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龙象之争:中国-尼泊尔跨喜玛拉雅铁路

西藏铁路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计划中的尼泊尔-中国跨越喜马拉雅山的铁路大部分在中国境内

最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问了印度和尼泊尔,中国媒体报道说习近平的访问为南亚睦邻关系营造新平台。据信访问有助于北京促进同南亚的交通联系和贸易。

不过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存在悬而未决的边界领土纠纷,是潜在的竞争对手。随着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向南亚延伸,尼泊尔现在似乎成了中印两国扩大地区影响的必争之地。

今年4月中国正式宣布把尼泊尔-中国穿越喜马拉雅山铁路网包括进在北京举行的第二个“一带一路”论坛议题中。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访问尼泊尔可能进一步推动该铁路项目,令一直受制于印度的尼泊尔有更多的选择。

尼泊尔作家布达托基(Arun Budhathoki) 说,尽管“一带一路”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质疑,但是它可能成为陆地封闭国家尼泊尔重要的生命线。他希望中国计划修建的穿越喜马拉雅山铁路能促进尼泊尔经济,并且能够平衡印度的经济影响。

尼泊尔受制于印度

尼泊尔希望既能在中印两大邻国之间保持平衡,不得罪任何一方,有能从“一带一路”中获益。据尼泊尔《坎提普尔报》报道,尼泊尔总理夏尔马·奥利澄清说,同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并非军事性质或政治性质,而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联合,是侧重于教育,健康和经济方面的合作。

夏尔马·奥利还说,尼泊尔同印度的关系也将是战略伙伴关系,尼泊尔希望以平等地位与中国和印度建立三边关系。他说尼泊尔在“主权平等”的基础上与印度和中国的关系。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0月中访问尼泊尔与尼泊尔总理夏尔马·奥利会谈。尼泊尔媒体说习近平的访问是“历史性的访问”,期待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

但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尼泊尔共产党把“一带一路”看作是该国的地缘政治机遇,许多人希望新铁路为尼泊尔提供新的选项,让尼泊尔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主权不受侵犯。

布达托基在《外交政策》杂志撰文说,2015年,印度在没有正式宣布的情况下就对尼泊尔实施了5个月的经济封锁,试图在马德西民族问题上对加德满都的官员施加压力,影响该国经济。

文章引用世界银行的数字说,制裁导致尼泊尔的GDP下降3%,贫困增加8%,通胀超过12%,还造成食品和药品短缺,数百人因此丧生。

现有的通往尼泊尔的铁路受到印度控制,此外印度还有其他手段能对尼泊尔施压。1975年,当时的尼泊尔国王建议该国成为“和平区”,但是受到印度反对。印度担心尼泊尔与北京关系过密,于是在1989年印度对尼泊尔实施长达13个月的经济封锁。

另外印度经常被指侵占尼泊尔的土地,令尼泊尔对其与印度的开放边界不满。

中尼铁路影响深远

现在尼泊尔希望通过修建铁路成为中国和印度之间的交通纽带,并从联系两大邻国的铁路中获益。支持同中国发展关系的尼泊尔人认为,除铁路外,接近中国能让尼泊尔减少对印度的经济依赖,而且能够促进尼泊尔的旅游和国际贸易。

将来尼泊尔如果再受到印度封锁,尼泊尔就可能使用中国的陆港和海港。尼泊尔作者布达托基认为,修建中尼铁路有可能改变中印关系局面,中印两大经济体通过尼泊尔的铁路联系能够为双方和整个南亚地区释放更多发展空间。

因此许多人把中国看作尼泊尔潜在的地缘政治外援,布达托基认为夏尔马·奥利也因此获得选举胜利,他赞同获得中国援助是其竞选的主要内容。

而中尼新铁路被看作是中国向尼泊尔援助的重要部分。中国计划把西藏拉萨,通过日喀则和吉隆同尼泊尔的拉苏瓦,首都加德满都,和南部的佛教圣地蓝毗尼,加德满都西边的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相连接。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1962年中印发生边界战争,至今两国领土争端悬而未决。尼中铁路连接将使尼泊尔成为连接中印的铁路枢纽。

尼泊尔评论员阿德希哈里说,直到不久前尼泊尔-印度铁路一直取得进展。印度希望把印度到尼泊尔东南部城市贾纳克布尔 1930年代修建的旧铁路进行翻修,但今年3月尼泊尔基础设施与交通部长马哈塞特(Raghubir Mahaseth)说,要求这段铁路使用和中国一样的标准轨,令印度的铁路外交受挫。

一带一路与债务争议

尼泊尔基础设施与交通部长马哈塞特在加德满都对《外交政策》记者说,尼泊尔有能力自己修建铁路。但是反对党的成员,基建专家阿查日亚则指出,尼泊尔山地崎岖,交通落后,修建铁路的挑战很大。虽然铁路好处很多,但是“缺乏技术经验和投资是最大的制约因素”。

报道说,计划两年建成穿越喜马拉雅山的中尼铁路预计耗资3.12亿美元,而吉隆-加德满都铁路耗资约27.5亿美元,加德满都-博卡拉铁路耗资约28亿美元。与此同时,尼泊尔计划修建的590英里的东西铁路也要耗资70亿美元。

分析人士担心尼泊尔这个GDP仅为310亿美元的国家无力承担北部铁路建设,因此将不得不过度依赖中国贷款。但尼泊尔资深记者加彦德拉说,尼泊尔期望从亚洲投资银行取得低息贷款修建北部铁路,这样尼泊尔才能偿还贷款。

中国的“一带一路”基建计划被许多人比作中国的“马歇尔计划”,被认为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和转型,降低国际贸易成本,因此受到世界许多国家的欢迎。但中国也被指利用“一带一路”扩大政治影响,并且令许多国家过度借贷陷入所谓的债务陷阱。

不过今年4月《纽约时报》刊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黛蓉教授(Deborah Brautigam)的文章,她在文章中说,关于“一带一路”中国政府通过银行过度放贷已取得战略利益的说法缺乏数据证明。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