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质疑小悦悦父亲坠入暴力监督陷阱

  • 南朔
  • 中国网友
图像加注文字,

广东女童被汽车碾压的事件引起巨大反响。

日前,佛山女童小悦悦遭碾压事件引发关注,其家庭收到了来自各方的善款。小悦悦不治身亡后,其父王持昌决定将善款捐出。但随后,王持昌接到了大量短信电话,除求助信息外,不少人质疑善款去向,指其敛财。王持昌称这笔善款如今对自己而言,已经成了烫手山芋。(11月3日央视)

郭美美渐渐销声匿迹了,如同烟花一般,绽放过后便是沉寂;卢美美也慢慢淡出公众的视野了……尽管,这些人火时,慈善很热很火,也有诸多拷问,但随着她们的“远去”,慈善还是那样,该透明的玻璃口袋,还只停留在口上或者计划的文件中,给人一定点的希望之后,再没有了下文。

这般寂静与辽阔的景象之下,公众对慈善的宣泄,必然要寻找一个新的突破口。此时,小悦悦的父亲出现了,他的出现,因为事关善款,而且跟慈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再加上他之前信誓旦旦地保证,用不完的钱一分不要,全部捐出去。可如今,没有明朗的数据,没有清晰的榜单,与之前之承诺,有了强烈的反差,于是,小悦悦父亲,很不幸成了公众对慈善不满新的“宣泄口”。

而事实上,善款既然是捐给小悦悦的,那外人无权发问与发难。虽然小悦悦父亲曾保证,但即便其不遵守承诺,那也只是个人信用问题,并不是对慈善款发难的理由。更何况,捐出去的善款,是一分爱心,也最好是用在刀刃上,但如果因为受救人离开了,就要收回善款,那契约精神何在呢?那慈善的爱心如何呵护呢?可以说,小悦悦的父亲,有自己支配善款的权利,也有不透明的权利。

质问与发难小悦悦父亲的每一个人,必然都会强调,公众的监督,是对慈善好,是为了推进慈善事业的改革与完善。言之凿凿,道理却未必正确。善款最需要用在刀刃上,这点不假,但即便有正义诉求,最起码的契约精神,还是应该遵守的。

反而是公众不分青红皂白地发难,其实是一种暴力监督。毕竟,小悦悦的父亲不是开慈善机构的,也不隶属于任何的慈善组织,他没有义务像其他组织一样,对善款保持充分的公开与透明。

每个人都说监督是为了慈善好,这话不假,但监督必须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之上,偏离理性轨道的监督,是一种暴力,更是对慈善的一种伤害。这样的暴力监督,其实很难真正倒逼出正常与完善的慈善体系。因为,这不唯独建立在不分个人和组织的监督,同时也不分公开和不公开的监督。正如很多人所言,善款不公开挨骂,公开也挨骂,那谁还会去公开呢?这是暴力监督最显而易见的影响,而现实生活的多重写照,也早已印证“暴力慈善是一种伤害”的格言。

遗憾的是,这些对慈善的暴力监督,还是嫁接在爱慈善的基础之上,只能说,这些人,即便他们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是爱慈善,也只能算是一种叶公好龙式狂欢罢了。对慈善的监督是必须的,但慎入“暴力监督”的陷阱。如今,请放过对小悦悦父亲的发难,毕竟,他不在慈善监督的主体范围之内,真正应该监督是,仍是红会等慈善组织。

本文并不代表BBC立场。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有些人怀疑父母嫌弃女孩,故意疏忽照看,造成悲剧,又能博取善款或赔偿,是怀疑父母动机。yue

我无法理解为何有人会质疑小悦悦父亲.我只感觉这种人跟那18个路人和相信撞伤不如撞死的人有某种程度的牵连.大部份人不都希望小悦悦活下去好起来吗? 那没达成这个希望不就表示小悦悦父母遇到了最糟最值得同情的情况了吗? 当初捐钱的人就是爱心怜悯达到一定浓度才做了这件事(当然未捐者也肯定有浓度高的, 像我,我在台湾,不方便捐),但浓度高的人既无法忍受小悦悦还在抢救的处境,当更不能接受小悦悦抢救不回来的事实,也当更能同情小悦悦的父母而会希望他们未来能有些本可以走下去.所以只要不是强词夺理之人当能同意捐款者之中是不会有人去质疑小悦月父母的.因有字数限制,各位可以想象一下这种人与18路人之关联性.JKdoeJ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