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百万人参与网上联署撑警察,真的吗?

8月17日,香港建制派在金钟添马公园发起集会,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8月17日,香港建制派在金钟添马公园发起集会,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

香港建制派组织“守护香港大联盟”10月10日开始发起网上联署,声称不足一个月内收集逾百万个签名,反对示威者的暴力活动升级,支持香港政府和警队严正执法,止暴制乱。这个数字被许多香港媒体引用。

BBC中文做的调查分析发现联署数字的增长存在诸多疑点。有分析质疑,这个联署的组织者很可能使用电脑程式自我复制联署, 但很难判断背后是否存在官方背景的操控。

早在今年4月至6月,这个组织的前身曾发起联署,指有90多万人支持《逃犯条例》修订,数字多次被中国官员及中国外交部引用,认定这才是香港“主流民意”。

但是,香港因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触发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已经长达五个多月,这期间的警察与抗议者间的暴力冲突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

网上联署调查结果

BBC中文自10月13日开始,用电脑每15分钟纪录“守护香港大联盟”网站更新的数字,再交予一些专家研究,去研判网上联署数字的可靠性。

图片版权 safeguardhongkong.hk

根据BBC中文的调查,在11月初前,“守护香港大联盟”联署数字以近乎均速的方式上升。从11月初开始,上升速度加快,在11月1日、3日、6日升幅最大,24小时之内有超过10万人联署。11月7日联署突破100万。

互联网数据分析公司Similar Web以及Sitechecker的数据显示,联署网站10月份的流量,约51.76%来自香港,29.91%来自中国大陆,9.57%流量来自美国。身在中国大陆和美国的香港居民,理论上也可以参与联署。

建制派網上聯署每天增加的數字

來源:守護香港大聯盟

如果按早上、下午、晚上、凌晨不同时段划分,联署数字的增幅不一。在10月24日、28日、11月1日、3日、4日、7日和9 日,凌晨时段联署增幅由1万至4万不等,明显高于这些日子的其它时段的联署人数;而其它日子里凌晨时分,联署数字均较低。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对BBC中文表示,一般而言,网上联署均会在刚发布和宣传时,得到最大关注,然后随着时间而慢慢减退。他指出,如果一个针对香港居民的联署,很多联署不是来自香港,而且在香港凌晨时分有大幅度联署增长,这存在可疑之处。

香港资讯科技界、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对BBC中文表示,这个联署有可能是使用电脑程式自我复制联署,可信度非常低。他称很难判断背后有没有国家力量操控,但认为所用的技术很低,任何人都可做到。

建制派網上聯署每天凌晨增加的數字

00:00-06:00

來源:守護香港大聯盟

建制派網上聯署每天早上增加的數字

06:00-12:00

來源:守護香港大聯盟

建制派網上聯署每天下午增加的數字

12:00-18:00

來源:守護香港大聯盟

建制派網上聯署每天晚上增加的數字

18:00-24:00

來源:守護香港大聯盟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陈志敏一直有研究互联网与政治参与的关系。他对BBC中文表示,很难评估网上联署数字为何会在个别时段突然上涨,联署数字除了受到当天的事件或新闻影响,也可能是一些网红在该时段在不同平台分享有关讯息,而影响联署数字的增幅。

大联盟副发言人陈晓峰对BBC中文说,如果要引用联署数字,可以使用网上的数字,并强调这个联署有严谨的机制去审核,不会“做大数”,但之后被记者追问审查机制等问题时,他拒绝接受访问,自11月12日起没有回应记者的查询。

“守护香港大联盟”网站介绍,只要有香港身份证的香港居民(永久及非永久)就可以参与联署,在填写时只需填写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前4个数字。该组织称,会尽力保护市民私隐,并“进行必要的复核,并根据既定的规则,剔除无效或重复的联署”。

但陈志敏质疑,这个联署有没有机制阻止相同人士或电脑程式,以不同名字、身份证号码作联署?如何去判断这些资料的真伪?如何确保联署真的来自香港呢?

