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聪:傅雷之子、著名华人钢琴家“感染新冠于英国去世”

傅聪

图像来源,CNS

多家中国媒体报道称,华裔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于当地时间12月28日在英国逝世,终年86岁。

傅聪生前为著名华人钢琴家,有“钢琴诗人”的美誉。他的父亲是中国著名翻译家、作家傅雷。傅雷夫妻在中国文革初期双双自杀身亡。在华人世界,傅聪在音乐圈之外还因由傅雷夫妇二人写给他和弟弟的书信组成出版的《傅雷家书》而为人熟知。

傅聪于1934年出生于上海,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政治动荡期间移居国外。他1955年前往波兰学习钢琴,1958年前往英国后一直在伦敦居住。12月27日,多家中国媒体称他在英国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他的学生、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孔嘉宁当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傅聪已经住院两周。12月29日,多家中国媒体引用奥地利音乐频道的消息称,傅聪已于英国当地时间12月28日因感染新冠去世。

华人世界已经对傅聪去世表示哀悼。郎朗、李云迪等中国钢琴家及许多文化界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向傅聪致意。而在微博上,傅聪加入英国国籍的做法让一些中国网民就“艺术与爱国”展开争论。

图像来源,Facebook

图像加注文字,

中国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在社交网站上表示纪念。

《傅雷家书》与文革

傅聪为傅雷与朱梅馥的长子,于1934年3月10日出生于上海。他的父亲傅雷为中国著名翻译家、作家。自傅聪于1954年出国参加钢琴比赛后,傅雷夫妻二人开始给在外的两名孩子傅聪与傅敏写信,这些书信中的部分在之后出版为《傅雷家书》,在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

《傅雷家书》中收录了1954年1月至1966年傅雷夫妻二人去世前寄出的近200封书信。由于弟弟傅敏在文革时期烧毁了自己手中保留的大部分家信,书中收录的主要是傅聪收到的家书。在这些信中,傅雷不仅与傅聪交流了自己对艺术、文化的看法,也对儿子的生活、思想、精神提出了建议,被许多中国人视作家庭教育的参考借鉴。

图像来源,CNS

图像加注文字,

2018年4月7日,傅雷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在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举行。傅雷之子傅敏携夫人(图)与中外学者在傅雷墓前拜谒。

傅雷在1957年的政治风波中被打成右派。1966年文革开始后,傅雷夫妇二人在一次遭遇红卫兵四天三夜的抄家后,于1966年9月3日凌晨双双自尽。

文革结束后,傅雷夫妻二人于1979年得到平反。

图像来源,CNS

“叛逃”与平反

傅聪于1955年起出国前往波兰学习钢琴,在1958年结束学习。原本傅聪需要在结束学业后回到中国,但在当时他的父亲已经被打成右派的压力下,傅聪选择出走英国,这被中国当局视作叛逃行为。

中国著名音乐家、前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李春光曾提到过傅聪出走的内情。他曾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指出,傅雷是被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逼走”的。

李春光曾在1981年上书时任中共领导人胡耀邦,为傅聪出走作出解释。他在信中转述称,傅聪曾表示父亲傅雷被打成右派是自己出走的直接原因。“我即将毕业回国,我知道,等待我的,将是父子互相揭发、批判……抛开我们父子的命运不说,我当时确实预感到国家可能要走上一条吉凶难测的路。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我是在极度痛苦和失望中走的。”

1981年,傅聪在中国获得平反。之后他多次回到中国进行演出。

音乐成就

傅聪极具钢琴天赋,自七岁起开始正式学习,先后师从居于上海的意大利音乐家梅百器(Mario Paci)与苏联籍钢琴家勃隆斯丹夫人(Ada Bronstein)。

1955年,傅聪参加在华沙举行的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成为首位在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的中国音乐家。

定居英国后,傅雷的音乐事业逐渐走上巅峰。美国《时代》杂志曾评价他为“当代最伟大的华人音乐家”。

波兰肖邦研究所(Fryderyk Chopin Institute)29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对傅聪去世表示哀悼。该机构称,傅聪的离去“标志着肖邦传统中极为重要的一页的关闭”。

中国钢琴家郎朗在微博上表示,傅聪是他十分敬重的“伟大的艺术家”,愿天堂没有病痛。

图像来源,Langlang weibo

首位获得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冠军的中国人李云迪表示,对此消息一时难以置信,愿他在天堂永远有永恒的美乐陪伴,永不寂寞。

在音乐界之外,中国网友对傅聪的去世反应不一。在不少《傅雷家书》的读者对这一消息表示哀痛的同时,也有一些民族主义的评论出现在网络上。

“叫你不爱国,虽说爱音乐无国界,这也许就是后果吧。好好的中国人跑去做个英国人,”一名网友写道。

“傅聪不是一个榜样人物……傅聪是一个叛徒。叛逃可耻,后代叛徒更加可耻。我们不能是非不分,”另一人表示。

“百年之后人家怎么说我,反正我也管不了了。我相信百年以后,说我的事情一定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很多莫名其妙的,可是我管不了了。反正是身不由己的事情,身后名利的事情,顾不上这些,无所谓,”在一次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傅聪曾这样表示。

“在音乐世界里,我不是一个成功者,而是一个永远的探索者。当一个音乐家永远是孤独的,因此也需要耐得住孤独,这是对自己的考验,”2007年,在一次与台湾《MUZIK》杂志的专访中,傅聪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