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co圣诞卡疑案:中国否认强制外籍罪犯劳动

伦敦女孩弗洛伦斯·维迪科姆拿着她买到的Tesco套装圣诞卡(22/12/2019) 图片版权 PA Media
Image caption 六岁的弗洛伦斯在她购买的圣诞贺卡套装中发现了“求救信息”。

一名伦敦女孩从购自大型超市便利店连锁Tesco(中国前称乐购,又译特异购)的圣诞贺卡套装中发现了一条“来自上海囚犯的求救信息”后,中国外交部与涉事印刷厂均否认强迫囚犯劳动。

有关家庭向英国媒体透露,这段信息来自上海青浦监狱,当中要求购卡人联系英国前记者兼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

消息曝光后,Tesco宣布暂时停止向中国浙江的一家工厂的生产,并展开调查。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一(12月23日)称,这都是曾经被关押在青浦监狱的韩飞龙“自己编造出来的”。据信制造这批贺卡的浙江云广印业公司向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英文版称,指控“毫无根据”,“有政治动机”。

内藏“中国囚犯求救信息”Tesco圣诞贺卡

这一消息最早由《星期日泰晤士报》于22日报道。

报道称,家住伦敦南部的6岁女孩弗洛伦斯·维迪科姆(Florence Widdicombe)打开一盒1.50英镑20片庄的Tesco圣诞卡,图案是一只戴着圣诞老人帽子的小猫。她发现其中一张卡已经写上了字。

卡上的信息以大写英文字母写道:“我们是在中国上海青浦监狱里的外国囚犯。我们被强制劳动。请帮助我们,并通知人权组织。”

作者还督促收卡人与韩飞龙联系,卡上写着英国《金融时报》的网址。

2013年,已转任私人侦探的韩飞龙及其美籍华裔妻子虞英受雇于英国大型药企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调查该公司在华雇员涉嫌行贿指控。两人最终被中国当局逮捕,韩飞龙曾被关押在青浦监狱。

上海法院其后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将其判刑,其后将两人驱逐出境。韩非龙一直强调两人被冤枉。

Image caption 维迪科姆在其中一张圣诞贺卡上发现以英文大写所写的信息。

报道称,维迪科姆家庭通过领英(LinkedIn)给韩飞龙发了一条信息。韩飞龙表示,他随后联系了青浦监狱的前囚犯,他们证实囚犯们被迫从事日常的组装和包装工作。韩飞龙以此为《星期日泰晤士报》执笔撰写了这篇报道

韩飞龙表示,上海监狱的审查制度有所加强,切断了他在2015年获释前与囚友的通常联系方式。

他表示,这条匆匆写在Tesco圣诞贺卡上的信息,如同一个漂流瓶中的信息。

中方说辞

耿爽星期一在北京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这都是韩飞龙先生自己编造出来的一出闹剧。”

“韩飞龙先生总是耐不住寂寞,时不时就要跳出来自我炒作一番,生怕人们把他遗忘了。但他这次编造的闹剧实在是有些老掉牙。”

耿爽并未进一步驳斥韩飞龙的报道内容。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控均由韩飞龙“编造”。

《环球时报》英文版则引述浙江云广印业公司称,该公司是在收到几家外国媒体查询后才得悉此事。

浙江云广印业称:“我们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他们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写进去干什么?他们有证据我们跟任何一所监狱合作?……他们是否要搞什么政治事件?他们是否要挑战我们国家的人权状况?”

Tesco对韩飞龙的报道有何回应?

稍早前,Tesco的一名女发言人回应说,对报道中的指控感到“震惊”,并称该公司绝不允许在供应链中出现有监狱犯人参加的劳动。

Tesco表示已经立即暂停在浙江云广印业进行的生产,并展开调查。一旦发现其曾使用过监狱劳工,Tesco将会把浙江云广印业从供应商名单上除名。

Tesco表示,它有一个全面完善的审计系统,以确保供应商不会通过剥削强制工人劳动来生产产品,而浙江云广印业上月刚刚接受检查,没有发现任何违反禁令使用监狱劳工的证据。

在英国Tesco超市销售的圣诞卡属慈善筹款性质,每年为英国心脏基金会、英国癌症研究和英国糖尿病组织筹集30万英镑(38.93万美元;273万元人民币)。

这家零售商尚未收到客户关于圣诞贺卡内消息的其他投诉。

Image caption 韩飞龙夫妇因被判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在中国监狱中服刑两年,四年前获释。

这是首起同类事件吗?

英美媒体报道“中国囚犯曝光其被迫为西方市场制造的产品”已不是第一次。

2012年,来自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的女子朱莉·基思(Julie Keith)在超市购买的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一封包含中英文的求救信,指责中国政府强迫被关押者制造产品,并对被囚者施以酷刑和迫害。求救信呼吁产品购买者立即与国际人权组织联系。

加拿大华人纪录片导演李云翔(Leon Lee)其后找到这封求救信的作者,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前囚犯孙毅,并将之拍成纪录片《求救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