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汉出现不明肺炎,我们应该担心吗?

Wuhan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病毒爆发于中国华中城市武汉。

一种过去在科学界不为人知的不明病毒正在中国城市武汉引发严重的肺炎。

目前已经有超过50人被感染,其中七人目前情况危殆。

一种新出现的病毒,令病人感染肺炎,这永远是令人担心的。现在全世界的卫生机构官员都处在高度警惕之中。

但是,这是不久就会过去的短暂爆发,还是某种危险得多的事情的先兆?

这是什么病毒?

从病人身上,已经取得了病毒样本,并在实验室进行了分析研究。

中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官员已经判定,该病毒属于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是一个范围广大的病毒类别,但是目前已知只有六种(这次的新型病毒将会是第七种)会感染人类。

2002年,中国曾爆发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缩写为SARS,又称“沙士”与“萨斯”)的“非典型肺炎”疫情,该疾病同样由冠状病毒引起,前后共8098人感染,774人死亡。

惠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的乔西·高丁博士(Dr Josie Golding)表示:“对于‘沙士’的记忆很深刻,很多恐惧就来自于这里,但是我们对于如何应对这一类疾病,已经比过去有准备得多。”

有多严重?

冠状病毒可能导致从轻微感冒到死亡之间的各种症状。

而这种新型病毒,似乎就是介乎于这两者之间。

“当看到新的冠状病毒时,我们想要知道症状有多严重——这一次比类似感冒的症状要更严重一些,而这是令人担心的,但是它又不像‘沙士’那么严重,”爱丁堡大学的马克·伍尔豪斯教授(Prof Mark Woolhouse)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目前已知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有六种。

它从哪里来?

检测到新病毒是一件常有的事。

它们会从某个物种跳到人类身上,在此前不会被注意到。

诺丁汉大学的病毒学家乔纳森·波尔教授(Prof Jonathan Ball)说:“如果我们回想过去的疫症爆发,当出现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时,都是从一种动物载体那里来的。”

“沙士”是从果子狸传播到人身上的。

而自2012年出现以来已经有2494宗有纪录病例、858人死亡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缩写MERS)则是从单峰骆驼那里传给人类的。

哪些动物可能是源头?

一旦发现病毒依附的动物载体,解决问题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这一次的肺炎病例被指与武汉当地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

不过,能够承载冠状病毒的除了一些海上哺乳动物(比如白鲸)之外,该市场还有一些活的野生动物,比如鸡、蝙蝠、兔、蛇等等,更有可能是病毒源头。

为什么是中国?

伍尔豪斯教授说,这是因为人口的体量和密度,以及与携带病毒的动物近距离接触。

“下一次爆发是在中国或者那一带,没有人会感到意外,”他说。

它是否容易扩散?

这一次爆发当中,最令人感到安慰的一个事实是,新的病毒不会人传人。

这是出现感染肺部的新病毒时最大的一个担忧,因为咳嗽和喷嚏是病毒传播非常有效的途径。

假如出现人传人,你就能预期会有医护人员感染病例,因为他们要与病患近距离接触。

中国官员指,这在目前尚未有发生。

不过,一些专家已经警告,目前断定是否有人传人的情况为时尚早。

波尔教授说:“这就意味着在短时间内有59宗动物传人的案例,直观上来说这是比较高的,所以这仍是个未解的问题。”

伍尔豪斯教授说:“我是警觉多于怀疑,现在还太早——大部分的冠状病毒是可以传播的,这是我首要的担心。”

它传播得有多快?

目前为止,并没有多快。

全部59名病患,都是在2019年12月12日至29日期间开始出现症状的。

至目前为止没有更多新病例出现。

“我们没有看到病例数量扩大,这一点是正面的,”高丁说。

“中国正在认真对待这件事,而它是可以被控制的,我们要等等看。”

不过,仍然有人会担心,本月稍后,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出行的数亿人有可能将病毒传播开去。

中国当局如何应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体温扫描或许能帮助检测出受感染的人。

感染的病人都已经被隔离接受治疗,将传播的风险减至最低。

与受感染病人接触过的150人正在接受监察,看是否有染病的迹象。

包括体温扫描等额外的旅客检查都已经在实施。

而事发的海鲜市场亦已关闭,进行清洁和消毒。

专家们有多担心?

高丁说:“目前,在我们有更多信息之前,真的很难断定我们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担心。”

“直到我们确定源头之前,它都会一直令我们紧张。”

波尔教授说:“我们应该对任何第一次进入人体的病毒感到担心,因为它已经突破第一个重要关口。”

“一旦进入(人体)细胞并开始复制,它就可以开始形成免疫,从而可能令它更有效地传播,然后变得更危险。”

“你不会想给病毒这样的机会。”

*关注詹姆斯·加拉格尔的 Twitt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