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经济、权贵资本和发展(上)

《亚洲教父》封面 图片版权 other
Image caption 《亚洲教父》作者同意中国可以看到不少大亨经济的特点。

在BBC聚焦亚洲实权、追踪亚洲财富之际,BBC中文网重访《亚洲教父:香港和东南亚的金钱与权力》(Asian Godfathers: Money and Power in Hong Kong and Southeast Asia)作者,《中国经济季刊》编辑乔·斯塔威尔(Joe Studwell)。

斯塔威尔在《亚洲教父》(2007年)一书中,讲述了几位东南亚大亨的故事。包括李嘉诚、林绍良等在内的这些巨富,属于四、五十个掌控东南亚经济的大亨阶层。

他认为这些大亨的故事贯穿了一个主题:东南亚经济是政界和工商界权势阶层之间关系的产物。这种关系在殖民地时期培育和发展,在后殖民地时期得到延续。其主要特点是政治精英赋予工商界精英在国内服务行业的垄断特权,使他们不必提高科技能力、创立品牌、发展现代企业或提高生产力就能够聚敛大量财富,而这些要素都是国民经济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

后殖民地时期,本土政治精英以同样的方法培育起依附于自己的经济精英群体,这个大亨阶层对政权不构成威胁,还可以跟政界靠山分享经济利益。

但是,这些大亨自己发财的同时却并没有推动国民经济整体的发展。相反,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是制造业的中小企业,以及把劳动力“出租”给跨国公司的劳务政策。香港和新加坡则作为东南亚地区的贸易港、金融处理中心和存放财富的离岸金融中心而繁荣。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暴露出这种权钱关系和政经活动安排的缺陷,即一国政治和机构发展的重大失败。危机当头,损失由国家和百姓承担,而大亨中很多人历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变得更强壮。

亚洲金融危机过后10年,情况没有显著改变,权贵资本主义依然如故,也没有出现工业化能力和全球竞争力提高的迹象。

那么,亚洲金融危机过后14年呢?

BBC中文网最近就“亚洲力量”话题通过电话找到斯塔威尔,请他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是:“没有任何重大变化值得更新《亚洲教父》出修订版。”

即便把中国的迅猛发展和海外扩展努力对亚洲权力格局的影响考虑在内,回答也一样。

以下是与斯塔威尔访谈主要内容的上半部分:

问:“大亨经济”指什么?

答:所谓大亨经济(Tycoon economy),并不是一种发展模式,而是一种特定发展模式的症状,在拉美和俄国也都一样。在导致这种症状的模式下,政府未能有效掌控发展进程,企业家的经济活动并不符合整体经济的发展利益。比如,增强制造业能力是符合国家经济发展目标的,但那些大亨极少涉及提升制造业能力的活动。中国、日本、韩国和台湾就不同,政府的诸多鼓励政策促使企业家们从事制造业,他们实实在在地生产和制造。通过出口补贴和优惠信贷等政策,政府在操控经济发展的路径。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斯塔威尔认为东南亚大亨经济是有权贵无资本主义,而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是其发展模式的一个显著特点。

问:为什么大亨主导的东南亚经济在2008全球金融危机中没有崩溃?

答:全球金融危机在东南亚没有造成很大变化,主要因为这些国家已经锁定了向中国提供大宗商品的角色。在科技进步方面,它们没有长进,甚至出现退步,但那主要是亚洲金融危机造成的,跟这次危机没什么关系。

中国企业的海外拓展努力我的确看到了,但似乎还没有涉及东南亚。中国的海外投资在亚洲主要集中在斯里兰卡、缅甸和巴基斯坦,还有非洲。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这些东南亚国家到目前为止成功地把中国资本挡在它们的大宗商品行业之外。不过,考虑到这些国家本身的技术能力,我不排除将来情况会出现变化。

总的说来,我认为中国将根据自由贸易协定扩大对东南亚的制造业出口,而那里的能源和大宗商品寡头大亨并不参与也不关心制造业的竞争,而是会继续把原料和商品卖到中国赚大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国家不会有发展,但那不关我的大亨朋友的事,那要怪他们的政府。

你可以说权贵资本主义仍然是东南亚的故事。

问:说说中国故事。如果把政府作为大亨,您是否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正出现大亨经济的苗头呢?

答:中国在1949年前已经有一定的工业化基础。大家都认为中国的公有化是共产党掌权以后的事,但实际上1949年前国民党执政时就开始了。所以,在台湾和中国,最大的企业往往是国有企业,规模较小的企业则更多从事出口业务。

不光是中国和台湾,德国在19世纪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就是规模最大的公司占据了上游的能源行业,比如石油、天然气、化工,较小的公司则从事制造业;消费者怨气冲天,企业效率低下。明治时期的日本也有类似的问题。

现在中国可能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说到底可能就是所谓的“国进民退”。这里有一点,“国进”主要在上游产业,而私营企业主要局限在下游的制造和出口业,且利润较低。问题是,如果制造商的利润边际很低,就没有钱投资于研发和技术更新,去跟跨国公司竞争。

显然,你需要大量投资,巨额的投入,还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可能跟通用电气或者大众汽车那样的西方巨头竞争。

当然,政府可以说,把挑战跨国企业的任务留给国营企业吧。它可以这么说,但数据显示大型国企大量进口,而很少在出口领域跟跨国公司竞争。它们在国内市场占据垄断地位,但并没有成为具有很强竞争力的出口企业。

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因此受到制肘,而可能只意味着发展效率不如韩国和日本那么高。

(点击此处阅读采访内容的下半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