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志的军旅生活:“我是同性恋,也是军人”

一名出柜的台湾同志军人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名出柜的台湾同志军人。

一名“出柜”的台湾同性恋军人,向BBC中文披露性倾向如何影响军旅生活,以及如何在被指充满歧视及嘲讽的军营中发展出一套“生存之道”。

10月26日,在台北举行同志游行的同一天,台湾还有一场空军集体婚礼,因首次有身着军服的同志伴侣参加而备受瞩目。不过就在婚礼的前一周,这对同性恋新人因不敌外界压力而选择退出。更早前,则有另外两对海军同志新人也取消报名。

BBC中文曾与退出集体婚礼的空军同志新人取得联系,他表示感谢外界祝福,但因不愿曝光身份而婉拒采访。

台湾的同性恋军人

今年5月17日台湾同志婚姻合法化象征同志权利的进步,然而在相对封闭的军中,因为军人包袱、同侪及社会压力等因素,同志身份似乎仍是禁忌话题。

台湾军人联合婚礼原有两对海军及一对空军的同性新人报名参加,却纷纷因外界压力而选择退出。

据媒体报导,同志军人参加集体婚礼的消息传出后,虽然有许多人对官兵表示祝福,但也有人在社交媒体批评军人,称“同婚法是台湾民主之耻”,甚至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歧视语言不断。因为不堪其扰,同志军人评估后决定退出。

一名出柜的李姓职业军人,军中资历已有五年,目前是士官阶级,因为担心影响同袍及长官,而选择匿名受访,对BBC中文披露出柜后的军旅生活,试图拼凑出男同志在军中的生活面貌。

他对BBC中文表示,过去几年,同婚专法使同志议题在社会的讨论度大幅增加,因此反对同性恋的人在军中也不太敢表态。但是,时不时仍会因为它的同志身份及阴柔特质,而被嘲讽“娘娘腔”。

今年28岁的李姓军人早已习惯被笑“娘”。他说:“国高中时就常被骂娘炮,会很难过。但我知道越表现出难过的样子,他们越觉得你好欺负,所以为了不服输,我就会在体能上锻炼自己。”

他讲述了自己如何在男性为群体的的军营中自我保护和免被欺负的作法。“我跑步跑得比他们快,若被嘲讽就不能后退,反而要直接面对。”

身形高瘦的李姓军人向BBC中文表示,曾有刚入伍当兵的学弟,会因为他的同志身份而与同袍窃窃私语,“那感受很不好,但我会故意走近他们,他们就会停止。”他强调,你要表现出很强势的样子,他们就会怕了。

李姓士官描述军营有如社会缩影,营区也有为数不少因宗教信仰或本身价值观而反对同性恋的同事。

他自认幸运,在一连约80名军人中,作为唯一的出柜同志,从来没有在身体上被欺负,反而和同袍相处融洽,人缘极佳。他说:“他们不会让我搬太重的东西,对我很好。”

从军前,他也曾担心洗澡时必须坦诚相见,可能会被开玩笑,但后来发现很多异性恋者也会害羞、担心,所以彼此都非常礼貌,后来洗澡也就只是日常的一部分。他还说,台湾军营的浴室现在都有隔间,开放式澡堂已非常少见。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姓士官描述军营有如社会缩影,营区也有为数不少因宗教信仰或本身价值观而反对同性恋的同事。

仍是军中禁忌?

李姓士官是军队中少数出柜的同志,更多同志会因各种原因选择隐满性倾向。他说:“有些营区可以感受从日常聊天中,听到对同志的批评,感受同袍对同志的敌意,担心异样眼神,因此不敢出柜。”

他并举例,曾有在外岛(非台湾本岛)当军人的朋友被骂“娘娘腔”,因为个性很直接而和另一人互骂,后来就被惩处。

已卸下军人身份的前士官郑郁颖向BBC中文透露,许多军人不敢出柜,因为军中较资深的长官仍非常保守,会认为同志行为没有纪律、不守规矩,部分同志军人可能担心长官的眼光而不敢表明同志身份。

她曾听到士官长向一名出柜的同志军人说,“我不讨厌同性恋,但不要被我被我看到(同性恋行为)。”也曾听到女性特质较强烈的军人会被笑:“怎么力气跟女生一样小?”

郑郁颖说,通常出柜的军人很容易成为众人焦点,或成为遭起哄的对象。不过,李姓军人强调,台湾军中的申诉管道比过去完善,长官或同袍若排斥同性恋也不太敢直接说来出来,或对他们说出歧视语言,因为他们担心可能遭到投诉。

已离开军队的郑郁颖认为,去年台湾同志婚姻公民投票已促进军中同仁彼此讨论同志议题。她表示:“现在年轻人对不同性倾向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因为很多军人入伍前,可能身边都有同性恋的朋友。”

事实上,台湾军中有进行有关性别平等的教育课程,2017年台湾国防部更首度在军中播放同志短剧《彩虹》,一度引发“反同”团体的批评。

李姓军人说,有时营区会请有宗教背景的讲师,教授性别平等教育,“虽然没有明讲同性恋不好,但会特别强调家庭伦理的重要性等等。”作为同志的他,会觉得不太舒服。

郑郁颖说,她相信在军中适度推动的同志教育,可以帮助军人认识不同性倾向的人。

过去,台湾国防部曾经订明同性恋者不能当宪兵,2001年遭到同志团体抗议,隔年5月才取消该项规定。时任台湾国防部长汤曜明当时向媒体表示,过去有此限制,是为了“维护非同性恋者的安全”。

放眼世界,各国军队对同性恋的规定都有所不同,像是韩国《军刑法》就规定,军人间的“肛交及其他不雅行为”可被判处最高两年徒刑。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今年三月曾发表声明表示:“韩国的国内法应透过军中同性恋行为除罪化,来履行自身的国际人权义务”。

美国军队则曾于1994年至2010年,针对军队同性恋者实行“不问不说”(Don't Ask, Don't Tell)的政策。不过,美国政府在2011年废除该政策,终结出柜同性恋者不得从军的禁令。

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终止‘不问不说’政策,成千上万爱国的美国人将不会被迫离开军队,成千上万美国人将不再为了替心爱的国家服务而活在谎言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