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没有澄清真相的道歉是伪道歉

宋彬彬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在“十年浩劫”中,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是第一个被殴致死的老师,而宋彬彬等人则是这起活动的主要负责人。

继陈小鲁道歉之后,1月12日,宋彬彬在卞仲耘副校长雕像面前,也向当年的老师、同学以及老师的后人道歉。然而,纵观宋彬彬1500余字的道歉信,我们感到这封信与其说是在道歉,还不如说是在给自己当年的行为辩解,最明显的便是在有关卞仲耘副校长被殴致死这件事上。

在“十年浩劫”中,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是第一个被殴致死的老师,而宋彬彬等人则是这起批斗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但是,有关卞校长被殴致死的问题上,宋彬彬对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只有一句话,即“我和刘进曾两次去大操场和后院阻止,看到围观的同学散了,以为不会有事了,自己也走了。”紧接着,她立刻写道,“因此,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

写出这样的文字,宋彬彬向读者展现的哪里是一个需要道歉的人,感谢都来不及呢。据当时一些“黑五类”学生回忆,当时看到校长们被殴的惨相,感到很可怕,但是自己一点不敢露出同情的样子,因为同情这些校长,自己会立刻惹火上身。在这种情况下,宋彬彬竟然力排众议,挺身而出,出面劝阻,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这样的一个人,不但不需要背上沉重的十字架,而是需要列入英雄榜。早两年,北师大女附中授予宋彬彬“荣誉校友”称号,引来无数反对声,看来是反对错了,这样一个大英雄,不是“荣誉校友”又是什么呢?

但是,据众多目击者回忆,卞校长被折磨了整整三个小时,包括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用军靴践踏。即便在卞校长被殴致死后,这些学生还不放过,将她放到一辆垃圾车上,用风雨衣盖上,很多老师要在旁边看看,都不允许。直至七点,打电话请示了市委,才被允许通知医院和家人。在这些回忆录中,从来没有人提及当时有学生领袖出来劝阻。

退一万步讲,即使宋彬彬确实进行了劝阻,那么在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残酷折磨行动中,她除了进行劝阻外,究竟还做过什么呢?在整个过程中,她究竟有没有打过卞校长,或者有没有用其他方式侮辱过卞校长等人。如果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折磨中,只是进行过一次劝阻,其他没有行动,这是当年一个学生领袖的真实表现吗?

卢梭写《忏悔录》的原则是,“当时我是卑鄙龌龊的,就写我的卑鄙龌龊;当时我是善良忠厚、道德高尚的,就写我的善良忠厚和道德高尚。”卢梭的忏悔录之所以划过时空,成为一种永恒,就是因为他在忏悔的同时,没有漏下自己曾经的“卑鄙龌龊”。

显然,在宋彬彬的道歉信中,我们只看到了她“善良忠厚和道德高尚”的一面,却没有任何“卑鄙龌龊的”行为。这样说,不是搞有罪推定,只是你沉默了近50年之后,正儿八经的出面道歉,所披露的事实,总应该符合一个基本的历史逻辑吧!一方面以仍然以学生领袖自居,高姿态地来表示自己要为此事负责领导责任,一方面说得自己又像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在那场如火如荼的“革命行动”中,你这样一个学生领袖真的是如此文质彬彬吗?

宋彬彬的道歉如果真诚的,那么应该坦诚地回顾一下那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哪怕确实曾经进行过劝阻,那么在劝阻前后,还做过什么事。譬如,从众多回忆录来看,虽然将卞校长殴打致死未必是学生领袖们的本意,但是将校级领导揪出残酷虐待一事,完全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宋彬彬本人究竟在事前事后干了些什么,应该承担哪些具体的责任,这些问题就有必要交待与道歉。

相反,如果不肯澄清这些真相,只是笼统地说一句“对不起”,甚至在道歉的时候,大谈自己曾经的“劝阻”。那么,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样的道歉,实际是希望掩盖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以此改变在国人心中的丑陋形象。这种道歉虽然来得很迟,却依然是虚伪的、是充满做秀味的。

宋彬彬强调自己再不道歉就来不及了,因为那些老师年岁已高,再迟就等不及了。事实上,卞仲耘校长早在1966年就被学生打场打死,要说迟已经迟了四十多年了。但真正的迟还不是老师们能否听得到这道歉声,而是宋彬自己也年过花甲,如果不趁现在及时、真诚的道歉,那么自己也永远没有机会真正的忏悔了。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我们遗憾地看到,宋彬彬在这垂暮之年 、白发斑斑的时候,依然玩的是伪道歉的花招。与其如此,还不如关在家里好好反省自己,别跑出来侮辱众人的智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年過花甲的宋彬彬此時此刻跑到北師大女附中卞仲耘副校長雕像面前,一併向當年的老師、同學以及老師的後人道歉,這個道歉縱使是遲來,本應必要也是可以接受的。問題出在宋彬彬那篇1500餘字的道歉,字裏行間,不單找不到丁點兒懺悔思過的誠意,兼且更進一步侮辱了眾人的智慧,把真相事實扭曲,撇清關係,替自己的臉上貼金,可謂惡毒無恥至極。當今,曾身歴文革、熟知文革的大有人在,在批鬥大會上,對校長老師批鬥毆打的當兒,宋彬彬真箇跑出來力排眾議、同情這些校長老師,不立刻惹禍上身才怪!事隔多年了,往事並不如煙,宋彬彬竟敢說出這番虛偽無恥,充滿謊言偽語的鬼話。那封所謂【道歉信】,只是滿紙荒唐言,徒令人勾起一把辛酸淚。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能道歉就是有诚意。谁指使的不用问,是毛泽东,是皇帝。毛去掉公检法,撤掉工作组,解散纠察,就是让学生杀人,不杀人毛不就白费心机了吗,先让有权势家的公子公主们手上沾了血,接着再杀他们的老子,就该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这是毛精心设计的,不是宋彬彬还有林彬彬,总要这样做,人杀齐了,才会罢手,不然最高指示会再升级,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该出来道歉的是全体共产党,不是被利用的傻瓜机器。他们该做的是每日三次向上帝忏悔,以解救灵魂,不然有朝一日在天国狭路相逢真不知说什么。<strong>tjj, CN</strong><br/>

完全赞同作者的观点。<strong>周烽烽, 加拿大</strong><br/>

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道歉是毫无意义的。““持久的假象就是真理”是一个煞费苦心的命题”。应当把文革的原型和自己还原给当代年轻人,而不是张扬自己已经脱胎换骨,立地成佛。再怎么道歉,也无法掩盖当年的红卫兵已经登上中国政坛这一事实将把中国引向何处这一命题。<strong>fla, </strong><br/>

宋要武的道歉的确不真诚!<strong> </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