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911幸存者华人律师李沧

911幸存者李沧
Image caption 911幸存者李沧

今年是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十周年。2002年我曾去纽约采访过一位在世贸大厦工作的幸存者、前美中律师协会会长李沧律师。

李沧和弟弟李刚当年都在世贸大厦南楼工作,尽管911那天他们兄弟俩都幸运的逃出了大楼,李刚在从33楼的办公室往下走的路上还帮助救人,但他们也有熟人和朋友在那次恐怖袭击中遇难。

2002年我在纽约采访李沧时,能明显感觉到他平静外表下内心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恐怖经历在他心里留下的伤痕是否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化了或者痊愈了呢?

我在911十周年之前,从伦敦的办公室给李沧在纽约的律师事务所打电话。李沧的回答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对911的记忆,这种心理上的创伤会永远存在。

从911至今,他一直草木皆兵、疑神疑鬼。他和合伙人为事务所重找办公室时,绝不敢找十楼以上的房间。有一次他准备上飞机,认为同机的人中有几个形迹可疑,立即退票不坐了。就在前不久,他还以为地铁上一个被人遗弃的大塑料袋里可能装有炸弹……

911改变了美国

李沧说,911以前总觉得美国是最安全的,不可能发生在电视里看见的别的国家发生的恐怖袭击。但911改变了一切,不仅改变了他个人,也改变了整个美国。

冷战结束之后的美国人失去了忧患意识,李沧觉得911恐怖袭击就像当年的珍珠港事件,让美国人不再置身于国际反恐战争之外,而且整个美国变得更团结了。

尽管在911发生后不久,被激怒的美国老百姓对穆斯林和阿拉伯人有过度反应,对他们扔鸡蛋甚至开枪,砸他们的商店和汽车。但李沧说,很快人们就从愤怒中恢复过来,理智地看待911,公认恐怖袭击只是少数极端分子所为。

他认为在经历过911之后,美国人能选出一个有着伊斯兰根源的总统奥巴马,能同意在恐怖袭击的中心、世贸大厦遗址附近建造清真寺,说明了美国人在911之后的宽大的包容心。

两场不同的战争

Image caption 2001年美国纽约世贸大厦遭受恐怖袭击

911袭击之后,美国宣布反恐战争开始,之后有批评者认为,美国反应过度。作为恐怖袭击的幸存者,李沧认为,阿富汗当时的统治者塔利班窝藏911的主使本拉登,把阿富汗变成一个向全世界输出恐怖分子的基地,所以从国际法的角度说,美国入侵阿富汗是一种正当防卫。

但是李沧认为伊拉克战争的性质有所不同,伊战是因情报有误导致西方反应过度,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反恐视线,使得911之后站在美国一边的国际舆论,在伊战开始后减少了对美国的同情,而且战争对美国的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失。

在911恐怖袭击之后,许多西方国家和其它有民族矛盾的国家都先后发生过规模不等的恐怖袭击,有人认为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下,永远无法根除恐怖主义。

李沧认为,不能简单地用战争来对付恐怖主义,那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根除恐怖主义除了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达到求同存异、和平共处之外,还需要解决地球资源和社会资源重新分配的问题。

李沧说,如果不改善因社会不公造成的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特别是在目前经济萧条、很多人失业的情况下,如果不给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一种过“好日子”的希望,他们就会对社会表示愤世嫉俗的愤怒,就会走上极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