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胡耀邦的新疆政策

新疆乌鲁木齐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新疆问题从本质而论是中共新疆政策严重失当所致

解放前,中共曾向“三区”(伊犁、塔城、阿山)人民承诺新疆问题由民族自决。解放后,中共食言转而谋求永久统治,并借鉴俄属突厥斯坦苏维埃政权经验,通过移民和文化同化政策来削弱本土民族的政治诉求。于是,新疆的“民族自决”以“自治区”这一行政概念取而代之。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区仍能有效解决少数民族问题。这种自治区一般会实施高度的地方自治,属于国家第一级行政区划,可拥有自己的立法与行政体系。如葡萄牙、西班牙、墨西哥等国,都设有类似的自治区。这种自治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少数族裔在国家主体民族中的民族利益,如生存的权力、信仰自由的权力、保持传统文化的权力以及作为原住民对本土资源优先使用的权力。

实践证明,这种自治区并无损于国家统一,并能有效解决国内的族群矛盾。然而,中共对新疆的移民和同化政策从根本上消解了自治区概念的原始意义,并且施行以党代政,由汉族干部出任党委一把手,并完全按照“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章法办事。

如此一来,中共统治下的自治区仅存一空洞的名目,并且与当地少数民族在族群权力、宗教和文化上不断发生冲突。今日新疆问题,拨去皮毛从本质而论,实为中共新疆政策严重失当所致。幸甚至哉,共和国史上存有胡耀邦的民族政策,可资后人参悟与借鉴。

1980年2月,胡耀邦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当选之初便召开书记处会议,讨论少数民族问题,他说:“自治与自主权是密切结合的。这就是个性。没有个性,就没有共性,这就是辩证法。没有充分的民族自治权,就没有各民族的大团结”(《新时期统一战线文献选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5,p113)。自治就是自治权,胡耀邦提出要放权给自治区。这种领袖人物的远见卓识立即遭到一些中共官员的抵触。

1984年,胡耀邦在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再次谈及这一问题时说:“你们无非是第一担心是不是在搞社会主义,或者说害怕不能用和内地一样的模式来搞社会主义。第二,担心党的领导会不会削弱。第三,担心宗教的影响会不会愈来愈大。第四,担心有朝一日会不会重新出现大叛乱。”(1984年《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他接着说:“我们的汉族干部如果不尊重人家,甚至想用汉族文化代替人家的文化,肯定是要踫大钉子的”。(同上)最后他说:“生活的辩证法就是这样,你越怕丢掉的东西,越是缩手缩脚抓住不放,就越是会丢掉!”(同上)胡耀邦把自己的民族政策概括为六个字:“免征、放开、走人。”“免征”就是至少免除自治区两年的农牧税。“放开”,就是在所有经济领域都要放宽政策。“走人”,就是除必要的干部外,所有汉族干部都调回内地安排工作。他鼓励各地少数民族一把手制定相关政策维护自身的权益,为本族谋福利。在新疆,胡耀邦重修被毁的清真寺,修突厥文化史,平反冤假错案。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铁血治彊,胜算几何?

在胡耀邦当政时期,新疆没有发生一起暴动事件,这与王震主政新疆一年(1950年)出现16次武装暴动形成鲜明对比。显然,在这种宽松的民族生存环境下,没有人不是爱国者!相较如今国民无爱国心,官民水火不容,当政者是否当自省乎?1987年胡耀邦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辞职,两年后与世长辞。随着他的去世,共和国最宽松的民族宗教自由时期宣告结束。

25年来新疆和西藏的问题日趋严峻,国人有目共睹。今天共和国的精英们正在四处寻求治彊良方,而它30年前就存在于共和国的政策中,关键在于谁有魄力付诸实施。

随着胡耀邦政策的终止以及高压政策的推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随之产生。该运动的支持者们提出的要求是:实现东突厥斯坦原住民的政治自决;停止旨在改变东突厥斯坦人口状况的移民计划;停止对当地突厥语民族文化的破坏;停止汉化以及强制汉文推广政策;停止限制宗教自由;停止在新疆境内的核试验(止于1994年)。

历史的链条环环相扣不容得有“如果”,而如果胡耀邦80年代的治彊之策得以推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支持者们的上述诉求就没有理由被提出来。2005年11月17日,达赖在接受美国《世界日报》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如果胡耀邦当时继续掌权,西藏问题早就解决了。”

少数民族不仅自治名存实亡,宗教信仰亦遭干涉。喀什图书馆2013年3月8日在门前的一个通知中这样写道:“尊敬的读者:戴头巾、面纱、穿着吉力巴甫服饰禁止进入图书馆!”于田县英巴格乡中心小学门前告示写道:“不准戴头帽、头巾进入学校”。2014年焉耆县七个星镇党委发给村民一份《七个星镇村民不带异常头巾、不着奇装异服、吉利巴甫和男青年不留大胡须责任书》,并要求所有家庭成员签名。

近日,阿克苏市幼儿园给家长发短信称:“各位家长:今接到上级通知,幼儿送到幼儿园时,男孩不要戴小花帽,女孩不要戴头巾、丝巾,家长接送幼儿时不要穿吉里巴甫服,一经发现,本园将要求幼儿立即退学!”这类话语在新疆俯拾皆是。

新疆现行的高压政策旨在避免分裂,然而如胡耀邦所言:“你越怕丢掉的东西,越是缩手缩脚抓住不放,就越是会丢掉!”实则,新疆问题不在新疆,而在于执政党和主体民族如何对待他的国族(梁启超、孙中山语)同胞们。

他们是要以礼相待把客人留住呢,还是当成家奴仇敌整日瞋目对视呢?那些认为只要改善经济民生,给维族人一口吃的就可以摘掉头巾、剃掉胡须、关上清真寺的大门并最终会让恐怖主义销声匿迹的想法,是否显得过于白痴?人之为人是因为宗教信仰人格尊严所在,如共产党人之于马列主义,基督徒之于基督教,犹太人之于犹太教,宗教信仰人格尊严不存,人与猪狗动物何异?天下第一等罪恶,莫甚于侵犯他人的宗教自由!

