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为“六四枪声”喝彩》

5月29日香港千人游行要求为六四平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千人游行要求为六四平反

自古为冤案与屠杀反思和道歉的事情屡见不鲜,为屠杀辩护和翻案的为数不多。今读某网友文章,不仅为镇压辩护,更说要为“六四”枪声喝彩,这真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

通篇作者给出五个论点,乍一看,仿佛有模有样,一细读,发现漏洞层出,谬误不穷。下面我针对作者这些论点,逐一剖析其中的可笑之处。

作者在第一条说,俄国在彼得大帝的强权下崛起,在斯大林集权下成为超级大国,因为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等的民主改革而沦落,又因普京铁腕而再次振兴。因此得出结论:在俄国,集权优于民主,从而进一步说,中国也需集权。

俄国沦落的原因

得出这样的结论,作者大概不熟悉基本的俄国历史。 诚然,彼得大帝的强权让俄国崛起,但权力集中的同时,也造成了财富的空前集中,独裁者包揽财富,导致了民怨的累积。

翻看历史书,十月革命前夕,彼得·斯托雷平执政,凭借铁腕政策维护沙皇统治,残酷镇压信仰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人们。经济上施行寡头政治领导的资本掠夺政策,进行土地改革,那时,俄国经济飞速增长(像不像现在的中国?),可是,这种独裁者的掠夺性改革极其不公,相当一部分百姓的私有财产遭受损害,社会不满度急剧上升,最终导致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专制政权。你说独裁有助于俄国,那沙俄为什么会垮台?苏联较于沙俄,建国理念是相对民主的。

斯大林铁腕强权,迫害屠杀了大量的公民,包括共产党员。在他执政时,苏联的确是超级大国,与美国分庭抗礼,但斯大林死后不久,他执政时期的各种弊端和问题都相继暴露。官僚体制带动下的计划经济脆弱不堪,国内的坦克多于面包,军舰多于饼干,老百姓生活艰苦,排着长队购买日用品。

这时的苏联,即便没有戈尔巴乔夫也有乔尔戈巴夫, 制度改革是历史的必然。所以,俄国的沦落不是因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而是斯大林以来,独裁高压政治积累弊病的必然结果。再说普京,你说他铁腕,他也算“民选”总统,有叶利钦等的十多年的民主铺垫,俄国已逐步走上正轨,它这时才有复兴的可能。

游行示威各国都有

作者的第二条,也很有趣。 他引用小平同志的话,说中国若无党管着,必定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二十二年前枪一响,为中国繁荣稳定奠定基础,全世界都获益于中国开枪。

二十二年前, 学生集会的目的从悼念胡耀邦到反对贪污官倒,本是给政府提意见的。 本来的目的也是让中国富强,政治廉洁。像这样表达自身诉求,向政府施压的游行示威,几万人,几十万人规模的,在台湾,在欧美,都时有发生, 欧美顶多派出警力维持秩序。到了中国却如临大敌,当局动辄以军阀混战的后果来恫吓国人,然后调兵遣将予以剿灭。按照作者的逻辑,挑战党的权威,是搞乱中国,那上个世纪前叶,中国共产党组织了无数次游行,示威,抗议,甚至发动军队进行武装斗争,挑战执政的国民党,那时,是谁在搞乱中国? 是不是把中国向军阀混战又推进了一步呢?

民主是普世的

作者第三条用了一系列飞禽走兽柴米油盐作为比喻,阐述西方民主不适用于中国,只有专制才是中国的前途。

我不禁回想中国历史,悠悠五千年,究竟何时施行过普世的民主制度? (我说普世,是因为民主制度不仅是西方国家的专利,东方的日,韩,印等国都是民主政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既然从未施行民主制度,凭什么说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一有民主的萌芽,恐惧的独裁者们就诡辩说那不适合于中国。

清末的慈禧太后说,新政不适合中国,于是六君子血洒刑场;袁世凯让人说,中国人民智未开,民主不能施行,应当以帝制治国,于是袁世凯当上了皇帝;民国的国民党“反动派”说,民主在中国行不通,那时,“先进”的共产党说:“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七十年前的中国共产党告诉大家,民主是普世的,是在西方和中国都行的通的。 怎么在七十年后,一天也没实行民主的它,却和慈禧,袁世凯们站在了一起,说民主在中国行不通了呢??!

