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面对区议会选举大胜后的香港民主派

,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一些泛民主派区议员当选后立即到香港理工大声援被围示威者。

香港区议会的政治版块在早前的区议会选举完全改写,香港18个区议会中的17个改由民主派控制,是主权移交以来首次,香港民主派的基层影响力空前加强。

香港的区议会没有实际权力,只是地方咨询机构,因此过往的区议会选举大都不像今年这样吸引外界关注。但由于这是《逃犯条例》修例引发示威浪潮后首次选举,被民主派形容是对香港政府施政的一次“公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1月26日)会见传媒时承认,这次区议会选举的确有“政治含意”,但认为选举结果反映选民不满政府未能尽快停止暴力示威浪潮,没有谈到结果如何反映香港市民对泛民派和建制派支持度的差别。

控制绝大多数区议会席位的民主派是否会促使北京改变和香港政治力量打交道的思路?目前的分析普遍认为,北京政府不会因为这次选举结果,改变对泛民主派的态度,也不会主动接触对方,甚至反而会加强对官方眼中“反对势力”的管控。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民主党、公民党等政党被视为香港的"传统民主派",通常被视为泛民主派中立场比较温和的一方。

渐行渐远

香港泛民主派与北京政府在1997年主权移交前后曾经多次接触。民主党等传统民主派当时提倡“民主回归”,支持把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同时强调落实全面的民主政制。

司徒华、李柱铭等泛民主派的元老级人物都曾经是北京政府主导的“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负责草拟香港的《基本法》,两人之后不满北京政府处理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手法,辞任委员会成员职务。

但北京政府和香港的泛民主派仍然继续接触。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2010年曾经带领当时的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和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文光,到访北京政府派驻香港的联络办公室(中联办),与当时中联办副主任李刚等官员见面。民主党事后被批评与中共官员见面是“出卖香港”。

中国官方智库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说,北京政府过去认为泛民主派主要是政治意见不同,不会触及主权、国家安全等层次。

“这从北京看来,如果纯粹争取政制改革、不认同中国共产党,或对共产党采取对抗性行动,北京尚可容忍。”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解释,这次《逃犯条例》引发的示威浪潮,进一步改变北京政府对泛民主派的看法,令北京认为泛民主派走向激进,一方面民主派被视为认可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更严重的是北京会认为他们“拉拢外部势力”介入香港内部事务。

加紧管控

一些香港传媒分析认为,这次区议会选举,显示泛民主派仍然获得许多香港市民支持,选举结果可能让泛民主派增加2022年特首选举的影响力。但刘兆佳认为,北京政府不会因为这样重新与泛民主派接触。

刘兆佳认为北京把泛民主派认定为“动乱的策动者”,目标是要夺取香港的管治权、挑战国家主权、拉拢美国等外部势力试图压制中国。他说在可预见的将来,泛民主派和北京政府都不会有沟通。

“尤其是反对派继续会在政改和其他政治诉求问题上不断发难,意思就是说即使这次动乱停止,他们和北京的磨擦仍然会继续下去。”

中国官方《环球时报》周二(11月26日)发表以“泛民也需做维护国家安全的配合者”为题的社评,劝戒尤其是当选的政治新人“应当与卖国卖港者拉开距离”。刘兆佳认为这是中国官方的警告:“如果继续拉拢外部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后果自负。”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更认为,香港和北京政府将来会对泛民主派甚至即将被泛民主派控制的区议会加紧监控。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举例说,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罗致光在立法会透露,政府正在研究要求香港公务员入职时宣誓拥护《基本法》,“这就是正正落实四中全会中加紧对香港管治的措施”。

与建制派关系依旧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李慧琼是少数成功争取连任区议员的建制派人物。

区议会选举结束后,香港最大亲北京政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承认受重挫,又说自己曾经提出辞出党主席一职,但获得挽留。香港NOW新闻引述消息说,北京政府没有就选举结果问责,只是向建制派政党发放讯息,“肯定他们在选举的付出”。

另外,路透社早前引述消息指北京政府会撤换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但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随即否认有关报道。

刘锐绍认为,北京当局不会就选举结果责怪建制派,“责怪建制派就等于责怪自己,因为所有政策都是高层发出,一层一层执行到下方”。

他又指出,香港的建制派成员如果按照中央官员的精神办事,即使结果不如理想都不会被怪罪,形容这是“中国的特色”。他举例说,前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任内同样“作出许多错误评估”,但最后反而升任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

刘兆佳也认为,区议会选举过后北京政府与香港建制派关系唯一改变,是商讨如何强化双方联系,“特别是区议会选举落败后,如何巩固他们在地区的影响力”。

“建制派在社会上最低仍然有40%的支持,这是基本盘,是牢不可破的。问题只是如何在这个基础上,通过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工作,和通过建制派的工作,拉阔社会上的支持,这是重中之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