铁血治彊,胜算几何?就历史经验而言,不外乎这样两个结果:如希特勒对待犹太人那样施行种族灭绝,汉族取而代之新疆;或像“巴以问题”那样使新疆问题巴勒斯坦化,冲突永无宁日。铁血治彊更严重的后果还在于使新疆问题万劫不复,一旦中国真正意义上实现民主化,面对这样的政府和主体民族,维、哈、回等少数民族必然会在政治自决的诉求中走向独立,因为以往的经验证明它们没办法和汉族共荣。

现如今“反恐”几乎成为各国政权打击反对势力的万能理由,而真正的恐怖分子或许就是在这种暴力之下被真实地产生出来的,然后使反恐成为一种事实。然而,这种危险的政治游戏不应在新疆上演,因为那里还是共和国的领土,不是美国之伊拉克和阿富汗。亡羊而补牢,犹未为迟。惟愿胡耀邦的政策重现天日,惟愿执政当局能借此政策挽救国家于分裂的绝境。

(责编:董乐)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胡的治疆办法是错误的。第一,取消汉语教学,影响民族之间的交流,妨碍维族人参与国家的建设与发展,最后导致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第二鼓励汉人大量撤回内地。第三,降低或者维持新疆人的工资水平,在毛时代是规定新疆的工作人员的工资是内地的1.2倍,最后导致整个新疆在这几十年的发展中落后,维族人的生活水平没有提高,其实本地的汉人的生活水平提高的也少

<strong>hill, </strong><br/>

少数民族地区企业产品国家高价统购,少数民族公民就业优先分配到效益好的企业,少数民族地区副食产品优先供应,少数民族干部优先提拔,这就是胡耀邦时代建立的少数民族政策。想复制这样的政策,想要这样的政策能够落实,前提条件就是放弃几十年来的经济改革成果,把整个中国的经济退回到80年代的计划经济模式。至于胡的“少捕少杀、两少一宽”等政策,更是严重背离现代法制精神。新疆政策必须改正,但把胡耀邦的办法拿出来,只会越改越糟糕。

<strong>常某某, </strong><br/>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多半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胡执政时是借毛政策的光相对稳定,而现在是胡政策的显效期,充分证明他的政策是失误的,尊重是互相的,好的政策是各民族平等一视同仁,而把少数民族当成客人,照顾的对象,是极大的错误,特别是计划生育政策,这个失误要用后几十年的骚动来偿还。和谐的根本是民族同化和融合,没有这点永远是问题。

<strong>tjj, CN</strong><br/>

民族区域自治是马列主义推崇的学说,早就遭到广泛质疑。作者举“葡萄牙、西班牙、墨西哥”为例,想作为民族区域自治的典范。

但是,除了遥远海外岛屿外,葡萄牙本土根本无此制度;西班牙民族问题曾造成长期流血冲突,至今仍是重大困扰,绝不是什么典范;墨西哥有少量的原住民保留区,但该国大多数原住民后裔并非生活在保留区中,而是和其他族裔一起生活在该国的各个地区,民族自治不起主要作用。

胡耀邦的民族政策与现代民主制度相差甚远。中共的民族政策当然有重大问题,但解决的办法不是回过头去走胡耀邦的老路。美国历史更是说明,只要每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力都受到平等保护,不多论其民族,民族问题反而自然地解决,实现“民族大熔炉”。

<strong>HK, </strong><br/>

胡的讲话很漂亮,但胡的治疆政策更多的是一种慈父式的乡愿,外加马列主义中“民族区域自治”的教条,而绝非基于现代民主政治的理念。

例如,胡主政期间,在南疆彻底取消汉语教育。其结果是在后来中国经济发展中,南疆的整整一代维人,因汉语能力缺失,就业及个人发展遭遇极大困难(即今天维人发出“被排斥在经济发展之外”的控诉),并与中国主体社会在语言上彻底隔离。

另外,胡主政期间,口中讲的是平等,但执行上却向维人提供大量政策性倾斜。胡的“平等”,是把维人当作落后的需要救济的对象看待,要在经济上供养起这个民族。

由此导致维人在后来越来越由市场主导的经济中,竞争能力普遍低下,是造成今日维人普遍贫困的另一远因。

<strong>HK, </strong><br/>

中共對【槍桿子裏出政權】已迷信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深信武力與槍桿子真的可以【解決一切】,一發現人民有不順眼,封殺打壓唯恐不及,絕不手軟。這種【與民為敵】的高壓管治手段,無異在自已的國土內不斷結仇結怨,到了臨界點,不難在國土之內自我泡製出【小伊拉克】和【小阿富汗】來。當下中國的亂局,什麼疆獨藏獨台獨港獨法輪,全都是中共【一手造成】。正所謂自作孽,不可活也!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