度裔居民,但他们对香港的发展影响很大。

清政府1842年把香港岛割让给英国后,就开始有印度人移居香港。他们大多由港英政府从印度招聘,加入香港警队和当时驻守香港的英军,当中也不乏商人,其中最著名的包括律敦治(Jehangir Hormusjee Ruttonjee)、么地(Hormusjee Naorojee Mody)等。律敦治医院、么地道等香港著名地标都以他们 的名字命名。

香港和印度当时都是英国殖民地。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高马可(John Carroll)在《香港简史》(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一书形容, 两地贸易关系十分密切,主要货品是棉花和鸦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律敦治在香港筹备兴建律敦治疗养院,之后再兴建律敦治医院,是香港其中一家主要的医务设施。

除了贸易,许多知名香港机构和公司背后都有印度人的踪影。其中,么地曾经捐款协助成立香港大学,也成立提供横渡维多利亚港渡轮服务的天星小轮公司。

房地产国际中介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2017年的资料显示,印度社群拥有的房产数量主要集中在尖沙嘴,这个区也是香港少数族群聚居的地方。

印度裔社群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继续在政治和商业界别扮演重要角色。拥有印度血统的夏佳理(Ronald Arculli)曾经担任香港政府行政会议召集人,也获委任为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

香港主要人口是華人

擁有亞洲其他民族血統的居民約佔總人口7%

資料來源:香港中期人口統計(2016年)

在《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中多次发声的香港总商会,它的主席夏雅朗(Aron Harilela)也是印度移民的后代。

除了政界和商界,香港演艺圈也不乏印度裔居民的身影,其中比较知名的包括艺名“乔宝宝”的香港演员乔保罗(Gill Mohinderpaul Singh)、脱口秀演员“阿V”(Vivek Mahbubani)等。

毛汉在周日被警方水炮车射中后,香港媒体发现他曾经出席建制派组织7月举办的“守护香港”集会,期间上台发言,希望香港尽快回复和平。而毛汉的弟弟褚简宁(Michael Chugani)是香港著名的传媒人,在香港无线电视主持专访节目。

翻查资料,毛汉所属的印度协会去年8月举行印度独立日纪念酒会,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都有出席。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少数族群市民周日的游行期间,在重庆大厦大门向参加游行途经的人士派发瓶装水。

刻板印象

印度裔香港人在社会扮演不同重要角色,许多调查却显示一般华裔居民却对他们,以致其他在香港的少数族裔一样欠缺认识。

香港没有新加坡一样强制要求各个种族必须混居的政策。香港政府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的数字显示,大部份来自南亚地区的少数族裔居民聚居在尖沙嘴、九龙城和元朗等区域。

香港一个年青组织2016年的调查发现,超过一半受访者从未与香港印度裔居民等少数族裔接触。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浪潮中的少数族裔:我们都是香港人

近年许多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的公民,以游客身份到达香港后申请难民资格,滞留香港期间因为无法合法工作,经常成为犯罪团伙的招揽对象。香港媒体经常大篇幅报道这些难民申请、以至在香港犯案的新闻,令当地华裔居民对这些种族的印象更差。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去年7月在一个委员会上提议,政府应该修改目前香港家庭从印尼、菲律宝等地聘请家务助理的政策,优先聘请香港的少数族群人士出任这些工作。建议被少数族裔代表批评将香港人“一分为二”,带种族歧见。

何君尧之后补充说自己绝非贬低任何族裔,但香港媒体评论质疑为什么他故意针对这些族群提供这种低下阶层工作,形容何君尧的做法把香港华裔居民对少数族裔的“刻板印象固化”,加深对少数族裔的歧见。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