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选举意义重大 官媒普遍沉默

乌坎村选委会选举投票(2月1日)
Image caption 乌坎村选委会选举投票(2月1日)

被国内外舆论称为“具有重大标志性意义”的乌坎村选举2月1日上午9点开始,下午4点结束,但中国国内媒体对周三的选举却几乎没有报道。

周三的选委会投票中,村民的投票率超过70%,按照过半有效的法律规定,乌坎村的选委会成员将按多数票顺序当选,在22名候选人中产生11名选委会成员。

这个新选出的选委会将负责计划中的将在一周后举行的村民代表和村委会的选举工作。

有人把乌坎村的此次选举称为“没有政治干扰的选举”,但乌坎选委会选举的自由度和公正性究竟有多大呢?BBC中文网记者电话采访了从去年12月22日就进入乌坎村观察选举进程的民间智库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

国内官媒普遍沉默

熊伟说,肯定不能把这次选举称为没有政治干扰,因为政府对选举的管理仍然很严格,比如选举程序方面就都是由政府决定的。

他举例说,这次选举中的创新之一,是乌坎村民提出使用秘密写票箱,但政府却不准许,后来村民自己制作了十多个秘密写票箱,在投票时使用。

熊伟还告诉BBC中文网,尽管选举时国外媒体能顺利采访和报道,但国内记者的待遇却不同,他听说许多登记采访的记者在乌坎接到自家报社总部的电话,叫他们不要发表报道。

事实上,在乌坎选委会选举进行的当天,中国国内官方媒体几乎很少有报道。

尽管只是有保留的自由度和公开性,乌坎选举仍然被广泛看作具有重大的标志性意义,包括中央政府在内的各级政府都对这一“村落民主试验”密切关注,所以它是否能引发中国基层选举的进一步改革呢?

能否形成“乌坎模式”

熊伟认为这将取决于中国的整体政治形势和各地领导人的改革决心。乌坎村的选举有些创新,如果当局能采纳这些创新,中国的基层民主选举就会有发展,否则就只是一次个案,具有一些示范作用。

去年11月底爆发的乌坎冲突事件,现在因选委会选举的顺利结束而获得阶段性胜利,而可能形成的“乌坎模式”能否减少今后的民怨和群体性事件发生,却是执政者和老百姓都真正关心的问题。

熊伟的回答很乐观,他说,旧的村委会是由上面内定组成的,它的决策不会经过村民的同意;而新的村委会是选举产生的,因此它必须向老百姓负责。

更重要的是,乌坎今后要建立一个以完善村民代表制度为核心的村民自治新机构,在乌坎村具有最大权力的将不是村委会,而是村民代表会议。

对于记者对民主选举程序能否持续的担心,熊伟认为是过虑了,他说,乌坎老百姓会尝到民主带来的好处,而且越来越多的乌坎村民懂得了更多的相关法律,所以民主选举程序将会在乌坎继续下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