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第一天:恐怖、焦虑与镇定

戴口罩的小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新型冠状病毒继续大规模传播。继中国湖北省武汉市1月23日停摆陆、水客运交通,并削减空运之后,总共有13个市县宣布“封城”,不同程度交通停运。

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最新数据,截至1月23日24时,中国各地区累计确诊830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累计死亡26人,其中24人来自湖北省。

据《澎湃新闻》1月23日报导,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等8家医院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防护物资。其中多家医院证实,外科口罩、防护服、手术衣、防护面罩等物资只能再撑3到4天。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微信中也传出医务人超负荷工作,上下班困难,孩子无人照顾等信息。

封城两日内,焦虑、不安、无奈、震惊等情绪在普通市民中蔓延。本该亲朋好友齐欢庆的农历新年,也因此蒙上一层阴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汉菜场,人人戴口罩。

“气氛挺恐怖的,心情很焦虑”

25岁的武汉市民冯小姐在北京上班。1月22日,她坐高铁返回家乡,一路都感觉气氛不对。“快到武汉时,车上九成人都戴上了口罩,面对面不讲话,看着挺恐怖的”,冯小姐对BBC说。

高铁在晚上9点半到达,武汉车站与往年春运大为不同。“大厅空荡荡,只有零星几个人。” 家人开车去接她,路上依然冷冷清清,极少行人和车辆往来。

23日凌晨两点,官方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当天10点“封城”,停运全市海陆空交通。冯小姐这时才意识到疫情如此严重,后悔决定回家过年。“之前一直以为能控制,现在发现不是这回事。”

她担心年后如何返回北京工作。没有交通怎么回北京?如果感染上病毒怎么办?就算没有感染,会不会到了北京就被隔离?……一系列问题在她脑海中盘旋。

“现在和朋友交流主要在云上”,冯小姐一边焦虑,一边还自我打趣的说道。她是指用微信的通话和视频功能与朋友聊天,不过回来以后,话题几乎一股脑变成了讨论武汉肺炎。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爆发后,武汉封闭海鲜市场。

“自我隔离吧,别给别人添麻烦”

同时,在社交媒体上,谣言四起。有人说,武警部队会在市区上方撒消毒剂,提醒市民注意。还有人说,抽烟喝酒能抵抗冠状病毒。部分后来被官方辟谣。

33岁的程女士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说,此前对疫情也不以为然,认为会很快得到控制。1月18日,就有英国研究者估计,实际已经感染的人数至少1700例。而当时官方数字显示为41例,并称疫情在可控范围。

直到21日在微博上得知,有15名医护人员确诊感染,程女士才紧张起来。当天下楼买菜,也只看到少数部分人戴口罩。“大部分是年轻人,可能消息比较快。”两天后,程女士再次观察,九成市民才戴上了口罩。

程女士提前备好了蔬菜和肉类,年就在自己家过了。走亲戚,串巷子,会朋友,一系列节目统统取消了。

“没办法,自我隔离吧,也别给别人添麻烦”,程女士无奈地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本该举家欢庆的农历新年,蒙上一层阴影。

“既来之则安之吧”

中国律师斯伟江因家人在武汉住院,不得不前往看望。但因“封城”而被迫滞留在武汉。“来时有点犹豫,感觉里边肯定藏着点什么,怎么肺炎会这么爱国,只传香港和海外,不传染国内?”

他跟朋友聊天,感到大家的情绪还是有点紧张。但这种情况不可抗拒,紧张、担心都没用,“既来之则安之吧”,他对BBC说。

封城之后,据他观察,街道上人很少,但大部分便利店都如常开放。摆放矿泉水和方便面的架子几乎扫荡一空。“感觉武汉人民还是很淡定,超市还有促销员在呢,街上也有不戴口罩的人。”

超市里,一位老太太进超市买口罩,说银行没口罩不让进。斯伟江见到很多人的口罩都是棉质的,似乎出现短缺趋势。而且没有合适的孩童口罩,他只能用大人口罩改装。

他所在的小区张贴了“倡议书”,倡议市民不外出、勤洗手、加强锻炼、不信谣言等。他估计,只要物资供应充分,恐慌情绪不太会出现。

“封城对不在城里的人造成了一种心理压力,在里边的人该怎样生活,还怎样生活”,他说。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1月24日13:30

區域報告確診病例死亡人數
湖北54924
河北21
北京26
山東15
上海20
浙江43
廣東53
四川15
雲南2
江西7
天津7
重慶27
湖南24
河南9
廣西13
吉林3
安徽15
海南8
貴州3
寧夏2
山西1
黑龍江41
福建9
江蘇9
遼寧4
新疆2
陝西3
甘肃2
內蒙古1
澳門2
香港2
來源:國家衛健委,大陸各省市衛健委 & 香港政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