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中港“一国两制”下的医护镜像

戴口罩的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自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站在一线的医护群体成为外界关注的对象。在中央集权的社会主义中国,医护人员被塑造成“无私无畏”的高尚群体,他们的言论自由被“训诫”,他们无权拒绝调配否则被吊销执照;然而在高度自治的香港,景象则完全不同:医护群体步步紧逼港府,要求港府回应“全面封关”的诉求以降低病毒传播风险,否则罢工。

截至1月29日(周三)中国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为5974例,死亡病例132例,疑似9239例。香港则确诊8例。如果按照香港大学的预测,有4万多人感染,4、5月的疫情爆发高峰还未到来。

港府在1月28日(周二)宣布“局部封关”的管制和防御措施:即从周四凌晨(1月30日)起,关闭高铁西九龙站,暂停所有来往香港和中国大陆的高速铁路服务。所有来港航班缩减一半;暂停“自由行”签证。

“政府无能靠自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一直被喻为公共防御的老手,但在港府宣布“局部封关”前被应对本次病毒批评反应迟缓。

香港医护界工会组织“医管局员工阵线”仍不满港府措施,称会按法律要求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决定2月3日是否罢工。他们要求港府“全面封关”,如果2月3日晚得不到港府回应,则会在2月4日起罢工4日。

亲北京的《大公报》批评医护“罢工”“置港人生死不顾”,其“全面封关”禁止所有中国国内游客访港的诉求是“挑拨中港两地矛盾”。

截至1月28日中午“医管局员工阵线”有1.2万会员,申请入会的人数还在增加。全香港约有5.2万名护士和约1.4万医生。“医管局员工阵线”的主席余慧明称希望给香港医管局压力,让政府回应封关诉求。

香港政府医管局则回应说,明白大家的担心,但罢工的伤害很大。也称不想用道德压力要求同事配合,只想同事安心应对疫情。

在“医管局员工阵线”的脸书主页,有人批评5天后的罢工太迟,到时疫情或许已经失控。但“医管局员工阵线”说,按照合法程序,2月3日的罢工是最早时间。只有按合法程序来,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的权益才会受到保障,即高度自治的香港保障公民集会和罢工的权利。“医管局员工阵线”的支持者认为“港府无能”,所以要靠自救。也有支持者声称,“政府用道德来绑架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绝对可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香港医护的担心不无道理。在毗邻中国沿海大省广东,武汉疫情大爆发后确诊人数直线上升,成为除湖北外疫情最严重的省份。2003年“非典”后港府经济受重挫,开放“自由行”签证给中国内地游客刺激经济,而广东深圳的各大关口则是直接的访客入口;春节期间,连接香港和大湾区的港珠澳大桥免费让车辆通行;被诟病破坏“一国两制”的香港西九龙高铁站在春节期间客流量增大无疑增加防控风险;除此之外,香港机场亦是全球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不少前往第三国的乘客选择在香港转机。

而在宣布“局部封关”前,港府反应被批评迟缓,作为公共卫生防御的老手,比邻居澳门还要慢一步。

与此同时在工会向港府施压时,香港两家医院的护士请病假作无声抗议,港府宣布局部封关的同一天,1月28日,香港东区医院有15名护士请病假。再往前的2天,香港另外一家医院有4名护士请病假。医院则称调派人手补缺,正常运转不受影响。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武汉肺炎:医疗资源依然紧张,患者家属亲述 “住院难”

“被训诫的言论自由”

罢工和病假在疫情重灾区的武汉简直是痴心妄想,连基本的言论自由也要被“训诫”。

一名一线医生因在去年12月底,即武汉政府严密管控疫情信息期间在微信群发布病毒消息被训诫后感染病毒住进重症室。

1月27日晚中国媒体《北京青年报》一篇在中国国内广为转发和流传但随即被删除的文章称,这名医生在发布信息的第二天,被医院监察科要求写一份对于不实信息外传的反思。随后他被叫到派出所签了一份《训诫书》。消息发布11天后,这位医生被患者感染武汉肺炎感染住进重症监护室,目前为止尚未出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月4日港府宣布启动应变计划,将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资料照片)

