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的香港网红:我们想展现对示威的另一种声音

香港政府去年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容许法庭把嫌犯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引发当地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政治风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政府去年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容许法庭把嫌犯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引发当地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政治风波。

香港去年因为《逃犯条例》修订,爆发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危机,示威浪潮在近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慢慢冷却,但有关示威者暴力行为和警察执法涉嫌滥用暴力的争议仍在网络上持续。

香港示威浪潮改变了一些当地人使用社交网络的习惯。除了Facebook、Instagram外,部份示威支持者转到Telegram、Bridgefy等加密通讯软件,而另一方面,一些支持警察执法的“蓝营”支持者(亲建制派)也转到中国大陆的微博开设帐户,包括许多香港网红。

这些网络红人本身在YouTube、Facebook等已经有许多支持者。他们说,进军微博是希望让中国大陆的用户知道,香港舆论对示威浪潮的论述,不单止只有责怪警察处理示威浪潮的“黄丝”。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示威:进军微博的香港网红

“除了示威支持者,也有反对者”

网名“黑超哥”的Matthew是其中一名“蓝丝”阵营的网红。他的YouTube频道去年九月至今已经有差不多10万人订阅,话题也从最初集中评论示威浪潮,扩展到新型冠状病毒、中美关系等其他议题。

他去年九月起,开始在微博发表短片,内容与他在YouTube发布的短片差不多,都是评论时事。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形容自己扩展到微博是一个“顺其自然”的步骤。“有使用YouTube、Facebook的习惯,就会想为什么也不连带使用微博?”

但他说,加入微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让中国大陆的网民知道,香港除了反对政府一方,还有一些反对暴力示威,“支持、承认中国人身份的人”。

“Facebook和YouTube上比较少中国大陆的用户,对不对?因为他们可能要翻墙,才能够登入这种平台,所以我们就反过来迁就他们,我们使用微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在处理示威浪潮期间,多次被指滥用暴力,警方指警员只是利用"最低武力"阻止违法行为。

与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另一名同样是蓝丝阵营的网红孙凯怡。她去年8月在示威者发动罢工并堵塞公共交通网络期间接受传媒访问时,批评示威者的行为,引起外界关注。

她说她希望透过微博,加深中港两地的认识,也让中国大陆的网民更加认识香港发生的事情。

她举例说,去年10月1日一名警员在荃湾向一名示威者开枪,是主权移交后警察首次使用实弹射击示威者。警方发言人指出,示威者当时在荃湾大规模袭击警察,警员发出警告无效,生命受“严重威胁”后开枪,击中一名18岁学生。

“为什么警察会开枪?事情有前因后果,但我发现没有完整片段,于是我上载到网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建制派多次举行集会,支持警察执法,但人数大多比示威支持者一方少。

Penny认为,Facebook和YouTube等平台与微博最大的分别,是微博用户的留言大多比较正面,比较少骂人。

“他们通常会叫我注意人身安全,外出时要多点留意,因为自从我在8月5日接受的访问后,他们都会很关注香港的事情。”

“灭声”之争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浪潮从最初和平游行,演变成多宗严重警民冲突。

假新闻在香港示威浪潮中成为一个关注点,许多关于警察或示威者的虚假消息不断在社交网络传播。Twitter和Facebook在示威爆发两个多月后接连宣布,它们封锁了数百个帐号,指这些帐号发放垃圾信息,或使用虚假帐户,违反它们的使用者协议。 香港建制派形容这个举动“灭声”。

Penny说,她曾经在Facebook上传一些片段,后来被Facebook删除,同时把她的帐号封锁数天。但她留意到其他用户可以上传同一条片段,那些片段没有被删除,相关帐号也没有像她一样被封锁。

Matthew也认为他的Instagram帐户成为了社交网站封锁的其中一个目标。他说他有一个以“Sunglass_gor”(“黑超哥”的英文名和谐音)为名的帐号 ,但后来有人以“Sunglasses_gor”为名开设帐号,发布与他政见完全不同的内容,他呼吁支持者向Instagram检举这个帐户。

Instagram后来决定把他和以谐音开设的帐号同时封锁,Matthew向Instagram提出上诉,系统却向他发出讯息指“无法处理”。

Image caption Matthew说他曾多次要求Instagram解封帐号,但不成功。

BBC中文就两人的个案向Instagram的母公司Facebook查询。公司发言人指早前“错误地”封锁Matthew的帐号,至今已经将它解封。

至于Penny的个案,发言人没有作出直接回应,但否认曾经就个别Facebook用户的政治关联针对性地采取行动。“我们的使用者守则已经很清楚订明,哪些内容可以上载到Facebook,哪些不可以。我们有理有据地执行这些守则,没有偏颇。”

微博使人却步之处

Matthew坦言,自己在微博上曾经谈到一些政治上比较敏感的话题时,片段会被屏蔽。

他强调自己对微博这种做法表示理解,但这种审查令他发现微博“不太适合自己”,令他仍然着重使用Facebook和YouTube,不会为了迁就这种审查制度而改变自己拍摄的话题。

Image caption Matthew在YouTube上的频道至今已经有差不多10万人订阅。

“Facebook和YouTube最多不会跟我分享广告利润,但最少我上载的片段仍然存在。”

“我们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可以选择的话,我当然希望继续使用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这始终是香港的主流平台,微博不是。”

Image caption 中国大陆网民大都不会广东话,但Penny认为身为香港人,用广东话表达自己会好一点。

Penny说她至今没有被微博以内容审查为由,封锁已上载的片段,只是偶然微博以版权为由删除某些内容,但她说她没有故意以特别方法在微博上吸引粉丝,也坚持使用香港普遍使用的广东话拍摄片段,顶多是配上字幕、或在片段旁简介一下内容。

“始终我们是香港人,在香港都是用广东话,用广东话表达自己会好一点。”

“无论观众是什么地方的人,也会希望本地人做本地的事情,有本地的特色,这会比较好一点。”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