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被妖魔化的独生子女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近日,一则《13岁女孩自杀逼父母放弃二胎》的新闻引起轩然大波,网络上再次出现大量妖魔化独生子女的评论,鼓吹独生子女不如多子女家庭教育好,声称独生子女“容易出现某些性格上的缺陷”(见BBC中文网《大家谈中国:“一孩逼死二胎”彰显放开二胎迫切性》)。

其实这种妖魔化独生子女的现象由来已久。

自命为“民间专家”的易富贤就提出过:“多子女家庭可以创造有利于孩子全面发展的环境,孩子的性格比较健全,而独生子女容易出现自私性格,缺乏社会和家庭责任心”(见《计划生育政策降低中国的人口素质?》)。

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专设一个“科研岗位”养着的“反计生教授”杨支柱也提出:“独生子女由于娇生惯养,在主动性、意志力、责任感、爱心等方面均较非独生子女逊色”(见《停止计划生育有利于全面提高中国人口质量》)。

除此之外,网上每每出现独生子女犯错犯罪的新闻,文章的末尾十有八九都会有记者或某某专家感慨一通,对独生子女大加批判;而一到非独生子女出事的时候,这些专家教授们却都一个个销声匿迹了,也没见谁出来反思一下为什么多子女家庭的孩子会犯错犯罪。就仿佛他们认定非独生子女犯错犯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正常的现象,而独生子女犯错犯罪就是不应该、不正常的。

实际上,经笔者在网络上搜索,并没有找到中国有任何全国性的统计学数据证明本国多子女家庭教育优于独生子女,证明存在性格缺陷的独生子女比例大于非独生子女,证明独生子女犯罪率高于非独生子女。如果有这些方面的数据,我相信最喜欢玩弄数据的反计生教授、专家或记者们肯定早就对此大做文章、大肆宣扬了。

有关其他国家独生子女问题的统计学数据倒是有,例如另一位反计生“专家”何亚福曾在一篇博文(《人口政策与犯罪率的关系》)中提到芬兰奥卢大学在这方面的研究,应该是来自2001年的新闻《调查显示芬兰独生子女暴力犯罪率高》,但点开这篇新闻,你会发现其标题偷换了概念,因为它讲的其实是芬兰的“独生男孩”,并非整个独生子女群体。而且后面的原因分析也提到,除了溺爱,“失去父亲”以及“母亲年龄过小、孕期吸烟和对孩子教育采取消极态度”都是导致这种现象的重要诱因。换言之,芬兰这些犯罪率高的独生男孩应该有不少是生活在残缺家庭中的。

何专家那篇博文中还提到另一篇有关独生子女犯罪的文章《“80后”犯罪率增高源于父母溺爱》,但该文提到的那个统计数据仅是“犯罪嫌疑人在30岁以下”(未区分是否独生子女)在总案件数中所占的比例,并未说到独生子女罪犯在全部独生子女中所占的比例高于非独生子女罪犯在全部非独生子女中所占的比例。

何亚福提到的这些“证据”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但用来蒙骗时而“眼睛雪亮”(在独生子女出现问题时)、时而“不明真相”(在非独生子女出现问题时)的“人民群众”也足够了。记得这位何专家还曾在网易微博上对人口密度极低的阿根廷居然有个害了大城市病的首都表示不解,当然,何专家不会告诉你: 早在2001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都会区的人口就达到12,129,819,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3,680人

实际上,纵观古今中外,可以说整个人类史上都写满了多子女家庭兄弟不和甚至互相残杀的人伦惨剧。在中国历史上,从尧的儿子象几度谋害兄长舜,到秦二世杀死哥哥扶苏、曹丕曹植争夺继承权的同根相煎、李世民杀死兄弟李建成与李元吉喋血玄武门,都是著名的例子。而前几年发生在北京大兴的李磊杀死父母、妹妹、妻儿的惨剧,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深刻地体会到“多子女家庭教育的优越性”。

同类的例子在西方也多得难以计数,别的不说,只需翻开《圣经》,就可找到大量手足相残的故事,传说中亚当与夏娃的儿子——人类的第一对兄弟——亚伯和该隐便因嫉妒而发生殴斗,最终该隐杀死哥哥亚伯,开启了《圣经》中一连串兄弟阋于墙的故事,另外几个著名的例子包括雅各以欺骗手段夺得哥哥以扫的继承权,以及约瑟因受父亲宠爱而遭到哥哥们嫉妒,险些被他们杀死,最后仍被卖作奴隶……

除了骨肉相残,历史上出生在多子女家庭的人表现出暴虐、嗜血病态性格倾向的人同样很多,远的不讲,近现代史上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的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哪个不是出生于多子女家庭?