“不服来辩”结果无人来辩

早期疫情的信息被中国严格控制,中国的医学专家大多持审慎态度,记者们很难找到愿意说话和能说话的受访者为公众答疑解惑。中国国内的医生说话不行,香港的专家愿意站出来说话结果被攻击。

香港大学的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他和团队率先分离鉴定出“非典”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非典”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

在病毒学领域具有很高的权威性。但中国媒体《财新》在1月23日发表管轶题为《这次我害怕了》的专访文章,质疑武汉封城实际效果,批评武汉防疫措施不足,并且预估武汉肺炎感染规模也要比SARS多得多。

管轶的调子显然与中国国内不符。于是中国官方媒体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管轶的公信力。官方媒体记者们分享管轶在中国挂名的实验室2005年被处罚的旧闻,找出管轶在信息黑洞情况下,于1月15日发表的疫情可控言论。

引发中国争议的管轶专访一文的作者,《财新》记者王端在微信上回应质疑时说道:“新闻的任务不是被报道的那个人你认同不认同,而是各种声音你听不听得到。希望有更多专家站出来驳斥论述,而非人身攻击,但问了一圈没人出来。”

强制履责的“白衣天使”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世界都知道武汉一线的医疗物资极度匮乏,再加之信息不透明和防护不力,1月23日前后一线医生和护士感染情况有所增加。

当然与表达真实感情说“害怕”的管轶相比,中国媒体为奔赴一线的医护人员高奏“白衣天使”凯歌,将他们描述称最无私和最勇敢的一群人。

全世界都知道武汉一线的医疗物资极度匮乏,再加之信息不透明和防护不力,1月23日前后一线医生和护士感染情况有所增加。

武汉当地的一名护士透过镜头哭诉担心,但也表示这是职责所在要有自己的使命感。因为"使命感使然",也是在1月23日,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爆出许多省份医护主动请战的截图,其中包括“非典时期”曾奔赴小汤山的中国南方医院医护人员请战。陆续上海、重庆等外省市的医疗队组建成功支援湖北。

中国媒体铺天盖地宣传这群医护的勇敢和敬业,不断重复“煽情”。而第二天的1月24日,中国海南一位姓朱的医生因担心被感染,拒绝到发烧门诊和隔离病房当值,随后向所在医院辞职。但中国的法律规定医生必须服从调配。在“发生自然灾害、传染病流行、突发重大伤亡事故以及其他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安全健康的紧急情况时,不服从卫生行政部门调遣的”,将由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责令暂停6个月以上1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者吊销执业证书。

被调配到一线的医护超时工作,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物资极缺。1月25日的年三十除夕,武汉一线医生年夜饭只有方便面和饼干的一条视频引爆中国的互联网。公众对武汉医疗物资匮乏感到愤怒,后勤保障缺位亏待医生。而在同一天,湖北省省长王晓东称武汉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充足。

朱医生主动提出辞职两天后的年初一,所在医院发布通知将其开除并向有关部门申请吊销其执业医生资格。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
香港和澳門的感染病例數字

病例數目

中國

報告確診病例: 77016
死亡人數: 2444

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共77016人感染,2444人死亡。中國衞健委在2月20日更改了湖北省統計方式,下調確診數字。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各省市衛健委和香港政府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2月23日早上11:00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2月19日北京時間早上11時30分

區域報告確診病例死亡人數
湖北61,6821,921
河北3064
北京3934
山東5443
上海3331
浙江1,1730
廣東1,3315
四川5143
雲南1730
江西9341
天津1283
重慶5555
湖南1,0084
河南1634
廣西2442
吉林901
安徽9866
海南1,26219
貴州1462
寧夏710
山西1310
黑龍江47012
福建2930
遼寧1211
香港622
澳門100
江蘇6310
新疆761
陝西2420
甘肅912
内蒙古750
青海180
西藏10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各省市衛健委和香港政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