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幸福的北欧 那群“不幸”的人

冰岛掠影 图片版权 Reykjavíkurborg
Image caption 冰岛自然风光

今年的5月中旬到6月中旬是穆斯林的斋月(Ramadan),全世界所有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在日出之后和日落之前这段时间封斋:不进食、不饮水。

穆斯林人说,这样做的目的是提升精神上的灵性,并通过较长时间的祈祷和自我克制来践行宗教戒律。

但是在北欧国家、特别是靠近北极圈的地区,这个月正值夏季,太阳几乎永不落山。这就意味着,在这里生活的穆斯林每天封斋的时间要超过20小时!

相比之下,在南半球一些国家、比如澳大利亚和阿根廷,今年斋月期间,每天封斋的时间还不到12小时。

在非穆斯林国家,斋月期间,日常工作还要继续照常展开。

不吃不喝,该上班还要上班,该上学还要上学,怎样应对呢?BBC记者阿特哈尔·阿迈德(Athar Ahmad)最近去冰岛和那里的穆斯林一起度过了一天。

图片版权 Travelpix Ltd/Getty
Image caption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是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首都

这事听来真很怪。凌晨大约3点半,我要去陌生人家吃饭。更怪的是,深更半夜,漆黑一团,路上还要经过火山和冰峰!

没错,就是这样的。请我吃饭的是苏拉曼·纳瓦兹(Sulaman Nawaz),遗传学家,今年35岁,住在首都雷克雅未克郊外。

5年前,苏拉曼从巴基斯坦移民来冰岛。他的老家是史瓦特河谷(Swat Valley),那里层峦叠嶂;他的新家是冰岛首都,这里同样崇山峻岭。

冰岛的夏天,太阳一大早就爬到老高,晚上很晚还不肯落山。在冰岛约有1000名穆斯林,每天封斋的时间之长在全世界名列前茅。而且,

自从5月中旬斋月开始以来,他们每天守斋的时间还越来越长!

Image caption BBC记者走访冰岛的那一天,晚上11点,太阳才开始慢慢落山
Image caption 早上4点还不到,太阳又快出来了!

到了苏拉曼家。今天的早餐是水果沙拉,草莓、香蕉切成片,撒上香料粉,配当地出产的新鲜酸奶。这款融合美食,把苏拉曼的祖国和第二故乡、过去和现在完美结合在一个碗中。

斋月期间,每天的早饭叫做封斋饭(Suhoor)。尽管这顿饭要在感觉怪异的深更半夜吃,冰岛有些穆斯林人家仍然准备的很丰盛。

浓浓的脱水黄油,抹在新出炉的大饼上;妈妈亲手烹制的咖喱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这在许多亚裔家庭都是常态。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对他家早餐如此简单、如此健康的失望,苏拉曼解释说,过去几年的经验教会了他如何最好地适应冰岛的斋月。他说,“(守斋)其实很容易,因为是我的信仰在推动我。很自然,成了每天生活规律的一部分。”

苏拉曼坚持说,那款特制的水果色拉加酸奶,可以让他守住长达21小时的斋。

有关斋月的几个小常识:

  • 斋月受限的也包括“和舌头有关”的罪恶,比如搬弄是非、诽谤、诅咒他人
  • 斋月期间可以有性生活,但是封斋期间不可以
  • 有些事允许做、但应该少做,比如看电视、打扮、听音乐等,腾出更多时间祷告、研习
  • 只有健康状况允许并且达到一定年龄——通常是15岁左右——的人才需要守斋
  • 回历比公历每年要少10天,因此斋月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季节
  • 普遍认为,冬天守斋更容易,因为白天短,而且因为气温更低—不容易口渴
  • 如果斋月落在冬季,北欧国家穆斯林每天守斋的时间就会短许多
Image caption 苏拉曼的妻子已经怀孕生二胎,所以她今年斋月不禁食

