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本土阵营立法会民主派初选大胜,北京谴责初选违《国安法》

黄之锋(右)与袁嘉蔚(左)在初选当天在街头拉票。
图像加注文字,

黄之锋(右)与袁嘉蔚(左)在初选当天在街头拉票。

香港立法会选举将在9月举行,民主派举行初选,吸引61万名选民投票。投票结果显示,积极参与抗议活动的政治人物及本土派人士获得压倒性胜利,传统民主派政党备受打击,反映民主派选民期望代议士有更激烈的抗争。有分析认为,此次投票率打破民间投票的纪录,反映民主派支持者对政局及香港《国安法》的不满,显示不想妥协的决心。

在初选胜出的民主派参选人大多支持在议会中采取更激烈抗争,他们希望得到过半数议席“35+”的目标,即获得立法会过半数议席,增加民主派在关键议程上的谈判筹码,并以否决政府财政预算议案等方式来迫使港府作出更大的让步,遭到港府和中联办批评。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警告,如果初选人士目的是阻挠政府所有政策,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中的“顛覆国家政权”。中联办发言人严厉谴责初选,形容初选是“非法”,并指控“反对派少数团体和头面人物”有“外部势力支持”,点名批评协调初选的香港大学学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指他目标是夺取香港管治权,想上演港版“颜色革命”。

图像加注文字,

本土派人士黄子悦因理工大学事件被控暴动罪。

选举结果有什么看点?

这场民主派初选的主办单位“民主动力”原本设下的目标是17万人投票,但投票人数出乎意料,超过60万,创下香港民间投票的纪录。在各区票站,连续两日均出现长长的人龙。

协调民主派初选的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形容,逾60万人投票创下香港民间投票的历史,港人创造了一大奇迹。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蔡子强认为,此次民主派初选在没有官方推动下仍然有60万人投票,数字相当惊人,其人数已经是2016年民主派所得票数的一半。他认为,游行已被禁绝多时,这次投票是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市民首次透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表达不愿妥协的声音。

已解散的本土派组织“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以及他共同推荐的人,均在初选中得到高票,包括现任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曾加入香港众志的现任区议员袁嘉蔚、“占中”学运领袖岑敖晖、直播元朗7.21白衣人事件时遇袭的香港网媒“立场新闻”前记者何桂蓝、在示威期间主力国际游说工作的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等。

黄之锋认为,“结果反映经历一年多的‘时代革命’”,“选民期望代议士进入议会‘全面抗争’”,香港人会看政治人物的抗争意志以及他们有多大程度投入群众运动,“抱持坚定投票立场、毫无保留投入肢体抗争、不再缺席任何关键表决”。他认为,今次投票率之高,是向政权及世界发出讯息,表明香港人未投降,也“没向共产党卑躬屈膝”,他将会继续推进国际战线,反抗强权打压。

多名因示威活动而冒起的本土派人士入围香港民主派初选,包括多次发起游行的刘颖匡、被控暴动罪的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社工兼现任区议员李嘉达、屯门区议员张可森、天水围区议员伍健伟,以及曾形容香港是一个“民族”、批评中国对香港进行“殖民侵略”而被亲北京媒体批评是宣扬“港独”的邹家成。

传统民主派政党在今次初选备受本土派挑战,其中民主派最大党——民主党表现未如理想。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党员尹兆坚、林卓廷以同区较低票数入围,多次被指与本土派“割席”的现任立法会议员黄碧云低票落选,相对较年轻、经常在示威现场出现的许智峰和邝俊宇则以最高票入围。

举办多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的香港泛民主派组织“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以区内最高票数入围。第二大民主派政党公民党派出5人参加初选,1人败选,在4名入围参选人中,两人在其选区内为最低票。工党将会没有议席。

图像加注文字,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高票获胜。

民主派参选人面对的风险

香港立法会选举奉行比例代表制,民主派之间本身在同一选区也存在竞争,需要选民配票,确保不会有个别候选人获得过多选票,而令到另一名候选人落选,暂时民主阵营未有公布配票的方法。

不过更迫在眉睫的是,这些参选人要确保自己的参选资格。

自2016年起,香港政府要求参选的人签署确认书,表明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否则不可参选,而选举主任会以该名参选人是否有“港独”倾向而决定会否取消其参选资格。

黄之锋去年区议会选举被取消资格,当时选举主任认为他“并非真心”不提倡“港独”作为“自决(以民主方法决定香港前途)”的选项,黄之锋当时谴责政府进行政治筛选。

图像加注文字,

初选吸引逾60万人投票,多个票站大排长龙。

香港《国安法》通过后,港府表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也带有“港独”含意,立场倾本土阵营的参选人,过往经常高喊这句口号,他们在港府有所宣布后,需要修改自身的宣传品,避开一些可能踩到红线的字眼。

一些候选人曾表示忧虑选举主任可能会根据其过往言论,而取消其参选资格,并批评选举主任可以用主观和不清晰的准则,作出政治筛选。

另外,多名民主派参选人早已表明,如果在议会有过半数议席,将以否决财政预算议案等瘫痪议会的形式争取港府让步,有些人形容这是议会的“揽炒派”,但中国和香港政府已对此表示强烈批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指,香港没有初选机制,政府收到了相当多的投诉,担心会令未来选举不公平,亦违反因应疫情所推行的限聚令及私隐保障等等,政府部门会调查,若有证据便会采取行动。她警告,如果初选的目的是达致“35+”,再阻挠政府所有政策,那就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中的“颠复国家政权”,如果情况如是便需要处理。

中联办发言人对民主派初选予以严厉谴责,形容此次初选是“非法”,支持港府深入调查、依法严肃查处,并指一些想控制立法会、否决预算案、瘫痪政府、“全面揽炒香港”的人是“颠复国家政权”,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

发言人指,反对派少数团体和头面人物在外部势力支持下,策动今次初选是严重挑衅现行选举制度,严重破坏立法会选举的公平公正。发言人特别点名批评协调初选的香港大学学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指他的目标是夺取香港管治权,想上演港版“颜色革命”。

港澳办亦发声明,批评民主派初选是挑衅香港《基本法》和《国安法》,批评参选人要签署声明,承诺否决预算案是夺取特区政府管治权。

一众本土派参选人士早前发起一份声明,承诺当选后会否决预算案,迫使政府回应示威中的五大诉求,但民主党担心签署声明会有所后果而拒绝签署声明,后来民主派协调决定不会强制任何人签署有关声明。

视频加注文字,

中国政府驻香港国安公署揭牌,居民声称事前无通知

港大学者戴耀廷表示,否决预算案是《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宪制权力,而民主派初选的声明及文件中,完全没有提及“揽炒”字眼,不认同初选有违法。而另一名有份协调的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亦指,初选“合法合情合理”,强调各界对“揽炒”有不同的看法,初选时期没有把“揽炒”变为共识,质疑是北京强加罪名,担心一旦民主派参选人的主张被北京视为所谓“揽炒”,会被取消参选资格。

至于干预选举公平性的指控,协调民主派初选的负责人表示,初选结果只供参考,让各人自行考虑是否遵守承诺,没有强制参选人是否正式报名参选。在逾60万名选民投票下,相信有关结果具备道德上的认受性,民主派参选人如果不理会初选结果而坚持报名参选,则等同“政治自杀”,不会得到民主派支持者的选票。

早前,建制派政党民建联及新民党均在党内举办初选。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质疑,建制派同样在选举中有内部初选和协调,当中并没有公众参与,不能够称民主派初选是“操控选举”,他批评港府随时把法律针对性加诸他人身上,做法令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