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最幸福的国家中最不幸福的人

不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廷布市的金刚座释迦牟尼大佛

不丹,一个隐藏在喜马拉雅山脉之中的袖珍国家。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让我百看不厌的一道风景,是风中的经幡。寺庙旁、山道边,五颜六色的经幡猎猎飘扬,波澜壮阔、靓丽独特。

蓝天、白云、雪山,在通往古寺的小路边驻足远眺,一方方经幡,仿佛一群长着五彩翅膀的小鸟展翅嬉戏;高高的木杆上悬挂的那些长长的白色经幡,仿佛一袭白衣的少女翩然起舞。

经幡上通常印着佛教传统的祈祷词、祝福语。不丹人相信,那些祝福、祈愿、思恋、爱意,都会随风飘向远方……

但是,不丹现在也面来临一个大问题,一个单靠经幡祈福远远无法解决的大问题:自杀率上升。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不丹首都廷布

不丹幸福秘方

这座喜马拉雅山上的王国最著名的就是关于全国幸福指数的创新型政策;幸福在这片土地上遍地开花,而悲伤却无处可寻。不丹是一个特别的国家,但是它的特别之处非常微妙,不同于我们想象中如香格里拉一般的世外桃源,而要更加阴暗。

点击阅读全文:死亡是不丹通往幸福的秘方

这是不丹首都廷布一家大医院的看法。我在医院走访了不丹第一位医学人类学学生策林(Tshering Choki)。她正在旁听著名心理医生诊治门诊病人。策林告诉我,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自杀了。

策林轻声说,"我不知道他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同龄人中接连发生了一系列自杀事件,给她带来很大触动,决定专攻医学人类学。特别是那位朋友的自杀,让策林更加不安。因为,朋友的家人事前毫无察觉,事后以为她知道自杀动机。

策林说,"我们总把感情隐藏起来,这是一种文化。我们需要谈论这个问题。"

《记者来鸿》是BBC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它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更多阅读,点击这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不丹人的传统服饰

不丹政府一项研究发现,农民自杀可能性最大,但事实上,各行各业、所有年龄段的人都不例外。

让我最为吃惊的一个小小内情是,不丹人经常会选择上吊自杀,工具,是他们民族服饰的一部分:腰带(Kera)。宽宽的编织腰带男女均用、五颜六色,仿佛不丹传统服饰的名片。在招揽游客的广告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腰带,上面会印有各种关于幸福的金句。

过去几年,每次去不丹,我都会看到许多变化:汽车更多,酒吧更多,购物中心更多。看不到的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字,现在大约有20000人患抑郁症。

但是,在这个国家,精神疾病仍然是禁忌,再加上国人通常更喜欢传统的"治疗"方法,只有很少一部分病人去医院就诊。多尔吉(Chencho Dorji)等心理医生不仅会给病人开抗抑郁药的免费处方,还会提供其他建议,包括如何调整呼吸、打坐、正念练习等这些佛教传统的保健、养生方式。

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呢?多尔吉医生的回答听起来简简单单,一言蔽之:"社会破裂。"但是,想想整体局面,其实根本不简单。从乡下到首都来打拼的人越来越多,传统的大家庭逐渐走向终结;吸毒、酗酒的人越来越多;家暴越来越普遍。多尔吉医生说,

"仅仅因为我们有国民幸福政策,并不等于我们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国家。"

也许你希望了解更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丹自然景观。山脉的那一面是西藏

多尔吉医生本人对悲剧并不陌生。他16岁的时候,哥哥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这也正是他后来选择专攻心理学的原因。他说,"一家有一个精神病,全家人跟着受苦。"但是,尽管他拿到了五封推荐信,还是苦苦求了官僚八年,最终才获得出国研习精神病学的批文。

他说,"他们拿我当笑柄,直接把我的申请信扔进垃圾桶。我难过到落泪。"他解释说,那是三十年前,当时,当官的都更愿意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解决那些有形问题,比如传染病、营养不良。

现在,他和同事忙到应付不过来,海外志愿医师会来不丹帮忙,为期三个月;不丹未来的一代精神、心理医师正在培训中;卫生部推出了自杀防治计划,但是多尔吉医生说,对精神疾病缺乏认识仍然是个大问题。

坎都(Khandu-om)大学期间专攻人类学,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一边给我们倒茶、一边讲述自己的故事。生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坎都患上产后抑郁症,在沉默中挣扎了大约一年后才寻求救治。

她告诉我说,"那是一场很艰难、很孤独的战役。(抑郁)不需要任何原因,这才是最难理解的。"

她说,志愿医师的帮助挽救了她的生命。打坐冥想让她深深意识到,佛教和医疗可以很好地互补,"都是关于如何正确理解自己的心态,菩萨也这样说过的。"

坎都希望不丹领导人把精神健康列为头等大事,这就意味着,必须加强全国人民对这一问题的探讨和认识。她也呼吁其它抑郁症患者不要在沉默中挣扎,尽早寻求救治。

她说,"否则,我们会失去更多的生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