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封城”防疫是怎么操作的?到底有没有用?

Workers disinfect the Hankou Railway Station in Wuhan, a day before the shutdown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汉的汉口火车站在封站前一天有工作人员进行消毒。

中国农历新年前的这些天,武汉的火车站本应人声鼎沸。在全中国各地,数以千万计的人在春节前赶回家与亲人团聚,但是在中国的第七大城市,这个被认为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源头的地方,车站月台是空荡荡的。

当地时间周四(1月23日)上午10点开始,武汉所有的巴士、火车、地铁和船,都全部停运,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离开该城市。飞机航班也被暂停。公路尚没有被封堵,但是也有报道称一些地方已经设置了路障,当地居民被告知不要离城。

继武汉之后,周四稍后湖北省再陆续有多个城市宣布“封城”——当地《湖北日报》官方网站报道,至周五(1月24日)上午,武汉、鄂州、黄冈、赤壁、仙桃、枝江、潜江、咸宁、荆门、当阳、黄石、当阳、恩施、孝感等共13个城市已经相继发出停运通知。

但问题是,疫症当前,你能够将一整座城市隔离吗?就算能做得到,它的作用有多大?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周二,汉口站内有体温监测仪。

武汉是一个很大的地方——根据联合国的资料,它是世界第42大城市。要将这样一个地方变成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并不容易。

通往武汉的重要道路就有20条,此外还有几十条小路。就算公共交通停运,要将整座城市封禁起来也需要较大军事力量的投入。

悉尼大学的健康安全专家亚当·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Professor Adam Kamradt-Scott)说:“你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用解放军将城市围起来。”

就算真的这么做,城市的边界应该划在哪里?武汉就像很多现代城市一样,发展成了很多个小城镇的复合城市。

悉尼大学的流行病专家米哈伊尔·普罗科彭科教授(Professor Mikhail Prokopenko)在接受BBC记者欧文·阿莫斯(Owen Amos)采访时表示,“城市被塑造了非传统的样子”。

“你不可能封锁每一条路和每一个连接点。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能的……但并非是万无一失的做法。”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则说得更加直接。

“据我所知,想要封锁一个1100万人的城市从科学角度是个新尝试,”他向美联社表示,“现阶段我们不能说这样有用还是没有用。”

而且,即使能证明将武汉的闸门彻底关闭起来是可行的,但是马儿可能也已经跑出来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去过武汉的英国游客托马斯·克罗斯比回忆旅程。(英文)

武汉的肺炎是在12月31日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而直到1月21日,中国官员才确认它可以人传人。

到这个时候,已经有数以千计的人去过武汉,又从武汉出来。然后,在中国和亚洲各地,甚至是美国,都有病毒感染的报告——这些人全都在近期去过武汉。

不过,即使病毒出现在全世界各地,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仍然表示,中国本土的情况更加令人担忧。

“在我们看到有病例出现的(中国以外的)每一个国家,都只是一至两个病例,除了泰国有四个,”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说。

“这是非常少数的病例。看起来他们都已经及时有效地阻止了在本国的进一步扩散,所以更大的问题仍然在中国境内。”

截至周五下午通报的超过880个病例当中,湖北省有549例,当中近90%在首府武汉。然后,广东、浙江、北京等地都分别有数十病例;香港则有3例。

“如果病毒已经在了,而且已经有本地的社区传播,那么在武汉采取措施就已经太晚了,”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说。

普罗科彭科教授也认为,国际上的应对措施是好的。比如,最后一班从武汉飞往悉尼的航班乘客,一到当地就有卫生防疫及安全人员迎接。

他说,问题是很多人可能已经感染了病毒而不自知。

“感染和发病是有区别的,”他说。

“感染的人是已经有病毒在他们的身体里,但是还没有发病。他们没有症状,在他们与其他人发生接触的时候,看起来完全正常。”

他表示,流感通常的潜伏期是两至三天,但是对冠状病毒来说,可能就是五到六天,一周,或者更长。

就是说,有些人可能在上星期感染了病毒,将它带到全世界,传染了其他人,但是仍然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而当他们开始出现症状的时候,还有可能被误以为是普通感冒或者流感,”普罗科彭科说,“难就难在这里。”

所以这些都不意味着中国试图封锁这种病毒的意图是有错的。世卫组织对中国所作的努力表示了赞许,而过去也有过一些被专家称为“社会疏离(social distancing)”的做法先例。

2009年4月,墨西哥城为了阻止猪流感蔓延,就关闭了所有酒吧、电影院、剧场、足球场,甚至是教堂;餐厅也只允许外卖。

“这确实减慢了该病毒在墨西哥城的传播,也帮助了当局掌控情况,”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说,“但是它有没有彻底阻止扩散呢?并没有。”

所以,综合来说,像武汉这样的“封城”措施是值得的吗?

“中国只是报告了确诊的病例,”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说。

“仅以那些数字为基准的话,如果是我,我或许不会那样做。但是如果有数以千计的疑似病例,那整件事情的考量就非常不一样了。”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1月24日13:30

區域報告確診病例死亡人數
湖北54924
河北21
北京26
山東15
上海20
浙江43
廣東53
四川15
雲南2
江西7
天津7
重慶27
湖南24
河南9
廣西13
吉林3
安徽15
海南8
貴州3
寧夏2
山西1
黑龍江41
福建9
江蘇9
遼寧4
新疆2
陝西3
甘肃2
內蒙古1
澳門2
香港2
來源:國家衛健委,大陸各省市衛健委 & 香港政府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