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BBC女主播的“炼狱之旅”

苏菲·雷沃斯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

撒哈拉。5天6个马拉松;摄氏40度的高温,犹如蒸笼;流沙、尘暴、重负、毒蛇......年近不惑,我这是自愿去下地狱?越过终点那一刻,我哭了……

我8年前才开始跑马拉松,那时我"高龄"41岁。

当时,26.2英里(42.2公里)在我看来已经绝对算得上是长跑了。但是,长跑上瘾。

随着自信心的增强,你会给自己更严格的要求、更远大的目标。因此,一年半以前,在参加完一次圣诞派对之后,我"签字画押"报了名:接受今生最严峻的挑战。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在演播室中播报新闻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左)

我非常害怕,没敢告诉太多人,但是我坚持刻苦训练。

为了适应撒哈拉沙漠40度的高温,出发前两个星期,我和朋友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去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 位于伦敦西南方向)的"热仓"跑步。

我和另外400来名英国跑者——绝大部分是男性——从盖特威克机场(位于英格兰东南部的一个主要机场)出发,搭乘两架包机前往摩洛哥。然后乘车6个小时穿越沙漠,抵达营地。

营地超大,一顶顶一侧敞开式的帐篷,围城巨大的圆圈,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超长跑爱好者。

每顶帐篷入住8人,"床"一个挨一个。说是床,其实就是薄薄的一张垫子,把我们的肉体和密布小石子的沙漠隔开。

图片版权 MARATHON DES SABLES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开跑前一天,组办者给我们的背包称重,检查我们带够了一星期的食品——每天至少2000卡路里、其它必须的工具以及指南针、口哨、睡袋等等。还有,这个让人心惊肉跳:毒液泵。

我的背包大约9公斤重,水不包括在内。

那一夜,我们辗转难眠……

到时间了,站在起跑线上吧!参赛者大约1000人,只有175名女性。

头上,直升机盘旋。33年前首创"撒哈拉沙漠马拉松"的法国摄影师帕特里克·博埃(Patrick Bauer)挥挥手,伴随着一曲响彻大漠的"通往地狱的高速公路",我们出发了。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右一)

第一天是18英里长跑,大部分是穿越沙丘。好像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提醒我们,这可不是普通的马拉松。我住在伦敦,没有多少跑沙漠的经验,腿很疲劳。

天气很热,有些选手跑得过猛,最后只能进医疗帐篷打点滴。

我和3名跑伴都比较谨慎。4个半小时后抵达营地。精疲力竭,但是松了一口气。第一天挺过去了。

营地生活几乎和跑步一样重要。帐篷成了你的世界,在这里恢复、吃饭,太阳落山立刻睡觉。

没有手机信号,和外部的联系完全隔绝。生活变得很简单,好像存在于一个大泡泡中,吃的是冻干食品,忍的是腿脚疼痛,但也有许多许多欢声笑语。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做饭”是这样的

在沙漠,你很快就懂了:抛开那些讲究吧。

不能洗澡;洗衣服也绝对不可能,所以,我们9天穿的同一身;有"卫生间",每天越过营地终点线时,会领到棕色的塑料袋。“卫生间”里放着个塑料座,中间有个洞,进去安好塑料袋。其余的,我还是留给你去想象把。

可以取饮用水,但是有定量。营地不停搬家。每天黎明,柏柏尔人团队抵达,拆帐篷,有时里面的人还没醒呢。然后他们把帐篷装上车,前往下一个终点安营。

一天天过去了,我们的生活有了节奏。黎明起床,煮水吃早饭,装包。包越来越轻,里面的"内容"一点点被吃掉了。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洗手间”是这样的

撒哈拉沙漠马拉松简介

撒哈拉沙漠马拉松(Marathon De Sables)人称"地狱马拉松",每年一次,穿越摩洛哥境内的沙漠、山丘、河谷,全长大约为6个马拉松。

最严峻的考验包括高温、干旱和流沙。此外,选手们还需要背负食物、药品等个人装备,平均背包重量可能达到10公斤。

首届摩洛哥沙漠马拉松赛于1986年举行,当时只有20多人参赛。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

然后,就是让所有选手害怕的时刻了:第四天,需要完成的距离超长,54英里。

开始10英里,我们是跑完的;中午骄阳暴晒,我们开始走着进山。

要爬过山包,要穿越沙丘。那一天,我们总计攀爬的高度超过4000英尺(约合1200米)。跑沙漠对腿部力量要求太高,疲劳到几乎不听使唤。

经过一个接一个检查点,连跑带走11个小时之后,夜幕降临。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图片版权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

那时,我经历此行第一个真正黑暗的时刻:同伴告诉我,还要继续穿沙丘、爬岩石,6个小时后才能抵达下一个营地。

我几乎要哭了。脚疼,可能要起水泡;很饿。突然,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小孩子,就想有人给我一个拥抱。但是,我不愿意承认自己软弱。

咬咬牙,跟在同伴后面继续往前走,头顶上的电筒照着路。

凌晨1点45分,我们总算慢跑越过终点,立刻瘫倒在帐篷里。

图片版权 @SUSIE_CHAN_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右一)
图片版权 MARATHON DES SABLES
Image caption 苏菲·雷沃斯(右三)。和朋友手拉手越过终点线!

最后一天,我们跑的是一个整程马拉松:26.2英里。

出发时刮起了尘暴,但我们已经习惯了。之前几天半夜刮过一次 ,我们躺在帐篷中4小时,睡袋里、甚至嘴里都满是沙子!

最后一天,越过最后一条终点线,我流下了眼泪......

撒哈拉沙漠马拉松既是对身体的挑战,也是对精神的考验。我很幸运,整整150英里,和3个亲密的好朋友一起,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回想漫长、艰苦的训练,我仍然不敢相信,我真的跑完了。

离开撒哈拉,我多了一枚奖牌,少了10多斤体重。我的回报:结交了几位永远的朋友;还有,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我的身体比我精神中曾经想象、曾经相信的要强大许多。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