影响稳定的重要原因

作者的第四条说,稳定是兴国的前提,并引述毛邓的语录,说谁妨碍稳定谁就是敌人,就镇压谁,打倒谁。

作者的逻辑明显不够清晰。稳定的确是兴国的前提,可是,妨碍稳定的因素有许许多多。其中,因为专政独裁政策激起的民变,是影响稳定的重要原因。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反思政策的疏忽与错误,而打着“维稳”的旗号镇压抗议,逮捕异见者,民意无法表达,正义无法伸张,只会使社会越来越不稳定,从而越来越无法建设。

回顾中国历史,靠这样的手段维稳的政权许许多多:秦朝镇压了陈胜吴广起义,不思改革,几年后又被新的刘邦项羽起义所灭;唐朝镇压了黄巢起义,依旧不思改革,终被藩镇瓜分; 清朝镇压了太平天国,废止了戊戌变法,不久便被辛亥革命推翻。历朝历代的教训告诉我们,以维稳为口号打压异见,不疏导民怨的政权必然不能长久。

因此,绝不是像作者想的那样简单:镇压了就稳定,稳定了就能搞好建设。正确的思路是:遇不稳,找原因,听意见,平民怨,促改革,求稳定,才可以谈发展。

毛泽东谈论民主

作者的第五条,又引用的是毛的言论。毛一辈子说过不少言论,我就不与作者辩论了,只告诉大家 “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1944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什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中国农民不是傻瓜,他们是聪明的,像别人一样关心自己的权力和利益。”--------1944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1944年毛泽东与美国驻华官员谢伟思(John Service)等人的谈话(原载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编《党史通讯》一九八三年第二十至二十一期)这些话也都是毛泽东说的。 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他很清楚,因为他所要考虑和顾及的,是自己手中的权力。

作者《为“六四枪声”喝彩》一文,尽管谬误颇多,且美化屠杀,歌颂专制,但法治不诛心, 民主社会,仍然有他发言的权力。幸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鲁迅先生说过,墨写的谎言终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只要有真相,就一定会有被还原的那一天;只要有正义,就一定有审判罪恶的时候。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tougao@bbc.co.uk

读者反馈

回秦皇岛刘建涛,没有民主的“发展”是自欺欺人,看看利比亚卡扎菲的家族财产和人民失业及贫困程度不是一个铁证吗?回看中国今日的贫富差距,您觉得主要矛盾只是所谓的“发展”吗?QJ, France

谢谢'拓腾斋主人'驳斥原文怪论.网上亦间有一些相似原文的混帐乖论.明眼人视之为颠三倒四;即使是反话,这等虐而不谑的语言,亦有辱死难同胞;语带轻佻,更有害众生辨是非明黑白,对一些已淘空脑袋(洗脑)的痴人呆人,影响尤烈. 异乡人, 澳大利亚

六四事件.我相信大多数中国民众是明白真相的.同情受伤和死去的被利用的学生.但更重要的是支持当时政府的平乱.中国只有稳定才能强国.这是西方反共阴谋的又一次破灭.希望那些八十后不会被一些假象蒙蔽. XIU, UK

我是“六四”凌晨听过远方仿佛鞭炮响的枪声、后来在儿童医院看到躺在地上流血的伤员的亲历者,我认为,现在我们谈论历史事件应该客观、公正、厚道。当时的情况,如果无休止地“运动”下去,确实就会发生谁也预料不到的局面:也许更民主了,也许更暴力了,都有可能。更民主的局面,当然皆大欢喜;可是,如果出现更暴力的局面呢?作为中国公民,当然是不愿意看到的。在两难的选择中,做避免最坏情况出现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中国要民主,要多党制,要适合经济发展的政治环境,但是,始终纠结在“六四”平反问题上,太狭隘了吧?有时间和精力,干嘛不用在“以民间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上呢?向刘晓波、贺卫方学习,把劲使在关键的地方!WSW

许多人一定读了《为“六四枪声”喝彩》的文章。 在评论区,有好心人煞有介事:有理可以辩论嘛,别用过激语言,云云。

无论是“反串文”也罢,炒作也罢,此类文章一旦出现,就像对待种族主义一样,文明社会必须针锋相对,彻底 揭穿谬误,使其无藏身之地。这不是言论自由问题,也非意识形态问题,更非观点讨论,而是人类道德伦理的大是 大非问题。没错,此文是赤裸裸的“刽子手的辩白;流氓的逻辑!”纳粹集中营合理性需要辩论吗?南京大屠杀缘由需要探讨吗?强奸犯需要给个理由吗?布尔布特,齐奥塞斯库, 萨达姆,卡扎菲之流需要与其讲理吗?6.4是非需要争论?岂有此理

因为邓小平的自私,邓小平的无能使中国到现在是官富民穷,什么孩子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一屁的狗话。现在的中央只为所谓的外交,而忽略在水深火热的中国人。单单赵连海一案,已经反映中央压根儿不为他们发声,这样的政府,这样的领导最终只会被万民仇恨。四川省广安县协兴乡牌坊村

《为“六四枪声”喝彩》一文不值一驳,其行文,论点,论据皆与中共主流媒体雷同。也非常“耳熟”。我很赞同本文作者的批评方式,平心静气,摆事实讲道理,理服人。捌玖一郎, china

