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人民社会还是公民社会?

中国工人
Image caption 胡鞍钢的文章说,实现“中国梦”的最大推动力是13亿人民共建共享的人民社会。

在近期出版的《人民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提出了“人民社会”这一新概念,并论证,人民社会优于公民社会。人民社会准确地讲,应该加上前置词:党领导下的人民社会,或党主导下的人民社会,而公民社会是民主宪政社会,胡鞍钢的文章实质是在论证:党主社会优于民主社会。

共产党的革命与奋斗,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理想的“人民社会”,最终国家与政党都要消失,人类社会高度自由民主,全人类共产共享,劳动成为人民的第一需要。在共产党的辞典里,人民就是上帝,因为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力量,共产党人是为人民服务,是人民的公仆。

人民社会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不惜一切代价建设,它的社会基础就是人民公社。激进的人民公社,对农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产生巨大破坏,私营工商业也被以各种方式公有化,一大二公的人民社会,最终导致了三年大灾难,导致非正常死亡人类三千多万。

毛建立起一个概念化的人民社会:名义上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领导权却在党与领袖。在虚拟的人民社会里,一切官方机构都贴上“人民”的标签:人民领袖、人民政府、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民主专政、人民路、人民公园、人民法院、人民币……,但能行使权力意志的,是领袖而不是人民。十年浩劫,是由人民领袖与人民群众共同演绎的人类悲剧。

公民和市民

人民社会随着文革的结束而结束,中国社会开始艰难地向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转型。

小岗村农民把土地分包到户,意味着人民公社的人民,主动回归自己的真实身份:村民,在人民公社里,每一个人都没有劳动自由与收获自由,某种意义上是人民公社的奴隶。而后来深圳经济特区的设立,则意味着中国城市经济自由化进程开始,有一定自由度的市民社会也相应开始形成。

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源于古希腊,市民即在城市里拥有政治权力的自由人,也是纳税人,这些人通过公开的自由选举,而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是基于法律的关系,也是一种契约关系。如果没有政治权利,人就是一般动物或被奴役的工具。所以,公民社会不是民生问题,而是要解决民主问题,公民的政治意志如何实现?通过选票选举自己的政治代理人或公职人员,如果这些人失职,公民大会有权罢免或治罪公职人员。

1824年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下1214公顷土地,进行人民社会实验,以失败告终,欧文因此破产。而在20世纪,人民社会的实验则在苏联、东欧大范围进行,1989年苏东巨变,人民社会宣告大破产。原教旨社会主义者们,他们用美好的梦想激励着无数人用生命去追求,但是,一旦政权掌握在这些极端社会主义者手中之时,国家财富、国家暴力工具、国家宣传机器都集于领袖之手,人民成为实现权力集团的工具。

Image caption 中国现行的户籍制使得农村户口的农民工进城后,不能享有城市人口平等的待遇。

当小岗村的农民们要进城的时候,他们不能转换身份成为市民,他们被人民公社时代户籍制度定性为农村户口,不能享有城市人口平等的待遇。胡鞍钢所言的:与西方的公民社会相比,人民社会由公有、公益、公平、公正等基本原则所组成,与现实形成巨大的反讽。

胡鞍钢对社会主义人民社会的描述完全是基于概念化演绎,把纸上描绘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搬进现实中加以赞美。事实上,不仅农村人不能享有城市人的市民待遇,城市人也享受不到应有的公民待遇。什么是公民待遇?就是公民的政治权利,既不能自由结社,也不能自由出版,更不能自由地示威游行,而宪法规定的自由选举,也成为非法行为,被人民警察严加打压。

群众路线

人民社会的本质是党的社会,中国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度,却进入到党主专政社会,而没有进入民主宪政社会。人民民主专政,本质上是以人民的名义,实行党主导的专政。任何对党的批评、对党的否定、对一党专制制度的否定,都被视为颠覆国家行为。党即人民,党即国家,党代表即人民代表,人民社会只是概念化存在。

共产党与人民的关系,已变化成党与群众的关系,或干部与群众的关系,因为干部均由党员担任,所以党群关系已成为干群关系。现在的整风运动中,要求干部走群众路线。公民社会中,执政党是由公民选票决定的,既有独立的司法可以监督,又有独立的人民代表可以监督,所以在公民社会形态中,我们看不到执政党所谓的整风,或放下手头工作,去走群众路线,与群众三贴近。人民社会,割裂了正常的人际社会关系,当问题与麻烦积累到一定程度,又不愿意改变制度,只有采用消极被动的整风运动,一阵风地做个姿态去亲近人民群众。

人民、群众、群众路线等等,都是政治概念,是自上而下的单向度的概念。而公民社会则是人民社会的进化,是自下而上自由平等地建立起来的。市场经济必然产生市民社会,市民交了物业费,必然要物业公司提供相应的服务;公民向政府交了税,必然要求政府提供各种保障。而现在的中国当政党与政府只是用口号为人民服务。

人民社会某种意义上是传统君主社会仁政的翻版,君主要实现仁政,那么就得心里装着天下万民,自己是民的父母。当政者通过仁政爱民获得执政的合法性。中共延安时期毛泽东说过,要改变中国王朝兴衰周期律,只有民主制度,民主不是君主,也不是党主,人民通过选票来委托人民代表行使公民权利,决定执政党,而不是民主之上,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党组织,来将民主集中到自己的权力意志下,然后将自己的权力意志贴上人民的标签,通过群众路线让群众被迫接受。

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了,中国的政治领域一直闭关自守,用陈旧的政治概念来自欺欺人。当代执政者能不能顺应现实变化,让中国进入公民社会,是考验共产党是为一党之私还是为国家人民的试金石。

本文作者吴祚来,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特约研究员,现为旅美学者,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所有国家领导人都使用人民概念,PEOPLE,只是中共使用它欺骗人民而已,这篇文章的用意是中共制造的人民社会,马克思乌托帮人民社会已破产了,不能用纸上的人民社会来否定成长中的公民社会。这是中国语境下写作的文章,与其它国家还真没什么关系。<strong>山人, 美国</strong><br/>

吴诈来并没有学者的严谨。他说:"人民、群众、群众路线等等,都是政治概念,是自上而下的单向度的概念。而公民社会则是人民社会的进化,是自下而上自由平等地建立起来的。"

人民,群众自然是政治概念,公民也是。人民这些概念未必是自上而下的,而公民社会,也未必是自下而上,平等,自由建立的。吴诈来如果懂得西方社会的一些起码的历史,他就不应该这样认为。shanren

作者吴祚来用旧的思维、化石的思维和没有与时并进的思维去评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人民和事物变化可以说肯定是错的, 而且这是个抬不起头的错, 历史会证明的. 中华文明已从新起步, 他未来的思维变化不会只是一丁点的. 过去的中华文明曾领先其他自认先进的民族超过五百年甚至一千年. 默默为中华民族奋斗的力量是壮大和凝聚的, 中国人不会否定。LEE,HK

“人民”一词,是具有“阶级”性的。“地”、“富”、“反”、“坏”、“右”都不属于“人民”。

“人民”的范围可大可小,“大”时包括数亿人;“小”时则集中到中共“党主席”一个人,完全看当时的需要。

因此“人民”一词不过是中共欺骗民众、分化民众的工具。不幸的是:竟然有不少人为其陶醉。

我们应该揭发“人民”一词的欺骗本质,弃用“人民”一词,恢复“国民”及“公民”等传统词汇。把中共的垃圾清除干净。老张, 美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