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不明肺炎:中国专家初步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世卫称仍需分析病源

香港中文大学本部入口学生会干部向师生派发口罩(6/1/2020)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武汉新病毒会否人传人仍是未知之数。

中国卫生专家组表示,根据最新病原学鉴定结果,湖北武汉爆发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疫情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官方新华社星期四(1月9日)引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所长徐建国院士称,他所带领的专家组已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15例。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表示,全市共接报59例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其中重症患者七例。这些患者中有八人于星期三(8日)治愈出院。当局称已排除多种呼吸道病原,包括同属冠状病毒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又称萨斯、非典与沙士)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世界卫生组织(WHO)驻华代表处确认知悉中方的调查结果,但指出仍需进一步调查病毒来源与传播途径等。

去年12月30日,武汉市传出,与当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接触的市民感染不明原因肺炎。武汉市卫健委上周末表示,当局初步认定59例患者中,病例最早发病时间为12月12日,最晚为12月29日。

武汉市卫健委称已追踪到163名密切接触者并进行医学观察,又称仍在追踪其他密切接触者。

中国专家目前有何发现?

图片版权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世上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

据新华社报道,徐建国院士是作为“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公布鉴定结果。

徐建国指出,实验室人员经核酸检测方法检出该15个病例之后,从一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于电子显微镜下呈现典型的冠状病毒形态。

研究人员对病人的肺泡灌洗液、咽拭子、血液等样本进行病原学检测。据一些医学论文解释,支气管肺泡灌洗术(bronchoalveolar lavage; BAL)是利用支气管镜向肺部注入生理盐水,随即进行抽吸,继而对回收液体进行各种检测。咽拭子就是利用医用棉签(棉花棒)蘸取咽喉分泌物,以进行细菌或病毒检测。

但专家组这次并未确定这种新病毒的许多具体信息。徐建国指出,下一步需结合病原学研究、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表现进行专家研判。从病人中发现病原的核酸、基因组和抗体证据,短期内可以完成。病原的分离和致病性鉴定等科学研究,则需要数周时间。针对一种新发病原体的特效药物和疫苗研发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来完成。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博士(Dr Gauden Galea)星期四形容,中方专家能在短时间内初步辨别出新型病毒,是个“显著成就”,接下来得进一步调查病毒来源、传播模式、感染严重程度,以及能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对当地媒体表示,中国大陆专家组这次发现,与香港专家早前的预测接近。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估计,大陆当局最快可在下周公布病毒基因图谱,这将有助制作快速测试,加快检测怀疑个案。然而,由于仍需进一步追查病毒感染源与传播途径,要生产预防疫苗,恐怕仍需时数年。

冠状病毒是什么?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韩国也在机场对中国等入境旅客侦测体温。

徐建国院士解释,冠状病毒是一类主要引起呼吸道、肠道疾病的病原体。这类病毒颗粒的表面有许多规则排列的突起,整个病毒颗粒就像一顶帝王的皇冠,因此得名“冠状病毒”。

目前为止,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介绍,人类冠状病毒首先是在1960年代被发现,最常见的四种人类冠状病毒分别是229E、NL63、OC43和HKU1,患者一般会出现咳嗽、咽喉疼痛、流鼻水、头疼、咳嗽等类似普通感冒的轻微呼吸道症状。

在人与人之间,冠状病毒可以:

  • 透过打喷嚏与咳嗽在空气中传播
  • 透过握手等身体接触来传播
  • 手部接触占有病毒之物体表面后未有洗手,而再碰触到眼、鼻、口来传播
  • 以及在罕见情况下透过粪便传染

冠状病毒除人类以外,还可感染猪、牛、猫、犬、貂、骆驼、蝙蝠、老鼠、刺猬等多种哺乳动物以及多种鸟类。

SARS和MERS病毒则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2003年在中国大陆多地和香港爆发的SARS疫情感染超过8000人,导致775人死亡;2013至2015年间的MERS疫情在中东与韩国等27国感染2468人,其中851人死亡。

新型冠状病毒会否人传人?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是爆发集体感染的地点。

徐建国在新华社的采访中并未说明新型冠状病毒会否人传人。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对当地媒体评论说,大陆当局仍未全面公布这词武汉疫情中所有患者的病情和流行病学资料,因此现阶段不适宜就病毒的致病性及严重性下任何判断,以免令民众接收错误讯息,忽略防疫。

何柏良医生指出,冠状病毒的宿主一般是蝙蝠,但蝙蝠感染到病毒后,很多时候不会发病,如果传染到其他动物,有机会引致基因洗牌,最终传人。

袁国勇教授说,过去发现的冠状病毒都能在人类之间传播,至于新病毒是否同样可以人传人,现阶段无法得知,但必须先把新病毒假设为可以人传人,做好防控,否则病毒在人与人交叉感染时基因改变,向人传播的效率也可能提升。

稍早前,《中国经营报》引述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称,这次爆发疫情的华南海鲜市场曾有多家商户售卖虎斑蛙、蛇、刺猬等动物,四川成都《红星新闻》也曾引述商户称,市场内有几家卖野味的,有野鸡、蛇等多个品种。

何柏良对香港媒体说,他相信武汉的这次疫情是经由野味动物的尿液或屠宰过程传予人类,而且可能发生人传人。他促请大陆当局追踪野味供应链,找出源头。

武汉疫情爆发后,各地防控措施如何?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春运”展开或增加病毒传播风险。

自武汉不明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均加强对来自武汉旅客的检疫工作,并对部分出现发烧、呼吸道感染或肺炎征状人员送往医院加以隔离治疗,但目前未确诊与武汉相同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美国驻华大使馆在星期二(7日)更新旅游警示,警告美国公民赴华期间避免接触动物与病人。新加坡与韩国也分别截获来自武汉旅客出现疑似症状,其中新加坡的患者已排除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有关

武汉位处中国铁路网络中枢,中国2020年度“春运”将在星期五(10日)展开,运输部门如何防范疫病传播尤其受到关注。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星期四举行的“春运”新闻发布会上,铁路与民航部门均称没有接获疫情报告。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副总经理李文新说:“我们将密切关注,按照国家规定做好运输环节相关的防控工作,坚决杜绝疫情通过铁路站车传播,全力维护广大旅客的健康和安全。”

中国交通运输部总工程师汪洋说:“春运期间会产生大量的人流聚集,传染病易发,疫情的出现可能会引起大家在春运期间出行,特别是人流聚集、集中的区域的担心,为了进一步保障旅客健康出行,我部高度重视,进行了安排部署,将重点做好旅客出行量大的区域,包括交通枢纽、客运站、货源枢纽厂站等区域的消毒监测防护措施。”

目前,世卫组织并未建议对中国实施任何形式的旅游限制。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