陈志敏说,身份证号码是属于敏感机密资料,该组织理应没有方法去查证有关资料,所以只凭姓名和身份证号码首4个号码去判断联署真伪是不现实的(unrealistic),“如果我签了这份联署,该网站有能力去以身份证号码证明我的身份,我会十分关注。”

“当然,这些资料可以避免重复输入,但最终也取决于联署机构会否处理这些重复的联署。我对此表示怀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抗议:餐厅也要靠边站

“守护香港大联盟”是什么?

图片版权 CNS

根据网站介绍,这个大联盟由一批来自工商、专业、青年、基层等界别的香港社会人士组成,召集人为中国政协委员兼律师黄英豪,首席顾问是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有360个亲建制、亲北京的团体和工会支持联盟。

在今年7月20日和8月17日,大联盟发起了撑警集会,组织分别称有31.6万及47.6万人参与,警方指两次集会高峰期约10万人参与。

9月底,他们曾发起“国庆全民护旗行动”。11月8日,守护香港大联署曾派代表,把网上联署结果交给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

这个组织前身是“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他们由4月中开始发起支持对《逃犯条例》修订的联署,在6月中已有超过80万人参与。当时组织方曾表示,曾经处理10几万个有问题的联署,强调不需要作假。

当时正值香港反《逃犯条例》修例大游行的开始, 6月9日大游行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称有103万人参与游行,警方指最高峰时约有24万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月中引用大联盟的联署数字,认为这“充分说明香港主流民意支持特区政府的修例工作”,并质疑民阵的游行人数数字并非100万。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接受包括BBC在内的英国媒体访问时,亦引述了这个联署数字,形容这些是“沉默的大多数”。

11月8日,大联署曾派代表,把网上联署结果交给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

联署的意义

事实上,香港抗议者也透过不同方式联署表达诉求。

美国白宫“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联署网站上可以找到多个与香港相关的联署,包括要求取消支持《逃犯条例》中港官员的美国签证、要求美国政府惩处中国政府在香港执行紧急法、要求取消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及其家属的美国入境申请及签证等等,这些联署均声称有10几万到20几万人参与。

但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他一直没有回应这个联署网站的议题,并一度传出他想关掉网站的消息。

图片版权 petitions.whitehouse.gov

在英国国会的联署网站上,也有人发起要求给予香港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人,完全的英国公民身份,在收集到过十万人联署后,英国政府在9月24日回复,指目前没有计划在这方面修改法例。在国会遭解散后,目前这个网站停止收集网上联署。

在美国政府的联署网站参与联署,只需要提供姓名和电邮,然后再对电邮核实就行;而在英国国会联署网站,则需要填写姓名、电邮、住址和声称自己是英国公民或居民,再透过电邮复核完成程序。

欧美媒体都曾质疑人们可以用假名、假电邮去参与官方联署。但美国和英国政府均指出,有方法可以侦查到大规模假联署的出现。美国白宫指,有方法去辨认由自动系统或批量处理方式伪造的签名,并会按机制移取可疑联署。英国政府说,当局有技术和能力去找出签名是否来自电脑程式,也可以避免有人滥用免费电邮地址等。但英美政府都没有透露具体辨认假签名的方式。

香港资讯科技专家方保侨补充说,一般网上投票、联署活动,主办方可以透过IP地址来辨别是否出现重复投票和签署的情况,但IP地址同样可以是假的,如果是欧美政府或大型机构所做的联署,一般会透过经验,去获悉这些IP地址的真伪。

香港中文大学学者陈志敏对BBC中文指出,不单是“守护香港大联盟”的联署,其他联署方式也会遇到不清楚如何审核背后数字可靠性和准确性的问题。

他认为,可信度从来不是发起联署的主要目标,联署发起人与学者和研究员不一样,不需要解释他们使用的方法以及这些数字是否可靠,而只是成为一个看似“客观”的论据,去证明自己的立场。

BBC中文记者李翰文对此文亦有贡献。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