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务卿要北约对抗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北京国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北约盟友说,北约要应对来自中共目前的和长期的潜在的威胁,北约国家不能忽视他们同北京执政党之间的“根本差异和不同信仰”。

北约成立七十年后,中国崛起被看作是北约面临的新威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强调中国共产党的威胁,似乎要把北约的使命扩大到了亚洲。

周三(11月20日)蓬佩奥在布鲁塞尔北约外长会议上讲话说,盟友必须应对来自中共目前的潜在的长期威胁,北约国家不能忽视他们同北京执政党之间的“根本差异和不同信仰”。

美国国务卿说,美国及其盟友建立北约的初衷是自由和民主。他还说,冷战结束30年后,美国和盟国仍然面对来自专制政权的威胁,我们必须要共同面对他们。俄罗斯,中国,伊朗,他们的价值体系和我们的截然不同。

当记者就法国和德国建议改造北约的问题提问时,蓬佩奥再次主动提到北京说,联盟的结构应该适应一直变化的目标,显然在1949年北约成立时并没有考虑到“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强调意识形态对抗

今年4月在北约纪念成立70周年的时候,美国驻北约大使哈奇森说,北约正在对中国的行为做风险评估。这预示着北约这个军事集团的重心开始东移,离开了当初北约在欧洲对付苏联侵略的初衷。

此次美国国务卿强调北约取得冷战胜利是为了“自由和民主事业”,他把北约重心转向中国的问题置于对立价值观的框架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和欧洲盟国在二战后为防止苏联侵略欧成立了北约军事联盟。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北约领导人,1949年。

本月早些时候,蓬佩奥在柏林讲话中已经就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发出警告。他说,中国压制其民众的手法同过去共产主义的东德“可怕的相似”,强调“自由国家”同中国和俄罗斯这些国家展开“价值观竞争”。

蓬佩奥批驳了莫斯科是西方合作伙伴的看法。BBC的防务记者马库斯说,蓬佩奥的讲话传递了意识形态斗争的信息。

尽管美国国务卿表达了强硬看法,但马库斯说,美国的根本看法究竟是什么,仍然令许多人费解。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对莫斯科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敌意,也没有把西方同俄国和中国关系放在完全对抗的战略框架内。

BBC的防务记者认为,美国许多盟友未必完全赞同蓬佩奥的强硬看法。莫斯科和北京会对美国和盟国间的不和谐和分歧加以利用。

全球北约,应对俄中

俄罗斯一直反对北约东扩,并认为西方违背了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讨论允许东西德国统一时做出的承诺。不过戈尔巴乔夫的外长谢尔瓦德纳泽和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贝克事后都否认西方做过类似承诺。

Image caption 根舍在同苏联领导人会谈时说,德国很确定北约不会东扩。根舍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1991年

但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曾引述过一段当时的德国外长根舍同苏联外长谢尔瓦德纳泽的谈话记录。根舍说,统一的德国作为北约成员国将是个复杂的问题,但德国很确定北约不会东扩。

在1989年冷战结束后北约数次重新界定其使命,为北约继续存在寻找理由,诸如在巴尔干地区的“人道主义干涉”,2001年9/11攻击后的反恐战争。

另外北约仍在保持继续扩大。巴尔干地区的小国如黑山共和国在2017年加入北约,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与马其顿正在等待加入北约。

中国媒体报道,北约除了在欧洲扩展,正向全球性军事集团转变。与此同时,美国对欧洲盟国强调“中国威胁”。特朗普政府一直以国家安全威胁为由敦促北约盟友禁止使用中国电讯巨头华为的5G网络技术。

日本NHK报道引述观察家的话说,蓬佩奥强调中国说明美国希望北约盟国在5G发展方面互相协调。蓬佩奥一直在劝说欧洲盟国不要和华为在5G领域合作。

法总统:北约“脑死亡”

美国在北约中的领导作用以及对该军事联盟的承诺引起成员国的质疑。本月早些时候法国总统马克龙说,北约已经“脑死亡”,对美国保卫欧洲盟友的承诺发出质疑。法国总统说,欧盟应该发展自己的“军事主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国总统主张欧盟应该发展自己的“军事主权”。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奥巴马政府时美国驻北约的大使伊沃·达尔德说,一些欧洲官员曾对他说,他们担心美国不会满足北约组织公约第5条关于互助防御的义务。

北约组织公约第5条规定,对北约一个成员国的攻击被认为对北约所有其他成员国的攻击。但去年7月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对盟国重申第5条规定的承诺,而是批评盟国国防开支不足。

在整个冷战期间北约并没有援引公约第5条规定进行过军事行动。北约历史上唯一援引第5条规定的军事行动是2001年美国遭受9/11攻击后,当时北约成员国认为9/11攻击符合公约第5条规定,参加了美国的反恐战争行动。

蓬佩奥本月早些时候访问德国时试图打消盟友的疑虑。他强调北约“仍然是历史上一个最重要,战略性的伙伴关系”。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这次在会见蓬佩奥时说,在一系列战略问题上,诸如俄罗斯,军控以及中国崛起问题,北约仍然是北美和欧洲共同商讨决策的唯一平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