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万家宴”后的社区疫情危机折射政府管治缺失

2月3日晚,3所"方舱医院"在武汉开建,至4日早上,已搭起数百张临时病床。这是洪山体育馆内部。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2月3日晚,3所"方舱医院"在武汉开建,至4日早上,已搭起数百张临时病床。这是洪山体育馆内部。

曾热热闹闹举办“万家宴”的武汉百步亭社区近日疑似陷入“疫情危机”,出现超过10宗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案例,至少50栋楼出现发热病人。

百步亭居民告诉BBC中文记者,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出门,窗户也不敢开,担心自己染病也害怕被他人传染。

百步亭是武汉的一个大型社区,包括怡和苑、安居苑、景兰苑、天顺园等9个小区,人口达13万。

至少10人确诊

周二(2月4日),中国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武汉江岸区百步亭社区“疫情大爆发",微信截图消息称包括安居苑、百合苑等多个小区居民出现发热症状。微博上,“#武汉百步亭社区多栋发热门栋#”也成了热门搜索。

中国媒体财新和《经济观察报》周三(2月5日)确认流传的微信截图属实。《经济观察报》指2月4日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在百步亭辖区内的安居苑、百合苑业主群公开了发热病人门栋信息。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武汉市社区工作人员为进小区者量体温。

报道指,安居苑共55栋楼,其中33栋出现发热病人,百合苑共36栋,17栋出现发热病人。另一个小区怡康苑有至少10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高度疑似超30人,轻症在家数十人。

1月18日中国传统农历小年,百步亭曾举办第二十届“奋斗新时代梦圆小康年”万家宴。当时媒体报道,在1个主会场和9个分会场,社区居民摆满了自创的近1.4万道菜品,超过4万个家庭参加了此次活动。

随后一周,武汉疫情迅速恶化。1月20日,中国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有人传人现象。”23日凌晨,武汉下达“封城令”,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停运。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能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窗户都不敢开”

“看到(微博)热搜我瑟瑟发抖,窗户都不敢开,”28岁的刘未目前独自住在百步亭,周三她告诉BBC中文记者,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出门,担心自己染病也害怕被他人传染。

“没有必要大家都不会出门的,因为陆陆续续身边的人都被确诊了,大家都挺害怕的,”她说。

刘未住的这栋楼属于“发热门栋”,大年三十晚楼下来了救护车带走了一名病人,她吓得赶紧把窗户关上,两天都没换气通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武汉肺炎:患者家属讲述就医艰难路,无法确诊死亡迅速火化

12月底,刘未在微博上看到武汉出现了一种新病毒,就给家人和自己购买了口罩。1月20日起,她看新闻发现病例越来越多,开始自我隔离、待在家里。

但待在家里每天心理压力很大,她一直想着前段时间出门是不是被传染了,“每天疑神疑鬼,我刚开始老觉得冷,后来又喉咙疼,一边安慰自己肯定是心理作用,一边又想着现在喉咙疼,明天会不会就开始咳嗽发烧了。”

后来她逼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每天在家打扫卫生消毒,整理屯粮,定时给住在武汉另一个小区的爸爸妈妈报平安。

刘未告诉记者,目前小区内仍然有居民走动,仍有几个老人每天在楼下不戴口罩聊天、玩健身器材。

同样住在百步亭的大学生王方对BBC中文表示,她和父母也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出门。

1月21日晚,王方从北京返回武汉,封城前在网上买了很多食物,不过吃到现在,家里只有面条饺子了。

“我们家好久没吃菜了,”她说。

政府和社区管理缺失

早在12月初,中国官方通报的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就发病了。可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仍传唤了8名网民,称他们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有关肺炎的不实信息。周四(6日)病逝的李文亮就是这8名所谓的“违法人员”之一。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最早公开武汉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染上新冠病毒肺炎,于当地时间周四(6日)病逝。

未接到当局任何警示或指引,武汉居民没有感到危险迫近。1月18日,百步亭社区仍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万家宴"。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1日曾对媒体称,继续举办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助理教授李薇认为,此次事件反映出武汉当地政府在疫情事先预警机制和事后弥补机制都存在问题。

“1月18号这个活动之前已经有相关信息表明疫情爆发,举行活动可能加剧疫情,为当地居民和公共卫生带来风险,政府应当在活动举办前就评估风险,决定是否应该取消,”李薇说。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新华社说,在活动中心主会场和9个分会场,当天共有4万多个家庭一起吃团圆饭。

李薇指,举办“万家宴”之后,疫情不断恶化,政府也应该了解大规模聚会可能导致的后果,采取补救措施,包括隔离观察、通过居委会去密切监测参加活动的居民等。

在“万家宴”举行之后,百步亭社区管理仍有诸多漏洞,目前当局的措施似乎依然难以满足防疫要求。

25岁的百步亭居民许文对BBC中文表示,社区的信息不够透明公开,在发热居民楼下贴“发热门栋”标识十分低效,许多人可能并没有注意到;另外,即使贴上标识,居民仍然自由出入,没有任何检查。

对于那些疑似感染的居民,许文指社区也没有任何送菜等帮扶措施,即使有疑似症状,居民也需要去超市买菜,加大传染风险。

刘未则认为,政府和社区的宣传不到位。作为年轻人她在微博上获取信息,可是居住在百步亭的大多是没接触过过网络的老人,或许直到封城才了解到疫情的严重。

“哪怕封城前一天,社区都没有广播宣传。”她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未、王方和许文均为化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