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李娜模式的生命力

李娜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中国选手李娜夺得2014澳网女单桂冠

李娜第二次获得大满贯女单冠军后,喝彩者如云并不奇怪。媒体报道,对李娜的感谢团队、调侃丈夫也着墨颇多。如果说李娜第一次夺冠是偶然,此番梅开二度,则证明了某种必然。

李娜作为中国体育圈的个体户,从“体育草根”变成“体育英雄”,她的成功预示着中国体育运动员未来的发展方向。如果说李娜创造了民间运动员的“李娜模式”的话,不论中国的体育体制是否改革,无疑将刺激更多的优秀运动员摆脱体制的束缚,走上商业化的体育竞技模式。

这种模式从个别到一般,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这和武警执勤撤离地市级政府机关和广电部门,令很多体制内的人觉得不大自然一样,体育明星的商业化制度,李娜已经树立了一个标杆。

在我国,受意识形态的影响,体育竞技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最终把体育竞技这种高度个性化的事业抽象成国家荣誉,以至于冠军、金牌成为国家兴盛的标志。对于弱国来说,通过零星的冠军奖项、金牌点缀政绩,虽然牵强也实属无奈之举。真正的强国,大约不会把尽管、金牌当作国家强盛与否的标志,更不会举全国之力办体育。

体育的举国体制,出点政绩不是太难,只是这样的体制违背了体育竞技的精神,抹煞了个性,也容易被个性绑架集体。李娜如果不是因为有点个性,依然躺在体制的饭碗里训练,也许她依然有名,也许她依然成功,但却无法代表一个行业的发展方向。

体育竞技以个性的张扬为基础,这种竞技适合商业模式来运作。商业模式的有点在于优胜劣汰,没有安全感。体育竞技的参与者可能希望获得更多的安全感,但安全感又会磨掉他们的棱角,削弱他们的进取心。

商业模式的竞争越是残酷,运动员的安全感越是匮乏,一个人天性中优秀的东西才可能被激发出来。真正的体育竞技,要的恰恰就是这个效果。所以,当不少人得知奥运会的运动员,绝大多数国家的队员来自各个行业,刚开始看不起这些“乌合之众”代表队。及至人家照样表现不俗,才不得不另眼相看。

其实,当我们改变观念的时候,就该知道体育的举国体制并非真的那么合理,就该知道职业运动员就该自食其力,而不是天生的“吃皇粮”者。也许李娜当年离开国家队的时候,未必能预见到她个人事业今天的辉煌,可以肯定的是,冥冥之中她不仅成就了自己,也开创了中国运动员自食其力的先河。

我们赞美李娜,更要追问李娜成功的原因,还要反思中国李娜太少的根源。我们不期望举国体制的体育模式一天退出历史舞台,但李娜模式的成功预示着传统的举国体制模式的衰落。因此,我们有理由希望有更多的运动员效仿李娜,迟早会“下海”拼搏。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中国网球运动员可以商业化运作了。但出了几个李娜?要是以前中国网球界一片枯萎,如今雨后春笋般出了几十个李娜,后继人才层出不穷,那才叫“商业化运作成功了”。就出了那么一个李娜,算哪门子成功?

中国足球不但商业化运作,俱乐部队甚至引进了外籍球员/球星,反而賭球、行贿、操纵比赛都出来了。请问商业化使得中国足球大跃进了吗?

中国的乒乓球,不用商业运作,甚至流失了无数的一流高手到外国训练别国球队,帮别人反转来打中国队。中国队依然独孤求败。

以那么一个李娜的例子来“证明”体育商业化运作优于举国体制,脑袋进水了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京奥,中国队金牌总数第一,靠商业化运作吗?

<strong>铁板烧, </strong><br/>

这种论调,幼稚之极!中国足球即使是职业队运作了多年,有多少成果?中国的乒乓球并非职业赛性质的团队,却横扫全球。NBA之所以成功,一是美国有篮球人才,二是美国有钱。并非一定全是“职业化运作”之功。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运动是职业化运作,并非都是成功的。

我有一个朋友,在加拿大某大学体育系学习。训练和参赛都没有国家资助,父亲全脱产为他的学业和参赛募捐,他自己还要为公司去做广告,即使代表加拿大队参加国际比赛,国际旅费、住宿等等,很少有国家资助。这种“职业”模式,让运动员没有精力集中比赛,也非常幸苦。成绩并不好。他非常羡慕中国模式,只要国家花钱聘请到一流教练,运动员可以集中精力训练。

<strong>无名, </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