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电影《送我上青云》广受关注,导演腾丛丛拒绝“女权主义”标签

送我上青云海报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由中国电影导演滕丛丛执导、知名演员姚晨主演的《送我上青云》在国内外公映引起关注,更被称为中国近年来最重要的女性电影。滕丛丛日前参加华盛顿华语电影节时接受BBC专访,畅谈中国女性影人地位的变化,以及如何在创作中脱离“女权”标签和刻板印象,拍出真正呈现女性视角的电影。

《送我上青云》讲述一个女人在生命进入倒计时之际,展开对生死与爱欲的探索,尝试与世界及自我和解的故事。33岁的记者顾胜男突然查出患有卵巢癌,需要30万人民币做手术,这对她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从家人、朋友处都得不到金钱支援的她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为一名当地企业家的父亲写传记。未婚的胜男面对即将到来的卵巢摘除手术,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欲望和恐惧。

一个原本悲伤沉重的故事,电影却以荒诞、轻松、自嘲的方式讲述。一位网友在影评社区网站豆瓣网上写道,《送我上青云》中“女性的好强与脆弱,都表现得轻盈幽默。”

权威英文影评网站《综艺》(Variety)对《送我上青云》予以好评: “以中国大陆电影的标准来说,用积极的笔触刻画一个既没结婚、也无儿女的女主人翁,是十分大胆的选择。”

影片标题来自《红楼梦》的薛宝钗的诗作:“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贾府衰败凋零之时,众人以柳絮为题写诗,但只有薛宝钗在困境中找到一丝希望与生气。柳絮虽轻于鸿毛,但胜在易于借力。

用滕丛丛的话说,影片主人翁顾胜男原本是“对万事万物都有意见的人”,随着影片铺陈开来,她最终演变为一个更自信与包容的人,意识到“温和、平等和随缘,也是一种强大。”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Image caption 导演腾丛丛

姚晨、滕丛丛、顾胜男:三个女人一台戏

中国影视作品中,女性的形象被高度固化,她们不外乎周旋在婆媳、妯娌关系中,或是与“渣男”、“霸道总裁”等同样形象固化的男性产角色生感情纠葛。滕丛丛尝试跳出这些刻板印象与条条框框,聚焦都市独立女性和她们面对的人生迷茫。

在33岁的主人翁顾胜男身上,不难找到34岁的导演滕丛丛的影子。

两人同为女性,导演与记者又都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不断碰撞的职业。因被标签为“高龄剩女”,她们要面对来自社会和家人的逼婚压力。剧中,顾胜男被诊断患卵巢癌,滕丛丛多年前在北京电影学院读研究生时,被诊断患上甲状腺癌。滕丛丛说,顾胜男的故事中有30%是从自身经历中得到启发,不过,两人并不完全一样。

“她并不是我,但她能够代表我的一个人生阶段,从愤怒不理解,到可以更温和地对待这个世界。”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Image caption 《送我上青云》导演腾丛丛

女性影人在行业中亦长期处于少数弱势的地位。在当导演前,滕丛丛当过助理、场记、剪辑。多年前在片场里,她因坐在镜头箱上而被呵斥。在沿袭许多戏曲传统的影视行业,女性的一些举动仍被视为“晦气”。隆冬时节,她在片场做现场剪辑时被工作人员刁难,用不上暖气。零下几度的环境下,她冻得瑟瑟发抖,电脑也因低温死机。当上电影导演之后,滕丛丛仍常被问到“喝酒吗?抽烟吗?”对方在得到否定回答之后,往往“好言规劝”:不会烟酒不谙社交,当不了导演。

或许是由于这些不合理的行业潜规则,十年前,中国女性导演屈指可数。但近年来,越来越多像滕丛丛这样的年轻导演崭露头角,她们主要从女性现实题材出发创作,在中国影坛闯出一片天地。今年,滕丛丛以《送我上青云》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之亚洲新人奖最佳导演奖提名、金鸡奖最佳编剧与导演处女作奖的提名。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Image caption 腾丛丛与姚晨在影片拍摄现场

三个女人一台戏,除了虚构角色顾胜男和导演滕丛丛外,《送我上青云》另一个关键的女人是影片主角和投资人,也是中国一线女演员的姚晨。

初出茅庐的滕丛丛花了三年时间,一边兼职一边修改《送我上青云》剧本,机缘巧合之下,剧本被送到了姚晨手中。看完剧本第二天,姚晨决定投资这部片子,还自荐担任女主角。行内人提醒,这部戏肯定不赚钱,然而姚晨说,我知道,但我喜欢。

最终,她不仅成为影片的投资人、主演,还首次担任监制,在片中注入了许多她个人的想法。

姚晨曾在微博上写道,演过那么多角色,心里唯一放不下的是顾胜男。“或许是因为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个失败的理想主义者。”

滕丛丛坦言,在处女作就有姚晨这样大牌演员的加盟,十分幸运。她从未直接问过姚晨,为何偏偏青睐这个故事,但熟悉姚晨的人不难看出,她与顾胜男一样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姚晨也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人,不依靠男人养活自己。面对困难时那种劲,跟胜男是很像的,”滕丛丛笑说,“我已经很不服输了,但我们俩有意见的时候,服输的人往往都是我。”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女权标签与缺失的女性电影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海外,《送我上青云》,往往绕不开女权这个标签,Variety就称之为“迷人的亲女权主义”影片。《送我上青云》中的男性角色都不尽完美,引发影片“污名化男性”的争议。

然而,滕丛丛表示,这部片子不是“女权电影”,主旨提倡对社会上每个人的尊重,对两性都投射同情和理解。

“尊重女性同时也要尊重男性。男性也受到很多不公平的社会偏见。”她说,中国社会对成功传统而理想主义的定义,带给男性巨大压力。

一位网友点评说,影片“直面女性的欲望、自我、尊严,同时也用女性的眼光,关注男性的欲望、自我和尊严。” 性学家李银河则如此评价《送我上青云》:“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电影,没有什么男权女权的电影。”

图片版权 Cheng Cheng Films
Image caption 《送我上青云》剧照

人们难以用剧情片、爱情片、喜剧片或是女性电影等标签一概而论该片。但毫无疑问的是,类似展现女性视角的电影在中国市场严重缺失。

中国并没有电影分级制度,许多影片涉及性的场景都会在审查过程中遭到删除,《送我上青云》也不例外,不得不剪掉了部分性爱场景。然而,主人翁顾胜男自慰的几秒钟镜头得以保留,这让它成为第一部在中国大银幕上展现女性自慰的电影。影片公开之后,影评人对片子中女性欲望表达的兴趣,远远超出了滕丛丛的想象。

“可想而知在之前女性欲望的表达在中国电影里是多么地缺少。(有些情节)我们好像私下觉得很常见,但是放在大银幕上,放在中国老百姓的面前,它其实也还是有冲击的。”滕丛丛透露,甚至还有观众把自慰片段误认为胜男的病情发作。

虽不认同女权电影的标签,滕丛丛认为,女性导演应拥抱性别身份带给她们的独特视角。

“没有必要为了去掉女性的标签就不去拍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女性自问你了解男性么,你知道他们每一个动作自然的含义吗?我觉得也不太能。”正如片中的顾胜男最终与自己达成和解,滕丛丛如今温和自信地看待自己作为中国女性影人独特的价值: “女性视角对于女性导演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