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区议会选举:你需要知道的四件事

投票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11月24日香港将举行计划中的区议会选举,是特区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大型示威后首场主要选举,被视为选民对特首林郑月娥政府的一次考核,也是一直支持政府修例的建制派的一次挑战。

分析指出,《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风波令许多香港市民意识到必须利用选票,阻止香港的管治体制被一方垄断,泛民主派虽然预料可以取得多些议席,但不一定能取代建制派成为区议会的大多数; 而且区议会始终是一个主要负责地区市政、交通等问题的地方组织,政治色彩有限。

香港的示威浪潮持续,更多次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公共设施,商家损坏严重,公共交通大面积瘫痪。特首林郑月娥早前表明,政府不会为推迟区议会选举设下死线。泛民主派议员和多名前香港政府高官分别都呼吁,香港政府不应推迟选举。

但政制事务及内地局长聂德权周二(11月18日)说,冲突升级增加了选举不能如期举行的风险。他更指出,要举行选举,首先示威期间常见的暴力和威吓必须立即停止,更不能堵塞主要道路和干道,示威者也必须停止破坏地铁等交通设施。

香港区议会是地方的行政机关,主要工作是就市政、地区交通等日常生活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但立法会部份议席、以至负责选出特首的选举委员会部份委员都会预留给区议员主席,因此这次选举对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和2022年的特首选举都会有影响。

这次区议会选举一大的看点是没有一名候选人可以自动当选,全香港所有选区都有最少两人竞逐当区区议员。其中许多候选人都是没有任何地区工作经验的“素人”。

这次选举有多重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区议会是地区咨询组织,香港政府官员有些时候会出席部份会议讲解政府的政策。上图是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图右)2014年出席一次屯门区议会会议,讲述政府计划扩建当区一个垃圾堆填区的计划。

香港目前分为18个区,每区都有属于自己的区议会。2015年选举产生的区议会共有431席民选议员,27席由新界乡事派组织成员兼任(香港称这些席位做“当然议员”)。今年的选举,民选议员数目增加到452席,“当然议员”仍然有27席。

区议会只是一个地区咨询组织,没有任何法定权力,也没有独立的财权。但区议员的影响力不止于地方市政事务。例如,立法会其中两个功能组别都只能由区议员担任,在70席的立法会中占有六席。其中一席由区议员之间互相提名、投票选出,而另外五席由区议员之间互相提名,之后交给大部份选民投票选出。

親香港政府的建制派目前佔區議會大部份席位

其中包括431名民選議員和27名委任議員,本屆選舉民選議員數目增加到452席。
資料來源:香港區議會

区议员也可以竞选成为香港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成员。2016年选举委员会1200个成员当中,有117人由区议员互相提名、投票产生。因此这次区议会选举会影响2022年行政长官选举。

另外,近年多区的区议员都就香港的政治问题向自己所属的区议会提出动议。例如,湾仔区区议员杨雪盈今年6月曾经动议,谴责香港警方处理当月12日处理示威的手法,但议案得不到任何其他议员支持。

为什么要是这个时间选举?

香港法律规定区议会议员的任期为四年,上一次选举已经是2015年,因此今年必须举行选举。

香港因为《逃犯条例》引起的示威浪潮仍然持续,许多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和区议员的办公室被示威者破坏,一些区议会选举候选人也被袭击受伤,包括举行拉票活动期间被人用刀刺伤的建制派候选人何君尧,和被人用铁锤袭击的泛民主派候选人岑子杰,因此有声音认为部份选民会因为安全原因放弃投票,令选举无法公平进行。

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早前召开记者会,指出部份候选人的个人资料更被公开,令他们收到许多滋扰讯息。王国兴批评香港政府在当前局势未平息就推动选举,做法“不负责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EPA
Image caption 泛民主派候选人岑子杰(图左)和建制派候选人何君尧(图右)先后遇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黄之锋是这次选举中,唯一一个指选举主任指支持香港独立而被取消参选资格的参选人。

一些香港亲政府建制派的议员也担心,示威者会在选举当天冲击票站,令选举无法举行。但民主派议员批评,如果香港政府真的决定取消区议会选举,做法是火上浇油,加剧目前的局势。

香港的法例容许负责区议会选举的选举管理委员会押后选举,但最多两星期。香港NOW新闻台早前引述消息指,北京政府担心推迟选举会影响国际形象,也认为选举可以让温和一方透过选票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因此“强烈希望”选举可以如期举行。

竞争最激烈的选举?

Getty Images
今年區議會選舉是近年競爭最激烈

平圴每2.4名候選人競選一個席位

  • 452席由民選產生

  • 1090名候選人

  • 392,601名新登記選民,其中

  • 58,794人為18至20歲。

資料來源:香港選舉事務處

这次区议会选举是香港主权移交后,首次每个选区都有最少两名候选人的区议会选举,因此没有候选人可以自动当选。

自动当选是指一个选区只有一名候选人报名,因此无须举行选举,例如2015年的选举就有68个选区只有一名候选人,这68人全部无须经过投票,就能成为区议会议员。

根据选举委员会的数字,最长没有选举的选区是新界的大埔滘选区。当区议员陈笑权在1999年当选,之后四届选举都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直至今次选举。

过往的数字显示,自动当选的区议员差不多全部属于民建联等亲北京建制派政党。

香港選民數量增幅是近年最多

大部份新增都是年輕選民,但71歲以上選民數量仍然最多

資料來源:香港政府選舉事務處

这次区议会选举有约40万名新选民登记,是近年最多,总选民人数升至约413万人。增幅最多的是18至20岁的选民,增加约58,000人。

香港理工大学的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认为,这显示年青选民近来对选举心态的改变。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香港过去数年发生多次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取消资格的事件,令许多人不再信任选举制度。

“但经过近期的事情,另一种情绪涌现,大家会觉得如果选举阵地也失去,就什么都没有,因此这次多了许多人登记做选民。这反映修例事件让大家看见,如果放弃投票权,任由体制让建制派垄断,其实十分吃亏。”

示威浪潮中暴力升级如何影响民意?

香港《明报》10月委托香港中文大学做的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受访者表示他们“完全不信任”香港警队,表示完全信任的只有9.3%。钟剑华认为,这都显示市民觉得更需要制衡政府,这种想法“自然对泛民主派更有利”。

但《明报》的民意调查同时发现, 同意示威者使用过份武力的受访者相比起9月轻微上升,而同意警察使用过分武力处理示威的受访者就轻微下降。香港Now新闻台之后引述建制派人士分析指,如果暴力示威浪潮持续会对建制派变得有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建制派人士认为,如果暴力示威浪潮持续,香港政府应宣布押然甚至取消选举。

钟剑华说他不会对泛民主派的选情过度乐观,因为区议会选举中与民生相关的地区议题仍然重要,“许多街坊都重视区议员的过往政绩、嘘寒问暖等等”。

他认为这次选举的看点,就是受《逃犯条例》修订风波启发而决定投票的人,能在多大程度上能抵消这些“街坊票”的效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