反对计生的教授专家们仅凭一些个案就断定多子女家庭比独生子女家庭教育更好,断定独生子女“更容易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和自私心理”、“容易出现某些性格上的缺陷”。而我们拥有这么多兄弟相残的例子,又有那么多出生于多子女家庭、性格变态的暴君,如果依照反计生派的思维方式来推理,简直就可以得出结论说多子女家庭是孵化暴虐人格与血腥骨肉残杀的温床了。

但一个有理性的人,一个敢于面对真相承认真相的人,一个受过最最基础的学术训练并恪守最最基本的学术道德的人,哪怕他并非官封的教授或自封的专家,都不会轻率地如此乱下结论。

众所周知,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他们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影响是最大的。举个例子说,如果他们不孝顺自己父母,那么不管他们生养的孩子是一个还是多个,都很有可能在耳闻目睹父母虐待祖父母的言行后,在这日复一日的“熏陶”下,变得像他们一样不孝顺。

事实上,我们每年也确实可以可看到不少关于兄弟姐妹互相推卸赡养父母责任的新闻报道,这样的子女固然应该受到谴责,但恐怕也跟其父母的教育脱不了干系。这些案例不仅从另一个角度推翻了“多子女家庭教育好”的说法,也证明了反计派鼓吹的“多子多福”有时并不靠谱。

社会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同样非常重要,中国古代就有“孟母三迁”的故事,在那篇《调查显示芬兰独生子女暴力犯罪率高》的新闻里,研究者就指出“社会环境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回头看看当今中国金钱至上的社会,多少人为了金钱不择手段,这群奸商生产三聚氰胺奶粉毒害幼童,那群奸商又建造豆腐渣学校压死孩子,还有一些个人生活出现问题的疯子不时跑进校园挥刀屠戮学生,至于贪官污吏、富商“买处”或奸淫幼女的事情,就更是层出不穷了……小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想不学坏都难。

因此,更可靠的结论是:一个孩子心理是否健康,性格是否存在缺陷,跟父母是否教子有方关系很大,跟社会环境是否健康关系很大,而跟他或她有多少兄弟姐妹恐怕关系不是很大。

有些人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能变成真理的架势,翻来覆去地妖魔化独生子女,不过是想借机制造另一种形式的“人口恐吓”。出于自己“多子多福”的私心,他们不顾中国海陆空全方位的环境污染,不顾这“国在山河破”的国土已不堪十几亿人口带来的环境压力,不顾中共六十几年一以贯之的暴政,鼓吹废除计划生育,将更多无辜的生命带到这个从政治环境到自然环境都极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国家来受罪。因为他们认为,让中国人随心所欲地把儿女生在这个没有人权的国家,这是保障中国人的“人权”。

我相信中共当局一定不会辜负他们这番苦心:出生于农家的毛泽东可以相信亩产数万斤的荒谬谎言,他的继承者们没有理由不效仿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官封教授和自封专家们炮制的这些不靠谱的反计生说辞。

更何况,“满朝文武藏绿卡”,敲骨吸髓、几乎榨尽中国资源的官老爷们早已为自己为儿孙买好了“船票”,就算暂时身在国内,也可在雾霾重重、污水遍流、垃圾围城的环境中享受特供的纯净空气、饮水和食物,借着妖魔化独生子女这样的手段,废除掉计划生育,他们正好可以多生几个。否则,在中国这艘“国在山河破”的破船沉没之后,在他们“弃船”逃到发达国家之后,谁帮他们花那动辄上亿、几大箱都装不完的民脂民膏啊?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