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同盟” 案:香港支援示威者众筹平台遭查引争议

目前已经有超过6000人因为香港的示威浪潮被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目前已经有超过6000人因为香港的示威浪潮被捕。

香港警方宣布以“洗黑钱”之名,拘捕众筹平台“星火同盟”的成员,包括这个组织旗下一个银行户口的负责人,指出近半月发现它有大量现金交易,户口的现金流模式与洗黑钱的模式相似。该平台的筹款目的是支援香港被捕示威者。

警方发言人周四(12月19日)指出,有关银行户口由一家空壳公司登记,而且大部份金钱都用作个人投资保险活动,受益人是这家空壳公司的主席,将会向法庭申请冻结户口内约7000万港元(约合897万美元)。

星火同盟之后在社交网站发出声明,批评警方的说法失实,将平台的运作“扭曲成洗黑钱等恶意用途,意图抹黑”。

香港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示威持续超过半年,不少人被捕后需要经历漫长而且昂贵的司法程序,当地一些团体发起众筹,资助被控告的示威者。分析留意到,星火同盟收取捐款的方式与其他类似的众筹平台、以至一些政党和慈善团体的做法都很类似,将捐款资金用于保险投资的作法最多有诈骗嫌疑,难以确定捐款与犯罪收益有关,质疑警方的做法。

具备“洗黑钱罪行的特征”

香港警方发言人透露,搜查期间发现大量现金、超级市场现金劵、个人防护装备等,不排除公司利用这些资金“给年轻人出来活动作为报酬”。

发言人没有具体说明众筹基金涉嫌犯下的罪行,只称案件具备“洗黑钱罪行的特征”,包括“大量现金出入、公司业务和被捕人士收入不相称等”。

星火同盟在2016年成立,当时目的主要是协助2016年旺角警民冲突后被捕的示威者,向他们提供被捕保释、法律咨询等协助。至今年再向因为《逃犯条例》示威浪潮中被捕人士提供支援。

这个组织一直依靠一个在香港汇丰银行设立的户口收取捐款,直至上月突然宣布户口暂停运作,将以“其他方式接收款项”,组织成立三年多以来从没有公开收入与支出详情。

汇丰银行在社交网站发表声明,指出如果发现帐户有任何“异常活动”,就会要求客户提供额外资料,强调不会“轻易关闭客户的帐户”。

“阻吓”作用

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社交网站发文,欢迎警方的做法,又呼吁继续调查星火同盟的资金来源。

但一些香港律师质疑,收款人必须“明确知道或有理由相信”得到的款项是犯罪收益,才算是“洗黑钱”。香港律师林炳昌接受《明报》采访时说,许多机构和政党接受捐款的方式,与星火同盟类似。

至于警方指星火同盟把资金用作购买个人保险产品,林炳昌认为如果同盟把钱用于不是宣称的用途,就有可能涉及诈骗,但与“洗黑钱”是两回事。

另一名律师何旳匡也认为,他从警方公开的资料中看不见“可以公诉的罪行”,质疑行动只是希望起“阻吓”作用。

众筹在香港示威浪潮中多次扮演重要角色。其中,一些网民在6月发起网络筹款,所得的费用会用在全球各国报章刊登广告,希望游说各国政府,在G20峰会期间为帮助香港示威者向北京政府施压,短短半天就筹得超过500万港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网民在发起网络筹款在全球各国报章刊登广告,希望游说各国政府,在6月G20峰会为香港向北京政府施压。

香港爆发示威浪潮后,出现多个支援被捕示威者的基金,让他们可以在聘请律师、支付保释金或日常生活中获得帮助。

除了星火同盟,香港目前仍然有另一个称为“612人道支援基金”(简称“612基金”)的组织,今年6月成立,向示威浪潮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支援,同样以银行户口收集捐款。

根据“612基金”公开的数据,它到目前已经筹得超过9700万港元,向接近7000人提供支援。基金网站列出五名负责监管基金的运作及使用的信托人,包括香港天主教教区前主教陈日君、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歌手何韵诗等。

何秀兰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被问到会否担心“612基金”会跟星火同盟一样受到政府调查,她回应说成立初期已经预计可能会有来自政府的压力,但她强调“612基金”运作的过程公开透明。

Reuters
香港反修例風波至今超6000人被捕

這是當地主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政治風波

  • 當中被檢控人數956人

  • 其中被控暴動暴人數517人

  • 被捕人當中,報稱為學生有2393人

資料來源:香港警務處(截至12月9 日)

高昂的法律费用

香港示威浪潮中,截至12月已经有超过6000人被捕。他们面对的刑事检控过程与一般案件无异。香港警方会先就案件作出调查,然后把证据交给律政司决定是否提出检控,也会决定以什么罪名检控。

被检控后,示威者有权聘请律师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但律师费一般十分高昂。例如早前“占领中环”其中一名发起人、立法会议员陈淑庄被起诉,她所花的律师费超过100万港币(约合12.8万美元)。

被检控示威者可以透过香港政府的法律援助处,申请资助聘请律师,但金额不一定足够支付所有费用。一些示威支持者于是成立一些支援基金,向这些被捕示威者提供支援。

其中,根据“612基金”网站的资料,基金可以向被捕示威者提供法律意见、支付保释金、支付安排律师到监狱或羁留所探访的费用等。这些基金大多透过网络或银行户口向公众筹集资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这场由香港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示威浪潮至今已经持续半年,香港人究竟在争取什么?来听听他们的心声。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