不过,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挑战真是相当艰巨。

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吃饭、喝水,还要祷告,然后又开始守斋。由此算下来,受时间和胃口的限制,许多人每天其实只吃一顿饭。

更艰巨的一个挑战是睡觉,或者说,缺觉。日常作息规律被打乱了,祷告延长了,早饭时间很奇怪,佐餐的是冷风的凄嚎。就好像,冰岛的风神也被这群勇敢的猫头鹰—昼伏夜出的人—惊醒。

冰岛穆斯林社区不大,主要由阿尔及利亚人、摩洛哥人、叙利亚人组成,斋月期间,尽管20多个小时不能吃不能喝,仍然必须照常工作。

有关冰岛的更多报道:

Image caption 烤肉店老板亚曼说:做饭不吃饭,当然感觉更饿了

午饭,餐馆最忙碌的一个时段,我去走访亚曼·布拉克汗(Yaman Brakhan)。他在首都雷克雅未克开了3家烤肉店。

我到的时候,亚曼正在上菜,香气扑鼻的沙威玛烤肉,芳香四溢的白米饭。顾客根本不知道,给自己上菜的人其实饥肠辘辘!

亚曼自己也承认,不吃饭还整天做饭,当然感觉更饿,但是那“不会打破我的守斋。如果你真信......就会尽力去做到。”

亚曼两手各操一把刀,交叉在一起磨了磨,然后从烤肉架上娴熟地片出一份烤肉。他说,在冰岛守斋,其实比在老家阿勒颇"更容易"。

亚曼说,虽然在冰岛,每天不准吃喝的时间要更长,但在叙利亚,骄阳烈日更难对付。"烧烤"状态下,就连最简单的工作做起来都感觉像是在搬山。

冰岛的夏天清新、凉爽,让这里的许多穆斯林人很开心。这也包括亚曼,尽管他每天都要长时间站在繁忙的餐馆中、火热的烤炉前。

点击这里阅读更多BBC中文《记者来鸿》精彩文章。

图片版权 BBC Travel
Image caption 每天的开斋饭iftar都很丰盛

不过在冰岛,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每天都严守那么长的禁食时间。

傍晚时分,我去见斯维尔·阿格纳尔森(Sverrir Agnarson)。他家里摆满了伊斯兰书籍、饰物用品,还有一本《古兰经》。阿格纳尔森正在把阿拉伯语的《古兰经》翻译成冰岛语。80000字的经书,翻译起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据信,阿格纳尔森是冰岛皈依伊斯兰教的第一人,早在1972年就成为穆斯林。在他看来,在这样一个太阳几乎永不落山的国家、每天超长时间禁食有点过分,没必要。

阿格纳尔森给自己定了个新教令:每天封斋时间多长,取决于自己的计算,或者和谁一起吃“开斋饭”(iftar,又译作开斋小吃,指每天封斋结束之后的那顿饭)。

Image caption 冰岛伊斯兰文化中心。总算等到了可以吃喝的那一刻

我去冰岛那天,过了晚上11点,太阳才开始缓缓落山。没过多久,“冰岛伊斯兰文化中心”就聚满了穆斯林。

清真寺是座临时性建筑,位于一座工业仓库的后面。来这里祷告的,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穆斯林。他们有着不同的文化和风俗,但是,共同的信仰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那天,“主力军”是阿拉伯人,他们在桌上摆好一盘盘鹰嘴豆泥、大枣、水;几位穿着传统长衫长裤的巴基斯坦人端上一大锅鸡肉手抓饭。为了确保不爱吃辣的人也能接受,他们特意少放了香料、调料。

不吃不喝20多个小时,就要熬到头了。盼望已久,总算听到了那句“真主伟大”、“真主伟大”。标志祈祷开始的召唤声,也宣告着封斋结束。

我又碰到苏拉曼。他手里端着碗,脸上挂着笑。吃什么呢?我一看,居然还是水果沙拉和新鲜酸奶!

转念一想,不到两小时之后,苏拉曼又会再来一碗水果加酸奶,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禁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