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量子波动速读” 折射出父母望子成龙的焦虑

中国合肥开设“刷脸”书店,图为在其中读书的小女孩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翻书”等同于“看书”吗?速读能保证理解吗?

一目十行,过目成诵是莘莘学子都想拥有的本领。“量子波动速读”近期在中国网络走红,相关培训机构宣称能让学生十分钟内阅读完十万字,并准确复述80%以上内容,如此“神功”让不少中国家长和学生趋之若鹜。事件引起社会热议。许多网友质疑该课程是伪科学骗局,随后有地方教育监管机构明文喊停该类培训,并展开调查。

事件源于一段号称为北京某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网络视频,当中一排排学生快速翻阅手中的书本如同扑克牌洗牌,旁边还有老师现场监督。据称,这就是量子波动速读法,只需高速翻书,就能“直接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高速获取信息”。有培训机构老师在视频采访中,解释课程原理为“物理学的量子纠缠和光的波粒二象性”,结果忍不住自己都笑了。

据中国多家媒体调查,北京、深圳、广州、杭州等地都有类似机构,此类培训价格不菲,一期课程动辄几万元人民币。据“封面新闻”采访成都某量子波动速读培训班负责人,“整个成都量子波动速读法价格在3万元至6万元之间,贵一点可达到10来万元。”

深圳市教育局本月初发文禁止中小学生参加“量子波动速读”培训,指相关宣传内容涉嫌违法,表示正在调查涉嫌违规的培训机构,并要求中小学校劝导学生家长切勿听信此类误导宣传。

BBC中文采访学生家长与教育专家,分析有违科学规律的培训宣传如何得以招摇过市。专家指出,公民科学素养较低,家长望子成龙的焦虑情绪,监管不足以及教育评价标准单一等因素,让此类培训有可乘之机。

家长的“智商税”

“量子波动速读”引发网友群嘲:“遇事不决, 量子力学”,意思是解释不清的事情就用量子力学来蒙混过关。许多网友还调侃报名参加培训的家长都交了“智商税”。

在广州从事英语培训工作的周女士说当她从新闻上了解到“量子波动速度班”时,她觉得很荒唐,称其为“翻书凉快凉快班”。她还在自己的英语课上和学生实验了一下这种速读方法,结果被书本的油墨味呛到了。

“现在阅读可难了,(只)有速度不行啊,”她说。“我儿子一个星期看完了哈利波特全集,当时我还得意过。后来才知道,没读懂啊,就当个故事读了。 他不能理解。阅读还是要精读,要培养思想。”

不过,周女士也表示,能够理解有些家长没想明白就跟风报班了。

周女士说她自己也十分关注一双儿女的教育,上六年级的儿子平时除了要上科学、击剑和羽毛球的兴趣班,还在“学而思”补习语、数、英三门课;9岁的女儿则要上画画、跳舞和羽毛球兴趣班。

周女士告诉BBC中文,大部分兴趣班和补习班都是她为孩子选的,每年要为两个孩子支付的学费大约六七万人民币,课后自己还要额外花时间精力辅导孩子。她说,与身边的家长相比,她给孩子报的班已经不算多了,“人有我有而已”。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这一类培训和之前出现过的“蒙眼识字”、“右脑开发”等课程一样,缺乏科学依据,违反基本教育常识,却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是因为“家长被‘神童情结’和焦虑情绪支配,希望能找到一条捷径,快速提高孩子的学习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某一培训机构宣称可以创造奇迹,让孩子拥有超能力,这些家长是会蠢蠢欲动的。”

2018年,《中国青年报》采访报道了“蒙眼识字”培训班骗局。培训机构号称利用“音频脑波共振”激活学生大脑的“松果体”,让他们蒙着眼睛就能感知物体、文字或图案。然而事实上,松果体是制造和分泌褪黑素的大脑腺体,对人体昼夜节律功能调节产生影响,与“蒙眼识字”毫无关系。

熊丙奇指出,中国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教辅读物和培训机构时,有一种宁滥勿缺的心态。

“之所以有这一心态,是家长担心万一错过了某一机会,就会让孩子输掉竞争。或许也有送孩子接受量子波动速读的家长对效果将信将疑,可是转眼一想,说不定培训真有效果,自己不让孩子去学,别人学了,不是落后了吗?”

培训机构利用家长的这种焦虑心态,再灌输功利的育儿观,因此在营销上屡试不爽。

“但学习、成长是没有捷径的,家长必须意识到,让孩子接受伪科学培训,会对孩子身心、人格成长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熊丙奇说,“像蒙眼识字,培训者教孩子的是作弊偷看识字,这非但没有让孩子拥有超能力,反而让孩子学会弄虚作假。”

熊丙奇对BBC中文说 ,量子波动速读班的学费高昂,选择这类培训的家长,他相信大部分都事业有成,甚至拥有高学历。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熊丙奇认为,家长为孩子选择学习方法时,不应幻想可以走捷径。

有待提高的科学素养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一个人有多少钱跟他的科学素养没有必然的联系,即便是经济条件优越的人,科学素养也未必高。当前,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整体还是比较低的。

储朝晖解释说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只是诱因,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缺少基本科学常识,辨别能力不足,科学素养有待提高。

根据中国科普研究所发布的《2018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主要结果》,2018年中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了 8.47%,比 2015 年的 6.20% 提高了超过两个百分点,增幅达 36.6%。

储朝晖对BBC中文说,尽管增幅超过30%,但依然有90%以上的人是不具备标准衡量的科学素养的。“量子”这个概念经常出现在大众媒体上,但部分家长科学常识不足,对量子只有模糊的意识,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对牵扯上量子的事物感觉很时髦,这时就很容易上当受骗。

“通俗地讲量子科学就是对物质世界的一种解释。它认为世界上各种物质都有一个特征,叫量子性。量子技术我们现在用得比较多的就是在通信上,”他说。“很多被欺骗的家长认为纸质的信息可以通过量子的方式传播到人的脑神经上去,这个是完全不可能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爱因斯坦曾为早期量子理论建立做出过关键性贡献。

监管不足与单一评价标准

熊丙奇认为,为了避免这类违反科学常识和教育常识的培训招摇过市,有必要加强对培训机构的监管,包括资质审批和过程监管。目前,这类培训机构,大多没有合法的教育培训资质,往往是以教育咨询公司为名,开展违规培训。

在具体操作上,他对BBC中文说:教育培训机构必须要有合法的培训资质,监管部门要监管这些机构有无合法资质,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不能开展培训。

“要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培训内容,进行过程监管,要求培训机构备案培训项目、培训对象和内容,以了解培训机构的培训是否符合教育规律,遵纪守法。”

储朝晖则认为,政府需要尽可能地向大众普及科学常识;当有人举报违规培训时,监管部门应及时查处,做到这两点足矣。

除此以外,储朝晖提出,该事件与现有的教育评价体制也有相关性,“评价标准过于单一,评价权力过于集中”。要改变体制,让评价标准更多样,评价权利相对更分散。

“就学的学校和招生的学校,都应该有一定的评价权力。还应该发展第三方教育评价,让这个评价更具有客观中立性,作为一个参考依据。这样一来就会使学生的学业负担降低下来,家长也就没有必要去报那么多班,”他说。

而评价标准多样化,有助于让学生意识到“天生我材必有用”,按照自己的个性和优势发展,就没有必要像现在一样,非要靠分数,挤这个狭窄的通道了。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