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卷入疫情和假新闻风暴眼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

岁末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多少人此前闻所未闻的名字推到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聚光灯下。

日前,这个研究所就美国药品瑞德西韦抗冠新用途申请专利,引发诸多评论。

从蝙蝠到双黄连,眼下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举一动几乎都成了关注热点。伴随着病毒传播的,还有阴谋论、假新闻。

那么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怎样一个机构,又如何一次次走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图像来源,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专利“抢注”争议

2月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发布讯息称,“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文中披露已在1月21日就瑞得西韦申请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抗病毒药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公司专利产品,用于治疗埃博拉等传染病。

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最近曾报道,使用瑞德西韦后,一位在美国的武汉肺炎患者症状改善。

中国大陆有媒体质疑,疫情当头,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什么对有效性仍在验证中的药品开始“抢注”?

彭博社5日文章则表示,此举或许会重新挑起外界对中国对知识产权尊重问题的长期担忧。

图像来源,谷歌地图

图像加注文字,

武汉病毒研究所与疫情源头华南海鲜市场距离不是太远

蝙蝠——追查元凶

追根溯源,许多人第一次听说、开始谈论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是因为“蝙蝠”。

武汉封城之前,外界对疫情的关注度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对新冠状病毒的了解也更为有限。

不过,在距离疫情源头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公里、车程只需半小时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早已开始分析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

1月23日,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团队公开研究成果:对新冠状病毒和萨斯(非典)病毒的基因组成分析后证实,初始宿主是蝙蝠。

石正丽人称“蝙蝠女侠”。在对萨斯病毒溯源研究中,她领衔的团队经多年调查研究后证实,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

今年1月21日,湖北成立新型肺炎应急科研攻关研究专家组,组长正是石正丽。

图像来源,Web

双黄连——“抗冠新药”

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发布让难以计数的人“行动起来”,可能要归因双黄连。

1月31日,中科院发布,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这一发布经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诸多媒体高调报道,在大陆直接引发抢购潮,不少地方的双黄连线上线下瞬间断货。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有些网民称为“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之母” 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瞬间成为风云人物。但是,收获点赞的同时也遭遇人肉搜索,资历、背景被起底。

虽然中科院在发布消息的同时明确指出,双黄连口服液将“开展临床研究”,但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上海药物研究所仍被指急功近利,“没有任何证据就发布双黄连可抑制新型病毒”。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

伴随着病毒一起扩散的还有假新闻、阴谋论

争议问题——“标本泄露”

围绕武汉病毒研究所最具爆炸性的指称当属另一宗在网络流传的假新闻。假新闻称,新型冠状病毒其实是中国当局研发的生化武器,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引起疫情。

大多相关报道都援引美国小报《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与大报《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无关)的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则是引述一名“前以色列情报官员”。

两篇报道都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文章中的以色列情报官员也明确指出目前“没有证据或迹象”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发生这种泄漏。

尽管“生化武器”论目前来看是无稽之谈,但此次病毒的源头是否可能和实验室相关仍存在争议。尤其是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刊载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称该医院在去年12月1日收治了首例后来被证实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其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曾在国际权威期刊《自然》(Nature)对石正丽的实验表示关注。

他周三(2月5日)对BBC表示,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但他补充说,这并不代表着可以“完全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

“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埃布莱特说。

2月2日,石正丽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称: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武汉地方官媒《长江日报》称,该报记者通过中科院武汉分院工作人员,向石正丽本人求证此条朋友圈消息属实,并获准发布。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武汉病毒研究所简介

武汉病毒研究所到底是怎样一个机构呢?

据研究所官方网站介绍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

研究所拥有中国首个投入正式运行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卫健委指定的“国家级保藏中心“微生物菌毒种保藏中心、国家非洲猪瘟区域实验室、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与武汉大学共建)等研究技术平台。

国际上通常根据危害程度、所需防护程度等,把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四个等级,四级意味着需要的防护水平最高。

2015年1月31日,武汉P4实验室竣工揭牌。

眼下,武汉肺炎疫情仍未平息。

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和国家病毒资源库仍在着力进行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等研究。

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一段时间,武汉病毒研究所仍将处于风暴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