怎么大家说话都好极端?不是保共的,就是反共?中共很多臭事,要改.军对不是很强吗?怎么就不见去保卫钓鱼台?怎么不去保护南沙?对于那些反共的,要中国民主的,那一人手上的一票100RMB可以吗?可能有老伯姓会说50就够.西藏独出去好不好?新疆独立出去好不好?台湾独立出去好不好?过去动乱的日子让我们失去大半的西藏,新疆,云南,够了吗?还有多少土地可以给出去?台湾的经常说,台湾的前途让台湾人来决定,有个人某天进入了你的后花园住,盖了房子,几年后跟你说,这个房子的前途他来决定,独立出来.中国的土地不是属于某个人或集团或政权, 她是属于中国人. 问题中年, Macau

作为一个中国年轻人,我发表一下我的观点。近几十年来,中共某些政策确实出现过失误,但也有很多功绩,这是能切实感受到的。所以某些人全面否认中共,我也不会相信。某些人只说六四镇压的枪声。但你为什么不说一些解放军士兵被某些极端人士活活烧死啊? 如果只是和平游行,没有暴力示威,怎么会有武装镇压呢?道理大家都懂的。某些人太极端的言论,也不会被中国年轻一代相信的,现在我倒是担心,某些人在西方势力支持下,让中国出现类似于利比亚的局面,无论多少个党执政,只要是真正为了中国老百姓的利益,我都支持。但我最反对的就是那些口口生生喊民主,但却拿着西方国家的钱,为西方主子卖力的人。未署名

按照作者的逻辑,挑战党的权威,是搞乱中国,那上个世纪前叶,中国共产党组织了无数次游行,示威,抗议,甚至发动军队进行武装斗争,挑战执政的国民党,那时,是谁在搞乱中国? 是不是把中国向军阀混战又推进了一步呢?支持你

首先, 这篇玻文写的精彩, 犹如童话故事娓娓道来! 但是笔者的观点充其量 为 一家之言, 它把犬戎主义发挥到极致, 舔西方脚趾头它是 高手, 但是 它忽略了 西方本不 是一言堂, 它着急跳脚蹦出来难道不是自相矛盾么?

今天是6。4, 6。4是中国近代史中悲哀的一页,应该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是中国民主道路的挫折, 中国领导人 应该在11年内实现对6。4罹难的学生和军人的默哀,并为6,4做公正的,正面的 历史评价。 6。4最大的悲哀不仅仅是牺牲的国民, 而是一个夭折的民主尝试, 一次西方个别政治体错估形式的赌博。 所以6。4的 悲哀在于它是用中国人的 鲜血供政治小丑们调侃!中华子民, 英国, 本墨斯

反驳的好!《为“六四枪声”喝彩》简直是泯灭人类良知的话!joe

中共说自己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那它为什么不敢再让人民选择一次,不敢与其他的竞争!这就说明它无心民主一心独裁!在这里有言论自由已经很好。dj

人家是抛砖引玉,你还真当回事了。德拉贡, duisburg

<自由的钟声>何时才能想起.今天是6月4号,22年了,为当年的逝者默哀。新中国, 中国

中国的国民们,大家不要在自欺欺人了,中国的国富民强我没有看到,看到的是贪污腐败。别的国家的军队养来保护自己的国民,而中国的军队养来镇压自己的国民,这些难道你们都没有看到吗?政治环境和民主自由是国家发展的基础,没有好的政治环境和民主自由中国的发展不会长远!未署名

那篇文章尽管舐到不知所谓,但肯定不能在人民网之类的大陆网站上刊登。若真如这个作者所言,镇压“六四”应该如解放中国或者抗美援朝那样,编成红歌唱遍祖国各地,却偏偏将这事件列为禁忌,不让传播,不就是因为心里有鬼嘛。有鬼的事,会是好事?这个简单的逻辑,只问多个为什么,那些王八蛋就会哑口。毛聊, 中国广州

从历史来看,我不担心任何专政极权的能长治久安,以现时的信息科技普及来估计,共产党的历史绝不会超过百载,一场风腥血雨的政变在中国最快来临,祇希望下一个朝代能带来真正的民主政治体制. 邓子雨, 加拿大

分析透彻,批驳有力,胸襟宽阔,支持你。民主中国, China

民主不是几个人的民主,不是一些号称是仁人志士所标榜的民主。我们应当注意的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人们的最根本的需求是什么——发展。刘建涛, 中国河北秦皇岛

同样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都是定性不定量,老是说也没法定量,最后民主还是不民主都成了宗教,你信则有不信则无。快到六四了,大家抒发一下各自的意见,六四一过,该干嘛干嘛。new york, new york

支持! lannie, Honk Kong

原文作者只是在故意说反话而已,认真你就输了。tm

那个“喝彩”的文章是五毛发的,来混淆视听的。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的。freedom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